请你误会我,不要理解我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另类思考 - □周宏翔

我的一个好朋友喜欢上了一个特别丑的男生,丑不是最重要的,毕竟那不是他的错,关键是对方又刻薄又讨厌,还喜欢踩着一些人的肩膀往上爬。

我们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像好朋友气质好,形象好,学历高,又有钱的人,会喜欢上这样的男生。

周围的朋友好几次和其他人吃饭,都不免说道:我真的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最终一传十十传百,好朋友终于忍不住了,说,求求你们不要再诋毁他了!如果你们觉得接受不了,也不要去试图理解我了,我只是真的喜欢他,咱们各有各的活法,好吗?

后来仔细想想,才意识到,就连自己也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别人的爱情,我们到底又参与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总是可以站在自己的认知内去指点别人的事情?

2016年,娱乐圈发生了一件大事,乔任梁的去世让许多人大为所惊,但随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身为乔任梁好友的陈乔恩,因为没有发微博哀悼,被网民狂撕,那些打着旗号伸张正义的人,完全按照自己的意识和理解去指点别人的行为。

然而,没有几个人冷静下来思考,真正的悲伤,往往无语凝噎,说不出口,喊不出声,心中难受,更无暇顾及外人的感受,不言不语,才是悲伤的最大值表现。

那些对陈乔恩的误会像是一座大山,让本来就喘不过气来的她更加难过。她没有站出来澄清,也没有要求任何人去为她说情,她任凭谩骂的言论继续在网络上传播,一周后,她才发了一条长微博,没有解释,没有辩解,只有用心的哀悼和惋惜。

有时候想,我们到底是误会了这个人,还是根本就希望对方 按自己内心的想法来活?

一年前,我曾在朋友圈转发过一篇文章,内容大致是上海的生活压力很大,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留下。接着就有在重庆的朋友回复了这条朋友圈,在下面问我,你到底什么时候回重庆?我说暂时还没打算。他说,那你要漂到什么时候?不觉得最后一无所有,没有意义吗?回重庆早就可以过上买房买车的生活了。我说,那并不是我追求的啊。他说,那你追求什么?追求远方和诗?你这是文艺病,得治!

后来我没有再回复那个朋友,也没有删掉那条朋友圈,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要试图控制别人,也不要要求别人理解你。

刚刚毕业的时候,我在日企工作,正巧2012年发生了一些国际变动,算是非常时期。当时我记得,网络上分分钟爆出砸抢日货的新闻,原本平平安安的国土,好像一下变得有些狼藉。

就是这个时候,与我大学交好的朋友突然联系我,开口就问,你辞职了吗?我说,没有啊,怎么了?他有些生气地说,你怎么还没辞职?我反问道,为什么我要辞职?在他的眼中,我好像变成了叛国贼,帮日本人打工,然后非常严厉地对我说,如果你再不辞职,我就把你拉黑!于是,他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当时我一脸蒙圈,对于他的误解,我也没有做任何解释。

因为我自己知道,首先,我只是进入了一个行业,碰巧它是日本公司。其次,我只是用自己的劳动在赚钱养活自己,没有低头哈腰去迎合任何人,去舔任何人的臭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