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痛感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多味之恋 - (图/豆薇)杨花吃,专栏作者,用脑子和脑洞讲故事的独生少女。欢迎关注作者微信:花吃Young(ID: huachiyoung)

我第一次生出离别的痛感是在高中毕业时,那时候我和暗恋的男孩告别,假装一切如常,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的那一瞬间,痛的感觉才一点点包裹了我,就像猝不及防的海水漫进了我的脾胃,那种痛甚至不是精神上的,而由意识延伸到了生理,让我真切地感到一种五脏六腑的翻搅。

那次别离,朴素,清淡,像梦一样。但我一直记得那种慢慢蔓延开来的感觉,窒息般地难受,带着点“永失吾爱”的绝望。

后来看《断背山》,居然看到了类似的场景,当伊尼斯和杰克从断背山上下来要各奔东西的时候,他们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再见”,直到杰克驾车远去之后,伊尼斯突然胸闷起来,扶墙蹲下开始抑制不住地干呕。

毕竟,如果我们爱一个人,又怎么会想要和他分开。

感到痛的时候,我们常常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我可能再也好不起来了”,你带我看过的那些山和海,你领我走过的那些路和桥,还和以前一样静静地伫立 在那里,可我再也无法直视它们,因为那全是你的印记。

我们这样想,真是小看了生活。

春节和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聊天,我八卦地问他和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没记错的话他们已经交往了五年,也一直颇顺利。不想他笑了笑说:“分手啦。”我当下很吃惊,小心翼翼地问起他的心情,他还是淡然地笑: “哭了好几天,哭到我自己都觉得扭捏和羞耻,可当时我真的觉得我的生活不会再好了,我再也不可能像爱她一样再爱另外一个人。也不过半年而已,你看我现在,也能笑着说这些事,人生总要move on啊!”

这话听起来真熟悉,斯嘉丽面对破败的家园和离开的爱人,也喃喃地说过“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面对一天天周而复始的重启,人们无法对过往的伤痛过分留恋,只好继续进行,或者,被时间推着步步向前。渐渐地,你会真的好起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会结痂、脱落,隐蔽在身体的这个部位那个部位。伤痕累累的人 生,就在这样的新陈代谢中蜕变出了新的皮肤。

比生离更高一层的,自然是死别。死别和生离不同,有痛感却也有坚定,而且更多的是坚定,大概是因为穿越了生死,我们终于敢说那个人是不是我们的“一生所爱”。陈希米在纪念陈铁生的文章里说: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无爱慕。这样的光亮,这样的决然,是倾尽一生的爱恋,是痛感极致于无的豁达,大概也是另一种超然向前。

终于,离别达成了它自己的终极意义,那就是:它让我确定我爱你。

有时候,我会想,人生里的那些离别也许就像一场场不动声色的雪,雪花一片一片地落下,重量微乎其微,但你很快被它细密地覆盖,直到被它掩埋,无法动弹。但好在,冬天并不绵长,在彻骨的寒冷后,春天的暖阳会把它们一点点融化,然后,所有痛感会随着融化的雪水融进苏醒的土地,我们在这种交替中迎来新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