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樱平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林清玄

他们一起到京都旅行,黄昏时分,沿着古寺的墙垣散步时,整个的感觉像长安在心里复活。长安是多么远呀,可是这时是活着的。不同的是,京都正盛开着樱花。樱花是一种特别的花,有点像流浪者的爱情,速开速谢。每天清晨,他们走到樱花树下,因为一夜的风,满地已经铺着樱花失散了枝干的魂,若有轻微的风,那些樱花的魂魄就在地上轻轻舞动,有一种告别的姿势。

她说她爱那树上盛开的樱花,血红的,好像带着一种不可变移的烙记;他同意着,但其实他心里更为樱花落下时旋转飞动的姿态而动容。

她仰起头来,看着满园粉红的樱花说:“想起来,樱花蛮令人同情的,她的美那样短暂,因此要拼命把美丽裸露出来给人看,就像即将生离死别的爱侣,互相褪下衣裳,欣赏对方最后的裸体,那样美,却那样凄楚;那样动人,却那样锥心。然后,经过一夜的缠绵,就不得不凋零了……”

她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哑了,深深呼吸,抑住即将流下的泪。那时,他们同时想起他们的爱,真像她口中的樱花,拼命美丽着,只因为预知了凋零的未来。

他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说:“与其平凡地过一生,还不如璀璨地过一天,璀璨的一天是这么短,却是真正美丽的开放。”他摘下一朵开得最盛的樱花放在她手里,看着她忍不住的泪水缓缓落下。

他们同时抬头看着天空刺血的烙印一样的樱花。她转过身来,互相紧紧地拥抱,任樱花落了一地,任远方有长安来的马蹄,好像当刻死去也无憾了。

第二天,樱花落得比前一夜更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