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得爱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独木舟

9月初的时候,我回了一趟老家,距离上一次回去差不多已经有两年的时间。

这次回去是为了参加婚礼,结婚的双方都是我的好友。

8月的一个夜晚,他们一起来到我家,拿出了那张红色的喜帖。

新郎跟我先认识,说话自然也更随意一些,他大大咧咧地往我家沙发上一坐,问我,你不会不去吧?我白了他一眼,你是担心我不送红包吧。

他笑了一下,虽然没说话,但那意思我特别明白:你就是俗。

这是我最亲近的这圈朋友之中,第一对正正经经修成正果的,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对。起初,我与他们并不算熟,他们是我另一个好朋友马当的发小,关于他们的故事,我最开始也是从马当那儿听来,而后才一点一点得知全部。

凡是认识他们俩的人,都会感叹这段感情能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

初中相识,高中时互生好感,男生每天都指派马当他们去找女生借作业来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互相喜欢,但两人就是耗着,谁也不去捅破那层纸。

高中毕业之后两人才正式在一起,在一起之后,马上面临的就是四年异地恋。

在我们那座小城市,男生的家境最少也算是中产阶级,虽然我们偶尔开玩笑叫他富二代,他抵死不认,但从小优越的生活环境和自身的资质,都注定了这会是一个很受女生欢迎的男生。而这个女生,清秀文雅、温柔纤细,对谁都很和善,从不与人交恶。

般配自然是般配的,但阻力也不小。

私下里我也八卦过,这男生在南京念书的那四年,难道没有女生倒追过他?哥们儿几个的回答都是,有,很多。又问,那他 从来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女朋友的事情?答案是众口一词:真没有。后来我才知道,两人之间最大的障碍,是男生的母亲曾经一度强烈地反对他们交往,甚至打电话给马当,要他劝说他们分手。

马当回头跟我讲:“我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就直接跟他妈妈说,阿姨,只有她才受得了他。”

那时,我总觉得是因为运气,后来我渐渐明白,是因为人。

这是事实,如果你没有耐心等待一个男生从幼稚变得成熟,那么你也就永远不可能弄明白“爱”这个字。婚礼的前几天,我问新郎,你有没有拍视频之类的东西放到婚礼上去播?

他说:“我整了一下这八年来她送给我的所有礼物,写给我的信,打算每一样都随便说几句。”

我本是满心期待,可是婚礼那天却并没有这个环节。

结束之后我问他,怎么没弄那个视频?他说,我全部看了一遍,觉得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让别人知道。我又问他,听说有个哥们儿看了一些信,哭了?

他笑了笑说:“是,大学的时候她写给我的,那时候我妈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她承受的压力很大,但从来不抱怨,永远站在我的立场去理解这些事情,她说,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会结婚吧。”

霎时,我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哥们儿会看哭。

廖一梅曾经讲过一个小故事,一个从不早起的姑娘嫁到了邻村,为人妇之后不得不早起干活,当她看到绚烂的朝阳时,惊讶地说,这么美丽的事物,我们村子里从来就没有。

信者得爱,这话,真是一点没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