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迷妹说“不”

乖,摸摸头张亦苓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小赵军

和你一样,我也曾面临过失去爷爷的痛苦。我似乎没有很好的语言劝慰你,和你分享一下当年小编是如何从痛苦中走出来的吧。

那年大二,我在距家一千多公里的地方念书,父母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业,在爷爷病重时隐瞒了我,当我得知时,爷爷已经去世,正准备下葬。

我抱着电话开始撕心裂肺地痛哭。直到后来看到爷爷给我留的信,我才慢慢释然。信上说:“乖孙女,这次病重,爷爷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让你爸妈不告诉你,是害怕你伤心流泪,你知道的,爷爷最疼你,希望你永远阳光快乐。如果爷爷此次真的没能挺过来,只想对你说一句话:生老病死乃人之轮回,千万不要太为爷爷难过,爷爷会在天上陪伴你好好成长,记得开心快乐,你永远是爷爷的骄傲。”

乖,摸摸头。这就是小编当时所经历的,希望能够给予远方的你些许安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