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变成了故人,青春变成了故事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米炎凉

当我们开始谈论用什么牌子的眼霜,房价多少钱一平,当身边比自己小的朋友都开始在空间、微博、朋友圈等社交网站和聊天软件上晒婚纱照,甚至晒小宝宝的时候,读到这本书的你,应该正是鲜衣怒马少年时吧!

我猜你还在讨论今天的某道习题不会做,某某看上去不怎么努力但成绩怎么可以好得让人望尘莫及!哦,那个老是迟到的某某某今天又来晚了……你或许笑得恣意张扬,因为青春快要离开我们并且背道而驰了。

作为一个出生于 80年代末, 90年代初的女生,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读过上千个与青春有关的故事,也收到过很多很多青春正好的读者朋友的来信。

90年代独生子女比较多,他们从出生那天起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然而这样并不能成为快乐的全部理由,因为一枚硬币有两面。我们深知青春的面孔带着朝气、热情、梦想、勇气的同时,也伴随着困惑、烦恼、叛逆和迷惘。

现代的人说,长得美才有青春,有钱的人才有青春。我并不认同后者,所以乔望舒来了,她算不上美,自幼丧父,生活在单亲家庭里,她贫穷,孤独,倔强。她有着极脆弱的灵魂和极强大的自尊心,而青春是一个成长和蜕变的过程,成长本身就是美好而令人欢喜的词。顾大少是个介于世故与单纯之间的少年,他 有洁癖,无论是生活上,还是感情上,高傲如他,用漫长青春陪伴一个人。路涯看上去酷酷的,可是并不冰冷,反而像阳光一样照射着乔望舒。

最初写这个故事的开头,应该在 2014年,在我决定不再做青春杂志时,那些我写得信手拈来的少年人壮怀激烈的梦想和情感,忽然就让人感到烦躁起来!

在我青春期那会儿,连手机都不普遍,大家流行的表白方式是递情书。那时,因为某条路上能够遇到某个人,便恨不得每天走上七八遍,你拿出了穿山过海的勇气,却要走出漫不经心的姿态,事实上,即使遇到了,也只是不远不近地看对方一眼,甚至不说话,只是看一眼。

可是现在社交软件那么方便,女生们还在课后折纸鹤编手绳吗?我写这些情节会不会太老土了,还会引起大家共鸣吗?

后来我看到微博某大V调查现在孩子们的爱好,惊喜地发现很多中学生留言,大家居然还传承着那些小爱好,原来我们都一样啊!

如今,跨时两年多,在《意林》杂志编辑黄磊的鼓励下我决定将这个青春故事写完,这是一个我尝试在现实和童话之间找平衡的故事。在我们呼啸而过的青春里,与父母争吵过,与同学争执过,与老师叫板过,与闺蜜闹翻过,有过不被理解的日子,也有累觉不爱的时候,常常为了大 事小事哭鼻子,这是现实。

可是我们有偶像,有梦想,爱过也被爱过,心中有过一个谁也不能替代,像王子一般高高在上的人,为他努力过,有过路灯下拥抱的时刻……

最近看到一句话:女孩子一定要在年少无知时谈恋爱,不然长大后变聪明,看谁都像看弱智。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这两三年都不太爱照镜子了,也不太热衷于参加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大家闹哄哄地聚在一个 KTV里喝酒唱歌侃大山……实在要多索然无味就有多索然无味,最多说点儿以前的趣事和糗事,同学都变成了故人,青春都变成了故事。

可是有时候还会做梦,梦到少年时期受了委屈,被老师误解,留堂反省,还是会哭,边哭边讲,直到喉咙干哑,再发不出声来。可即使如此,即使在梦里,也死活不肯说出那个让自己受尽委屈的名字。

Youth is a ring of rose,old is the crown of thorns(青春是玫瑰花环,老年是荆棘王冠)。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我很喜欢。但我想说,谁稀罕什么荆棘王冠,谁要什么曲折人生,我想像少年一样永远活在风里,活在歌声里,恣意地快乐,纵情地悲伤,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新书《你是久爱 亦是心欢》序言,6月震撼上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