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桌烹饪了二十一天的菜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毕淑敏

某医生专门为癌症晚期病人做治疗,门庭若市。我说,癌症晚期,基本上回天乏力。那么多人蜂拥而至地来求助于你,你有什么绝招秘方?难道有祖传秘方吗?

医生说,没有。我没有任何诀窍。我只是陪着那些得癌症的人,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路。我只跟他们说,在最后的时间到来之前,你还有什么心事吗?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我会尽全力来帮助你。医生这样回答。

我说,能跟我讲讲临死之人最后的心愿都是什么吗?

医生说,普通人临终之前,多半想的都是完成一些很具体甚至很微小的心愿。比如对谁道个歉,找到某个小时候的玩伴,还谁一点小钱……

我说,您能给我举个具体的例子吗?

医生沉思了一下,说,好吧。我刚刚帮助一个患癌症的女子完成了她最后的心愿。我说,什么心愿呢?医生说,这女人是个厨师。病入膏肓,不久于人世了。她是慕名而来,对我说,我有一个心愿,可是对谁都不能说。听说无论多么奇怪的心愿,你都不会笑话我们,所以我找到你。

我说,请放心。请把你的心愿告诉我,我尽力帮你完成。

女人说,我从小就学做厨师,现在,我就要走了。我的心愿是再做一桌菜。

我点点头说,哦,这很难吗?

女人说,是的。很难。因为长期化疗,我舌头上的味觉器官完全被破坏了,根本就尝不出任何味道。我的胳膊打了无数的针,肌肉萎缩,已经颠不动炒勺。我不能行走,已经不能上街,不能亲自采买食材和调料。

我说,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明白你的愿望了。让我来想一想。

几天以后,我找到她,说,我能帮助你实现愿望。

那女人瘦弱而苍白的脸庞因为过分地激动,而显出病态的酡红,伸出枯枝一样的手,哆嗦着说,真的吗?

我说,千真万确。现在,你只要定好菜谱,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她不相信,问,灶台在哪里呢?

我说,我已经和医院的厨房说好了,他们会空出一个火眼,专门留给你操作,甚至给你准备了雪白的工作服。你可以随时使用这个炉灶。它从现在开始,就属于你了。

那女子高兴极了,好像是剑 客得到了一柄好剑,两眼闪光地问道,那么,我所用的食材和调料如何采买呢?您知道,我已经没有力气走五步以上的路,出不了医院大门的。

我说,我会为您派一个助手。完全听您调遣。您需要什么样的蔬菜和肉类,还有特殊的调味品,只要您列出来,他就按照您的意思,一丝不苟地去准备。

女厨师很高兴,但还不放心,说,我还有一个问题。我现在体力不支了,一桌菜最少要有八道,可是,我一顿做不出来那么多,只能一道道来做。这样是否可以呢?

我说,当然可以。一切以您的身体承受力为限。

她说,医生,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

我说,这不是安慰。你将完成的是一桌真正的宴席。

女厨师凄然一笑说,好吧。就算是一桌真正的宴席,可是,谁是食客?谁来赴宴?谁肯每天只吃一道菜,遥遥无期地等待着一场没有时间表的宴会呢?

我说,我已找到了食客,他会吃下你做的每一道菜。

医生说到这里,就安静下来,好像他的故事讲完了。

我说,后来呢?医生说,开始了。我说,能吃吗?医生说,有人真的吃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