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片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周华诚(图/关节熊)

去朋友的工作室玩。他用自己设计、烧制的茶壶来泡茶。看他泡茶,仿佛时光都慢了下来,那么静。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文质彬彬,轻声缓语。

朋友原先是做设计的,也爱喝茶,渐渐喜欢琢磨茶器。他泡茶的时候,心思澄静,据说有很多人因为看过他泡茶,就立刻爱上了喝茶。他的茶室也特别,徒有四壁,壁上空无一物,唯有辽阔。坐在那里喝茶,你内心便也是澄澈的,他就这样慢慢泡上一壶茶来。

他烧的茶器,也有意思,用的是汝窑工艺,给天青加了一点月白的釉色。他名之以“青羊脂”。羊脂,那是和田玉的一种。青羊脂的茶壶上面,还搭配了有意思的铁锈釉,细细看,表面有细密且内敛的开片。

那样的茶壶,既有传统的影子,又有现代的设计之美,我心下喜欢。

一边泡茶,朋友一边和我们说话。他说,这只茶壶盖的铁锈釉,是在窑中以1300℃的高温烧出来的。窑烧,会有窑变,你看这上面,很多不确定的晶片与锈面,还原铁的本质。我细看,果然,茶盖仿佛是一件饱经风霜的铁器。

再看这壶身,青羊脂釉是温润如玉的,釉面上还有隐约可见 的开片。开片,就是茶器在烧制过程中发生的微小的裂纹。

开窑的时候,里面真的会乒乒乓乓地响,就像交响曲,又令人揪心——你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多少件作品烧坏了,变形了,或者干脆爆裂了。随着乒乒乓乓的声音渐渐退去,你会发现,只有一部分作品留了下来。而这些作品里面,又有很少的一部分,会带给你无法预料的开片,以及无法预料的美。

正是陶瓷的这种不确定性,才是特别美妙的,也因此,他的每一件茶器都独一无二。

那么,是不是有人工的方法,可以控制这些开片?朋友笑了,说,确实如此。很多批量化生产的作坊,会用凉水来浸泡器 物,造成开片。这样的工艺,实际上已经剥夺了茶器在以后的时光里,继续生长变化的可能。它的一切都已被预设,不会再有任何超出预期的欢喜。

原来,一件茶器,伴随着使用,裂纹会不断地增加。有时候茶器搁在家里,夜深人静时,你会听见“铮”的一声清脆的响,或许就是茶器上又多了一条纹路。

这令我想到,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日子过着过着,每一天都迎接着新鲜的挑战与磨砺,生命也就不断地增添了新的开片。如果一开始,所有的开片都已完成,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临走,我带上了朋友的一只茶壶与两只茶杯,爱不释手。那几天,我用这茶壶泡新出的茶。新水添上两三回,喝着喝着,心里就会“铮”一声响起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