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花轮同学

□青 山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图/蝈菓猫)

《樱桃小丸子》上映了。闺蜜约我一起去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小丸子”怎么能看小丸子?但我还是去看了,因为我想花轮同学了。从影院出来的那一刻,我眼眶湿润了。花轮同学,你在地球那一边还好吗?

高一下学期,班里来了个外国转学生,中文名字叫安然。他大眼睛高鼻梁的混血儿,真帅气。因为我是语文科代表,班主任特意安排他坐在我旁边。

“你好。”笑得真灿烂, “你看起来真可爱。”班里哄地笑开了。那是一个大写的尴尬,这第一次见面就在嘲讽我?哼,我很记仇的。

热情的安同学很受欢迎,跟谁都是大大咧咧的。唯独我,一直黑着一张脸。他小心翼翼地问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哭笑不得,难道告诉他因为自卑心作祟吗?

七夕节那天,安然收到了好几份礼物。当我看见我的抽屉里躺着一个小礼盒时,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我转头看了他一眼,他笑着露出了八颗大白牙。直觉告诉我,礼物是他送的。

回家后,迫不及待地拆开,一份英国的巧克力。一张写了歪歪扭扭中文的小卡片,“你跟南小鸟一样很可爱。祝,节日快乐”。

一道白光闪过。他说,他喜欢的明星叫艾玛,就是《哈利·波特》里的赫敏。我记得赫敏也是小雀斑。他说,他很喜欢 日本动漫,尤其是《樱桃小丸子》,同学之前总叫他花轮。他之前说过,我的圆脸、蘑菇头特别像小丸子。他,是不是喜欢我啊?我倒在床上,内心小鹿乱撞。

不行不行,高中那么重要,他的中文又不好,我得好好帮助他。他的英语很好,可以让他教教我。第二天,有调皮的同学起哄,昨天看到了安然悄悄给我送礼物。于是,绯闻就这么产生了。安然同学一点都不介意,依旧乐呵呵。

自从知道这个小秘密,就像打了一针鸡血,我教他怎么发说说,怎么和同学互动。第三天,安然发了第一条说说:“小时候,看着满天的星斗,当流星飞过的时候,却总是来不及许愿,长大遇见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却还是来不及。”

我盯着手机大半天,怎么这么伤感呢?于是回复:“我们还很小,来得及。只要努力,就会变得更好。”他立刻回了一朵玫瑰花。那些天,我做梦都是粉色的小泡泡。暑假前,安然很舍不得地看着我,要好久不能见你了。晚上他说说更新了,“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抱着手机,感动得想哭,暑假我们也不能停止努力。

有天,闺蜜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丸子,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去整容了?期末成绩也跟开了挂似的,居然年级前三名。你吃激素啦?”

“对啊,我吃激素了。”“啊?你说什么呢?”我回头,看着玻璃窗上的自己,这才留意到似乎跟之前的自己不大一样了。貌似跟同学眼里的美女又近了一小步。我回头笑了笑,好想见到花轮同学。

新学期,安然回英国了。去机场送他时,我们友好地拥抱了。我问他:“南小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写错的中文字啊?”

“啊,那个是Love Live!里的女主角,很卡哇伊的。” “那,你发的说说?” “哦,那是电影里的台词,我觉得写得好,就跟大家分享。”原来如此,居然都是误会。不过,这些就算是小女生的误会,也没关系。谁让这个误会太美丽,让我变得越来越好了呢?花轮同学,谢谢你。毕竟我不是真的小丸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