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爱寄托在明星和虚拟人物上

□佚 名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图/小兔子妈妈)

之前《恋与制作人》风靡,很多人把李泽言啊、白起啊当作男朋友,或者把明星看作是自己的恋人,还不停地换“老公”,如越来越多的人把爱寄托在明星和虚拟人物上,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想跟一个真人谈恋爱,是难的,要你情我愿,要棋逢对手,但想谈恋爱却是容易的,你可以选择偶像剧男主角,可以选择旅行青蛙,可以选择恋与制作人白起,你甚至可以虚拟出一个角色,只要你愿意,根 本无须经过他们同意,你可以加上各种戏份,可以随时咂摸这份恋爱滋味,想永远就永远。

谁说恋爱一定要跟真人谈?我们新时代女性还可以选择这样的替代性恋爱。

于是,有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停地换“男朋友”,从宋仲基到孔刘,从王凯到刘昊然,可能她一直是单身,却从来没停止过这份恋爱的感觉。

不会有人真的指望跟爱豆结婚,但是替代性恋爱满足了我们对爱的需求,甚至在这种恋爱幻想里,我们自己也变得更有活力、更积极,即便那个完美的恋爱对象并不真实,但因为他的存在,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值得期待。

但这也正是替代性恋爱的美妙之处,你可以沉浸在自己的剧情假定里不被打扰,不必担心遭遇真实恋爱的 纷纷扰扰,更不会出现争吵分歧消耗最初的心动。

简单地说,在替代性恋爱里,你不会失望失落,这段恋爱里,你无须任何成本。

虽说爱情都是需要付出的,但有时候你根本不确定那是不是爱情,仅仅是为了推动爱情发生,都要花费不少气力。

比如在北京这座城市,为了一次似是而非的爱情,一场差不多的约会,你需要洗头化妆挑选行头一小时,在路上拥堵一小时,返回家又需要一小时,卸妆洗澡半小时,这全部加起来的三个半小时。

有时候只为跟一个人喝一杯咖啡,或是吃一顿饭,席间不知道要尴尬多少回,努力找话题多少回,你使出浑身解数最后仍然发现你们不合适。

我曾经在拥堵的路上左冲右突,目睹三起追尾事故惊魂甫定终于抵达某约会现场,打起精神假装岁月静好优雅精致,但是半杯咖啡还没喝完就再也忍耐不了对方的夸夸其谈,脸上的表情是“我很好”,但心里已经后悔了一千遍。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经历这么无聊的约会?明明我在路上听导航里杨洋的声音就已经很愉悦了,明明我在家里穿着居家服刷刷剧就很幸福了,那一刻恨不得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甩头就走。

替代性恋爱的存在越来越普遍,但不是主动选择的结果。如果真的有彼此喜欢的人,谁愿意放弃真实的存在拥抱虚幻?

说到底,还是因为单身人士的恋爱环境越来越差,人与人之间的真情越来越少,而我们自己也在艰难之中退缩逃避,为了避免受伤害,不如不开始,不如跟一个可以永不分手的虚拟对象开始。所以,替代性恋爱也算是一种防御机制吧,保护自己不再受伤,不去现实里遭遇当头棒喝,保留对爱情憧憬的梦幻泡泡,不想它破灭。

只是可惜,你永远不能带着替代性恋爱对象的照片去结婚登记,梦得再久还是要醒来。不如,就把替代性恋爱当成一种练习,让自己保持爱的能力和对爱情的渴望,在遇到那个对的人的时候,依然像从前一样敞开心扉,让他驻扎进来。

以前看过一部电影叫《蹩脚英语》,女主极其低落时,她的闺蜜对她说过这样一段话:你要去约会才行,应付式约会,有个规矩说你必须得和约你的人出去,就算你知道自己很讨厌他们,这是为了练习……你必须得重新站起来,要不然,你就只会一味地逃避。

替代性恋爱也好,似是而非的约会也罢,追求爱情的航线里,都有激流险滩,如果你还是想靠岸,少问值不值,先重新站起来,启航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