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如张一言一般努力到发疯的人,都自带光源。

YiLin Yuanchuang ban - - 传奇典范 - (图/小兔子妈妈)

“Part1

开学了,小傻子!我猜你又度过了碌碌无为的一个假期。希望你新学期提高思想觉悟,悬崖勒马,早日见到光明。明天见!”

一大早点开张一言的语音吓得我立马睡醒。明天要返校,这种时候你跟我说“明天见”对我简直是个恶毒的诅咒。

于是仰天长啸,内心悲叹生活不易,还请你饶过我啊。

张一言是我认识最久的曾经的朋友之一,绝对是个比你想象中还要闪闪发光的姑娘。与她琴棋书画信手拈来的才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气质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拼劲相比,长得好看真是她最不值一提的优点。

中考时我人品爆发跟她一起考到这所市重点高中,成了对床的下铺室友。

Part2

开学第一周被安排听一位学长的演讲,是学生会的主席,我们坐在很暗的观众席里,目光牢牢锁定在学长身上。

“哎,挺厉害的。”一言在我旁边悄悄嚼了一句。

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肯定要有大事,难怪昨晚夜观天象连月亮都没了。

“天哪!我说咱才来几天,你就不能踏踏实实过正常人的生活?”

别人说谁谁厉害是称赞,张一言我还不了解?在她这里, “他真厉害”等同于“下一个就是我”。

这毛病我从小学就发现了。那时她叼着棒棒糖跟我说喜欢班长,我用小学三年级的智商天真地以为她喜欢的就是我们班的 班长,谁知后来她就当了班长。再后来她说喜欢什么,那个“什么”就会变成她的,无论大小。

“喂,你不会夸什么就想要什么吧?”她很真诚地告诉我: “对啊!我喜欢就想要,就得付诸行动努力争取。”如今她开始夸那个学长了。第二学期换届改选,张一言成了学生会主席。

Part3

自己过得很一般,我只能把她的种种逆天事迹讲给别人听。

“我跟你讲,人家五岁开始弹钢琴,七岁参加全国级文艺会演,十一岁参加地方春晚,演 讲比赛作文大赛文艺类比赛什么的,人家奖杯证书比她家花盆都多,到现在都是我们学校学霸界的一匹脱缰的大疯马,把其他人甩好几条街,跟你讲我都想给她做个锦旗把她评成‘劳模’……”

不用说最后往往是我逼着那个人承认张一言真的很厉害。

可惜,在别人面前很替对方说话的我们,相处的时候往往毫不客气。

“喂,我说你整天忙忙忙有意思吗?就不想跟我一起看一期脱口秀?”有天晚上回寝室后我忍不住问她。为了准备英语演讲,她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去上大自习——被我们视如噩梦的大自习,不到十一点半是严禁溜回来睡觉的。

可张一言一边麻利地收拾书包,一边果断拒绝:“我才不要跟你一起虚度光阴,在床上一坐跟大妈似的——你小心一会儿值班老师来查手机。”说完,她走到门口,回头看着我目瞪口呆的神情,补充一句:“成功才是最好的享受。”

Part4

“看的是别人的辉煌,浪费的可是自己的青春。”有一次掉以轻心,被张一言逮到我大晚上蒙在被窝里刷娱乐资讯。

她盘腿坐在床上,一副隔壁卖油条的王大妈训孩子的风范,

拿手指指点点:“你说说你, ‘八九点钟的大太阳’啊,怎么天天过得乱七八糟的!咱能不能突然成长一把,啊?”

怎么乱七八糟了?月光里我眨巴着眼睛,真是天大的冤枉。

Part5

就张一言这才华、这颜值、这身高、这腿长,谁看谁都说是女神。我就是女神旁边的丑小鸭。我被张一言鼓舞发誓努力学习也是有过的,可是第一次尝试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怎么办啊?我好像到了拖延症晚期。”

她坐下来细声细气安慰道: “每个人都有拖延的天性,不是病,而是你不想做。”刚想说 她今天怎么这么善解人意,下一秒她一翻白眼就变得满脸嫌弃, “但像你这种明知自己懒还不承认,承认了还不想改的人,就没治了!”

猝不及防,又是一口提神醒脑的心灵砒霜。

后来不知不觉拉开了一点距离,我继续享受牛奶咖啡的小确幸人生,偶尔目光相遇,点头微笑,内心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无法三言两语道尽,这样最好。

可是,关系离得远了,“畲威”却没有半衰期,始终存在。

在张一言损人不眨眼的毒鸡汤里泡大的我,除了有坚不可摧的意志,还有一颗饱经风霜的心。在她的迫害下生活久了,我 也渐得她的真传,想自我放弃的时候就听见她一句“懒都懒死了,你真是人间极品”,于是狠狠心又强迫自己坚持下去。

所以回想起来,哪怕她灌了我再多的毒鸡汤,还是得告诉你,张一言是个自带特效的好姑娘。

Part6

听完张一言的语音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明知自己是受了她的熏陶,才得以从“扶不上墙的烂泥”进化成“上得了墙的烂泥”,但还是毫不示弱地发了个表情包给她——“我怀疑你要跟我讲道理,我不听我不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