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落之前

YiLin Yuanchuang ban - - 人文地理 -

前不久,受邀参加巴黎时装周,初到巴黎,闲暇时漫步,我终于也有了对这座浪漫之城的独享记忆。

印象中的巴黎,总是神秘、时尚的,可真正见到了,更多的感触是厚重。我住在巴黎歌剧院旁边,不论白天晚上,眼前总是一片热闹景象,歌剧院的四周都是百年前的古建筑,阳光洒在建筑墙面上,仿佛旧时光一样灿烂温润,路上行驶的早已不再是马车、蒸汽车,街边也没有油画和电影里常出现的叫卖的小贩,取而代之的是镶嵌在一栋栋古老房子里的现代品牌。

歌剧院外的石级上,坐着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聊天、写生,看 书、等待……年轻的面容与古老的建筑,看起来有一种奇妙的和谐感。

巴黎歌剧院顶上有两座镀金音乐女神像,尽管历经风雨,她们依然璀璨夺目,熠熠生辉,并且越发光亮。站在歌剧院前,仿佛岁月不曾流逝,每一块石砖都像一位长者,述说着一幕幕往事。

恍惚之间,还能听见缥缈的音乐声从剧院中飘出,那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过去,使人心生敬畏。

我在巴黎时间很短,许多地方只能走马观花,埃菲尔铁塔、凯旋门、香榭丽舍大道、卢浮宫……尽管只是与这些景色擦肩而过,但也能感到这座城市带来的心灵触动:哥特式的巴黎圣母院和后现代的蓬皮杜中 心,古典震撼的歌剧和路边随性的表演,精致优雅的画廊和桥下鲜艳的涂鸦……

这些,都让我一次次地感叹:在巴黎,古典与现代结合得那么美,那么恰到好处。

巴黎人对自己的城市和文化遗产无比珍视,他们说:“如果我们的祖先再回到巴黎,依然可以找到回家的路。”每每穿行在石板路铺成的小巷里,冷色调的建筑带来庄严的气息,我都能感受到巴黎与巴黎人对文化和历史的拳拳之心——这是为祖先铺好的回家之路。

落日的余晖洒下来,我在巴黎的行程也画下了句点。短短几天,如同一场穿梭之旅,模糊了国度,也模糊了时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