व㓑᭜ൂ㥪⮱ᐭ໸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心有灵犀 - □吕 白(图/豆薇)

高考发挥失常,去了省内的一所普通大学。考完的那个暑假我就下定决心,去了大学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自己喜欢的学校的研究生,读自己喜欢的文学类专业。

大一入学因为LOL这款游戏,我们宿舍4个人很快打成一片,每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一起开黑吧。那时候我特别害怕孤独。为了能融入他们,我想先陪他们打一个月的游戏,然后准备自己考研的事情。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那天我没去上课,一个人躺在床上,心想是时候准备考研了,以后再也不打游戏了。睡醒以后我去图书馆自习,晚上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被去食堂买饭的舍友看见。他回去把我去图书馆的事情当成笑话讲给其他舍友听。

我回去以后大家都说,我是大学霸,学神,随后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那天晚上我又和他们一起开黑,打游戏。

周六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考研名师在我们学校开讲座,讲的题目是《考研从大一开始》,那天我很早就起来收拾,吃完饭在床上整理等下要问老师的问题。“来来来,就差你了。”舍友握着鼠标叫我。“下次吧,我今天想去听一个讲座。”我看着他们说。他没回话,隔了一阵阴阳怪气地说:“不愧是学霸,您可真忙啊!”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过身子。

这件事情过后,几个舍友对我的态度忽然变冷了,平时去上课的时候也没人和我一起走了。那段时间每天我都自己去食堂。

那样的纠结日子过了一个多月,转眼就到求职季,大学里认识的一个大四的师哥要离校了。走的前

一天我请他吃饭,我们俩在学校门口的一个大排档,点了四个菜、一提啤酒。

刚喝完一瓶,师哥问我怎么了,看起来垂头丧气的。我硬挤出了一点笑容看着他说,没事。他看了我

一会儿,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是失恋了还是遇到烦心事了。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拿起身旁的酒杯一饮而尽:“我想跨专业考研到文学类专业,需要花很长时间准备,但是舍友总是拉着我打游戏,上次我没打他们就生气了。”

师哥看着我,拿着酒杯又喝了一口自嘲地说了一句:“如果害怕他们孤立你,没有坚持做自己的事情,我就是四年后的你”。那天晚上他和我聊了好多。上大学以前他也梦想大学里“与众不同”,后来大一的时候因为怕被舍友孤立,所以跟着一起打游戏;大二玩手游;大三开始反思自己,但为了合群还是一如既往地逃课、睡觉。大四了,什么都晚了,然后四年就这么过去了,一无所成。

“其实,你可以试着跟他们不一样,试着不合群。”师哥给我倒了一杯酒。

我们班当时有个公认的“奇葩”,前段时间保送北大的研究生。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班的群都爆了。他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早晨6点多出去,晚上11点回宿舍,自己上课,自己吃饭,当时我们都感觉这个人很奇怪,都猜他是不是有自闭症之类的心理问题。现在想想他才是对的,他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为了迎合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不是优秀的人不合群,只是他们不合平庸的群。

从那以后我打消了所有的顾虑,我开始去放开做自己的事,每天拼命写作看书,接近自己的梦想,上课十分钟的路,为了节省时间快走五分钟。

舍友还是像以前一样一起开黑。我有了更多的时间读书和写作。也因写作结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那时候,我开始明白原来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在到达目的地前,你只能孤身一人。

对我而言,合群应该买一双尺码合适的鞋而不是削足适履。不要为了迎合群体,而放弃你最想做的事情,因为有时候,“合群”是堕落的开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