䔤㡘⩌ٵ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心内科 - □张皓晨(图/木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陷入没来由的焦虑和难过中,尽管你也不清楚自己在难过什么。

迷茫先生经常感觉很多事情没做,但却不知道能做什么。他说,我想要的和我得到的总是背道而驰。

严格说来,迷茫先生也算是个摄影天才,在MP4可以拍照的时候,他就曾经在中学拍下过惊天动地的照片——偷拍小伙伴的睡姿。那些睡在书堆 中间,横躺在阶梯教室椅子上的奇葩照,后来成了贴吧和BBS争相传播的大师作品。

高二的时候,他拥有了第一台单反相机,于是彻底对摄影产生了脑残式崇拜,当时他身边所有人,包括我,都觉得未来在那些摄影杂志上,或者书店的摄影书架上,一定能看见他的名字。

然而,就像胖子成了偶像潜力股,班花终将变成菜场杀价主妇一样,迷茫先生让我们看走了眼,成了一家旅行社普通小职员。

因为我毕业就来了北京的关系,所以一年只能有几次回老家与他碰面。那个原本在同龄人中染着黄发,脸上带着少年倔强,眯着一只眼在让人羡慕的高山和流水里匆匆按下快门的男生,竟然变成了最最普通的人。

迷茫先生潜心研究摄影换来的代价,是高三的成绩直接沦落成全班倒数。

迷茫先生3年的专科生活,都是在寝室刺鼻的烟 味和深夜此起彼伏的鼠标键盘声中度过的。梦想这个关键词对他们来说是多余的,因为他们每个人都粗鲁地把人生分为活着和死掉两个阶段,结婚生子,活着就好。

摄影真的能养活自己吗?网上很多人拍得都比自己好啊,迷茫先生终于选择了更多人走的那条路。人终归是要跟现实妥协的。活着就好。

有一次迷茫先生跟他外婆吵架,索性直接飞北京度假来了。我说能跟外婆吵架吵到离家出走这么缺德的事也只有他干得出了,迷茫先生灌了大半瓶酒下去,说,你以为我把那些破网页来来回回点开又关上,追剧消磨时间,看累了就玩会手机游戏很满足吗?每天在公司填表格,回家不窝在沙发上,难道还扛着枪出去打一仗啊。

好几次我试图把话风移到摄影上,我给他列举身边朋友因为纯粹爱好摄影,最后开了工作室全,世界各地巡拍或者那些从小助理慢慢成为商业杂志御用摄影师的例子,但最后都会以他的沉默作为话题的终结。

谁都懂得如果自己认真做一件事,就会完成得很好这个道理,但很多人觉得它始终是个假命题,因为做一件事要服从当下的情绪和环境,再努力奔跑的人也终会有停下来撑住膝盖喘息的时候。

50分的你只能得到50分的回应,而很多时候觉得生活辛苦,是因为总在以50分的状态答l00分的考卷。不要问你的坚持可以给你换来什么,而是你现在可以做的,是否已经做到最好,只有这个阶段的完结,才能走向下个未知的命途。

我决定写这个故事,是因为迷茫先生前几天给我寄了一张明信片,明信片是他自己打印的,像素不高的画面中,是一个侧躺在一堆教材上的小胖子,脸上太多肉把嘴唇挤成一个数字8,我笑到想骂人,因为那个小胖子就是我。

明信片的背面,简单的几句话,字迹还挺隽秀:我觉得人活一辈子,一定要有个人,把这些闹心的蠢事儿记录下来。我辞职了,向南旅行。

此刻的迷茫先生,应该在越南拍芽庄海濉的落日吧。

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但偶然翻开空间校内的相册,看着那些迷茫先生拍下的嬉闹和幼稚的回忆,心中就有了答案。我想,后来再看到这些照片的“受害者”,一定会跟我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感谢他,并且也相信,他正在他的梦想里发着光热,他的人生一定马不停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