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风病人的爱情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CONTENTS - (图/点点)

爱玛胡

我也是偶然听说,在遥远的郊区村落中,有一所麻风病医院。说是医院,其实早已没有新入院的麻风病人,医生也都遣散了,只剩下几个护理人员。现在里面住着的,都是几十年前发病就住进去的,早已治愈,只是容貌毁损吓人,肢体畸残,生活不能自理,没有地方收留他们,才一直逗留在那里。慢慢年老体弱,那里就是个前麻风患者养老院罢了。待他们一个个终老,麻风病院也就消失了。

这事儿本来跟我们不相干,谁知道病房收了个麻风病人,所 有医护人员都惶恐了。

是个56岁的农村妇女,姓韩,18岁发病,在麻风病医院住了38年,最近反复发作胸痛,考虑冠心病,麻风病医院送来做冠脉造影检查。

麻风病是接触传染,像我们年纪大了也还罢了,小护士们简直是闻风丧胆。还是主任淡定, 嘲笑我们:“没看过《圣经》吗?耶稣用亲吻治愈了麻风病人,你们怕什么?大不了亲亲她,病就好了。”

大家都不好意思地笑:早都治愈的病,怕什么?不过心里还是发怵。

天天接触韩姓病人后,才发现麻风病没什么可怕的。她本来大字不识,在麻风病医院里待了几十年,竟学会了认字读书,还爱听歌,从几十年前的流行歌曲到时下最强音,她全会。人也乐观,整天笑呵着。

找不到护工。没有女人敢照顾她,她长得——没有眉毛,眼 睛翻着,嘴巴歪着,左手四根指头都没有,腿也有残疾。还是男护工老刘接下了这个活。他自己说:她腿脚不利落,男的劲大,照顾方便。

就这样,她住下了。每天打针吃药、抽血检查、吃喝拉撒,都是老刘照顾,做得挺细致,再加上年龄相仿,同病房不知情的病人还都以为他们是两口子。

他俩真合得来。老刘在科室做了十几年护工,人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倒是同韩有说有笑。韩因为病,说话不太清楚,我们听不太懂,老刘就翻译。有太阳的日子,他用轮椅推她到阳台晒太阳,能听到她含糊地哼着小调。

检查那天,麻风病医院来了负责人签字。我眼尖,瞅着老刘拽着人家谈些什么,应该是护理费吧。

后来,多话的小护士们纷纷传:老刘和韩要一起回麻风病医院去了。大家先是摇头不信,后来又暗暗希望真有好事将至。

住了十几天,韩要出院了。老刘打理了行李,推着韩,跟我们道别,他真的跟去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儿。说是爱情吧,好像……可不是爱情,又能是什么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