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就寝吧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CONTENTS - (图/木木)

我想,如果不是开学那天下了雨,或许,我和阿篱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故事。

初二开学那天,我来得比较迟,本班的宿舍早就满员了,迫不得已去了混合舍。

于是我第一次坐到了倒数的位置,而我的前面自然就是阿篱。我因为搬东西搬得慢,所以来到宿舍时,床位基本上已经被占领完了。随便看了张没放东西的床,于是我把东西丢了上去。

下自修后,回到宿舍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整理好之后刚好也熄灯了。刚准备睡觉,阿篱就把她的被子丢了上来。

当时我的内心无比惊恐: “怎么回事?难道这床是她的,我鸠占鹊巢了?难道现在她要我去别的地方睡?”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阿篱爬床成功,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阿篱已经睡下了。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悲惨生活。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叠被子 的工作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我先起床,开始收拾自己,收拾好之后再爬上床把阿篱给叫起来,然后阿篱去收拾自己,而我,自然而然地叠被子!

阿篱不知道是发神经,还是春心荡漾,把宿舍里的妹子都纳入了后宫。九个人,她自称皇上,一个太后,一个皇后,余下的六个人便是妃子了。而我就是这六人之一。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皇后,因为我打不过皇后呀!

再后来就到了初三,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和阿篱彻底成为闺蜜……

我亲妈心疼我,几乎每个星期都给我送吃的。开始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吃,后来阿篱这没脸没皮的和我一起吃了起来。

再后来,我干脆让变成阿篱的亲妈的亲妈带了两人份的饭过来。记得有次我在洗澡,我妈来了,舍友是这么叫的:“阿篱,你妈来了!”那是我妈!我妈!不是阿篱的!

四我俩就这么疯疯癫癫糊里糊涂地毕业了。初中生活里,我承包了叠被子和叫阿篱这两项工作,时不时客串阿篱的保姆……

我给阿篱洗过衣服,给她扇过风,给她擦过汗,给她削过水果,给她撑过伞……

平时和阿篱走路,阿篱会让我走在里边,会牵着我过马路……

如果阿篱是男的,现在我早就摆脱单身狗的身份了!可惜呀,她不是。

到了高中,我和阿篱一个在二中一个在三中,好在两所学校相隔不远,每个星期唯一可以自由外出的时候我就会去找阿篱玩。

然后,败家的阿篱带着我一起败家。我们一起买过衣服、本子、发带、镜子、发圈……手表不是一起买的,却买了同一款,只不过,我的是小个的,她的是大个的。这是不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呢?

某次,我妈生日,我跋山涉水回到家里,阿篱让我给她带饭。我妈,不,是阿篱妈还让我问阿篱:鸡肉要白切还是油炸?要不要扣肉?要什么菜……

我果然不是亲生的……估计也不是充话费送的!

2018和高考一起轰轰烈烈地来了,然后又会马不停蹄地走远,就像蝗虫过境一样,把什么都带走了,留给我们的只有回忆。

我知道阿篱你老年痴呆症提前到了,很多东西你都记不得了,同样,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所以我写下了这篇文章,希望以后看到的时候还可以笑笑,回忆一下我们的懵懂岁月。

皇上,被子已铺好,就寝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