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YiLin - - 心理人生 - □淡淡淡蓝(菊之雅摘自《北京青年报》 图 / )

几个朋友约午餐。A说她先去接B,然后再来接我。站在路上,等了一刻钟,A还没有到。我给 B发微信:A接到你了吗? B也纳闷:没有呢。什么消息都没有。半小时后,A终于姗姗来迟。其实 A 准时到达了 B 的门口,想打电话叫 B 下楼,却发现手机落家里了。而通讯录都在手机里,她不记得我们任何一个人的电话。不记得电话,她就没法打电话给B,也没法打电话给我。没有手机,她又没法上微信,没法上QQ。

而她在门口焦急地等B的时候,B也正在手机上焦急地等着她的来电或者来微。

最后还是别无他法,只好返回去拿手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原来是我在你门口,却仍然没法找到你。

文友 C要给我寄一封挂号信,挂号信必须要留收信人的电话号码。

我们相识五年。先是在论坛QQ,后是在微信,姐姐妹妹聊得挺欢。

C来江南旅行的时候,特意到了我所在的小城看我。我们一起吃饭,喝酒,还一起泡咖啡吧。按说,这样的关系应该挺不错了。奇异的是,我们的沟通全部在线上,竟然没有留过彼此电话。

那天中午,C在邮局给我发微信:姐,快点把你电话报给我。

而那个时候,我正在午睡。着急的C给能想到的和我私交不错的所有朋友都发了微信,拐弯抹角打听我的电话。

不幸的是,可能所有的人都在集体午睡吧。C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一筹莫展的C最后只好郁闷地离开了邮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原来是我们可以捧着手机聊个通宵达旦,可一旦没有了手机,我们就会从此失联。

打开手机通讯录的所有联系人,从A 到 Z,我能记得号码的只有四人。四个都是我的亲人。我背不出任何一个朋友的电话。背不出任何一个同事的电话。背不出任何一个文友的电话。

我以为把他们的号码存在了通讯录里,我就可以一劳永逸,只要我想找,他们不会走开,我们不会走散。

就像买回来的许多书,整整齐齐地摆在书柜里,我还来不及去读它们。有些,甚至连外面的薄膜都没有撕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原来是我一直在你身边,而你一直熟视无睹。

你能背出你生命中几个重要的人的电话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