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的死哲学

YiLin - - 心灵鸡汤 - □韦星(赵宝刚摘自《南风窗》 图 / 陈明贵)

比我们更敏感。”

从丁一酱的漫画和微博上可以看出,他对癌症的“嘲讽和调侃”,总能给人积极乐观和无所畏惧的态度。

事实上,在发现自己患癌症的那一刻,丁一酱也“瞬间不淡定了”。他告诉他老婆时,他老婆“稀里哗啦”地就哭起来了。他告诉他爸妈时,电话那头,就传来爸爸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

“说当初一点不害怕是假的。”丁一酱说,但当生命变得无法拒绝的时候,当生命就剩下为数不多的时间的时候,要哭着过,还是笑着过?

想到这些,丁一酱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赶紧把心态调整过来了。他说,人生不过是生与死的问题,谁的人生最终都是这样。自己要笑着过,但这无关坚强,因为不想拿生命再为伤心、绝望埋单。

这也是忍受着极端癌痛,丁一酱也要重拿画笔宣传、普及癌症知识,调侃“肿瘤君”的原因。他希望能给那些在阴抑和惊恐中走向生命终点的群体,一丁点儿的启发、体悟和温暖。

但癌痛确实很痛,那种痛就像“胸部粉碎性骨折后,还被人每隔 10 ~ 20 分钟猛踩一下”,所以他的画,也是断断续续。他的健康状况,也并不乐观:过去10 个月里,他的体重从 140 斤降到 110 斤,降了 30 斤。他的睡眠严重不足,一星期通常有两三个晚上,疼得一夜都无法入睡。

但更大的疼痛是来自精神上的折磨。因为治疗,他每个月都去北京,且一待就是一个星期。

对此,他 6 岁的女儿对他的“意见很大”:每次你都偷偷走,我等很久也没见你回来。每次我到窗台去看,总看不到你。

向我复述女儿的这些话时,一向给人乐观印象的丁一酱,突然就哽咽了,顿时无助得像个在街角身上被堆满了委屈的孩子。

丁一酱是潮州人,他说他从不担心自己死后女儿的生计和读书问题,因为潮州人的家族观念很强,也很团结,“一个人生病,整个家族都动起来了”。但他担心,在女儿的成长路上,父亲的缺席会不会给她心灵带来巨大伤害。

人生不过是生与死的问题,但又不只是。如何看待生与死,似乎更值得追问。 做粥要放三分米,七分水。处事要三分为己,七分为人。对朋友要三分认真,七分宽容。对家庭要三分爱,七分责任。看文章,三分在看,七分在品。——三分或七分,不过是人生的掂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