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长得好有杀伤力

正因为不完美,因为不性感,因为不光芒万丈,反而成了更讨巧的美。

YiLin - - 心理人生 - □潘向黎(花烛摘自《茶生涯》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图 / 张艺馨)

有一种女性的美,胜在分寸感。当然要是好看的,不然进入不了审美的范围,没有被品评的资格。但,她的美丽明显缺了一点、少了一分,如果再多一点儿、再美一分就成了真正的标致人儿,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是大美女,足以千娇百媚倾倒众生了。但是这种美女不是,她看上去不完美,而且有些小缺点或者小缺陷,比如王菲的瘦削,林忆莲的小眼睛,但是这种缺点使她“走下了神坛”,平添了可亲可爱,成就了生动个性。瘦削成了孤清脱俗,小眼睛成了韵味无穷。

不仅如此,正如我有位朋友揭示的那样:正因为不完美,因为不性感,因为不光芒万丈,反而成了更讨巧的美。这种美讨巧的关键就是启动了一种暗示:让人认为只有自己慧眼识美,因此不是通行天下的公众趣味,而是放在心底独自玩味的私人感情。

无论是甜美阳光的朱莉亚·罗伯茨,还是咄咄逼人的凯瑟琳·泽塔 - 琼斯,都是全天下的美女,不爱也罢,唯独这一个,是我自己的美女,且让我放在心之一隅独自温存。

人人这么想,结果人人都喜欢上了这种美女。

亚美女,比美女更能攻占心城。

生活中也是这样。读书的时候得到最多追求的,一定不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而是略逊一筹但活泼开朗的女生。成为社会人以后,公认的大美女往往一头扎进婚姻里“闭关不出”,旁人也很少有胆子前去“叩关”,从此音信渺然;倒是一些“姿色”中等的女性人气剧升,风生水起,绯闻不断或成为社交明星。

有一个女子,见到她之前,听说了许多有关她的故事:多少少年才俊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还有年纪大一轮的老江湖也对她俯首帖耳。据说在当地,没有她见不到的人,没有她办不成的事。对这样的女性,不免产生了浓浓的好奇,事先准备好了一次惊艳,谁知一见之下,却是大大的“惊不艳” ——不漂亮得让我吃惊。不但说不上艳若桃李,而且算不上多么清灵水秀,只能说是端正文静,像个女学生。实在想不通她何以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

后来和一群朋友喝咖啡的时候谈起此事,有个身受其害痛苦了一年的朋友,苦笑着说:“一开始,我也是这样看的。又不漂亮,就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女孩嘛! 结果……”“既然知道她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人家不理你,你怎么就痛苦成那样?”

“想不通啊!怎么轮得到她不要我?我怎么会偏偏喜欢上她?要是漂亮的,还说得过去。不过要是漂亮的,我也知道厉害,可能一开始就会小心防着点。吃苦头就吃在想不到上。”原来如此。美女能降龙伏虎,威力好比远程武器,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武器的厉害,慑于这种威力,可能始终徘徊在其射程之外,则武器的威力也无从发挥;亚美女的射程没有这么远,但是她让人不设防,放心接近,近些,再近些,到了三米之内,小口径的命中率一样惊人。

如果用冷兵器时代的概念,美女倾国倾城的能量,就好像身怀利器,但是明晃晃的天下皆知,让人起戒心,始终保持一点距离,或者时刻准备腾挪躲闪、飞掠开去,于是利器的杀伤力大大下降;而亚美女看上去两手空空,一片温和娇弱,让人全然不疑,等到靠得近了,突然皓腕一翻,给你来一个柳叶飞刀,事出意外,哪里来得及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