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

YiLin - - 目录 Contents - 李金羲

〖奇人异事〗

老何话不多,和同囚的犯人亦没有什么来往,唯独爱猫,成日和一只白猫待在一起,那是他的宝贝。猫的身世至今无人知晓。监狱里原来有一个家属区,兴许是拆迁后谁家留下的宠物,反正从我到这儿工作开始,老何照顾那猫已经有一阵子了——它的资历比我要老。

想来那猫也并不是个热爱自由的家伙,竟能在监狱里安顿下来。早上,你很难觅到它的踪影,有时不经意撞见,它也会机敏地躲开,不给你亲近的机会。可一到了饭点儿,它又会优雅地蹿入人群,径自跑到老何跟前,直接从他的碗里取食,老何自然也不以为意。监狱里能吃到肉的机会不多,一个星期两回,而每次吃肉,老何都尽着猫先吃,那猫胃口大得像个孩子,怎会给他剩下,但只要猫吃得高兴,老何便也高兴,有时猫吃得快了,他甚至会嘱咐它慢点儿,随即爽朗地大笑几声,笑得急了,便成了咳嗽,枯瘦的身体会随着气息而剧烈地晃动。

老何平时给其他犯人做饭,忙过了中午,晌午间便无事,于是把闲暇都花在了白猫的身上。每天都帮它洗澡,而后用梳子一遍一遍地帮它整理毛发,再抱到操场上晒太阳。我从没见过谁能让它那么服帖,有时看他们久了,我甚至觉得老何真的能和那猫说话,而那猫和老何在一起的时候,脸上也总是带着笑意的。当然,猫有自己的名字,有一次我无意中听见,老何把它唤作“闺女”。

“我的猫不见了!”那天老何闯进办公室的样子我永远记得,他喘着粗气瞪着我,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抖动着,随后又马上意识到自己坏了规矩,两手不自然地在衣服上捋了几下,把身子站直了些重新说道:“李警官,我的猫丢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在帮老何找猫,而老何变得比原来更加枯瘦了。猫依旧没有寻着,流言却跟着多了起来,据说是一张姓犯人一时嘴馋,有天趁夜把猫宰了吃了。为稳住老何的情绪,警方随即对整个事件展开了调查,最终张姓犯人顶不住压力,主动承认了吃猫的事实,但他更多的或许是出于害怕,因为他在报告里强调,现在每次老何从他身边经过,总会从嘴里冷冷地挤出一句:“要是我知道是谁吃了我的猫,我一定拿斧子劈死他。”

这话其实并不陌生,12年前一个秋天的雨夜,面对被丈夫家暴后跑回家泣不成声的女儿,老何挽起她的手,哭了一整晚,然 后用几乎同样的语气说道:“要是那畜生以后再打你,我一定拿斧子劈死他……”

最后,为了防止事态恶化,所有知情者都帮张姓犯人守住了这个秘密,只说老何那猫多半是发春跑了,让他不便深究。而张姓犯人随后因一件小事受到了极重的处罚,他也自知理亏。之后他开始留心监区里其他野猫的踪迹,最终从一窝刚出生的小猫里挑了一只顶好看的,托人给老何送了去,老何对它爱不释手,直到出狱那天,老何依旧带着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