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而发奋

YiLin - - 目录 Contents - 张小娴

大篷车队一样,开始在全疆各地巡回演出。整整一年时间,她都没有见到买买提。虽然见不到这个人,可不代表心里没有这个人。

那天,菲儿从和田演出完,风尘仆仆地回到团里,在宿舍楼底下的长椅上,她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他坐在那儿,已经抽掉了半包烟。买买提复员了。他站在菲儿的楼底下,等了她五六个小时,他说:“我回来了,你嫁给我吧。”

当时的菲儿,在团里正是当红的台柱,可以说,在乌市仰慕她的好小伙子可以组成一个连队。

买买提跟我说:“如果菲儿拒绝了我,或者是态度犹豫不决,我会转身就走,不会留在那儿磨叽,多说一句话。”

买买提就这么看着菲儿,天已经黑了,他看不清菲儿的表情, 他只能看到菲儿亮晶晶的眼睛。菲儿拉着他坐回到长椅上,她紧紧地挨着他坐了下来,然后把手上的行李递给他,顺势就把头靠在了买买提的肩膀上。

菲儿说:“我好累呀,坐了一天的车,有什么话,等会儿上楼再说吧。”

半年后,他们就结婚了,很快,就有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

二十年时间就这么一下子过去了,女儿也长大了,她遗传了父亲的个头和母亲的歌舞天赋,成了一名优秀的舞蹈演员。

我认识买买提时,他已经是乌市一家大企业的老板,他实现了自己儿时的诺言,买了非常好的车,只要菲儿说去哪儿,他就开车带她去哪儿。

前几年,菲儿得了癌症,为了得到最好的治疗,买买提陪着她,来到了北京。他思念万里之 外的家乡,焦虑着他的企业。可是,在他心里,这一切都比不过菲儿。

菲儿是他的全部,占领了他的整个世界和灵魂。

买买提开玩笑地跟我说:“北京没有肉吃,要是再不吃肉,我也会死的。”

但是,他还是坚持陪着菲儿,待在了北京。

菲儿的癌细胞扩散了,她说: “亲爱的,我们回家吧。”

他们生活在新疆,那片纯净的蓝天之下,不管一辈子是多久,但是,他们真真切切地活着。有时候,我们追求的不过就是,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

最伤感的莫过于,生来为了认识你,之后要与你分离。

我们最不愿意分离的这个人,往往就是我们的最爱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