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全归

YiLin - - 目录 Contents - 丹女

去一趟音乐会反而变成了特殊的情况。

所以当 20 世纪 80年代索尼(Sony)发明的随身听开始普及流行之后,有一些学者说这是音乐私人空间向公共领域的挺进,年轻人竟然一反惯例,把应该留在自己床前或桌头的音乐装置大模大样地带进马路和地铁站这一类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将公共空间切割成片断的私人赏乐小世界。

其实只要把时间拉长一点来看,就会发现随身音乐装置,只不过是整段音乐聆听史,一路往私密方向发展的新阶段罢了,在此之前,各种音响设备早就把私人客厅想成常态的音乐欣赏空间,而随身听则使得这个私人空间变得进一步缩小,而且使之流动迁移,无处不在。

也就是说随身听可以让我们只要一戴上耳机,就立刻遁入一个自我的小天地。不管你是身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还是冷漠的商业大楼,这一副简便的耳机都能有效地把我们从人群之中抽离出来,与身边的世界保持距离,进入另一种状态。

有意思的是这副耳机甚至成了一种语言,一个标识,只要看见你戴着它,很多人都会知趣地不和你攀谈,晓得你正在静享自己的乐趣。这副耳机代表了“拒绝”,拒绝无谓的闲扯和过分热情的社交习惯。难怪当年最早使用随身听的人都被认为是酷人,看来是有道理的。有时候,挂一副耳机甚至是种反叛的姿态。我还记得在念中学的时候,有些同学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宣示自己的存在,比如说一家人兴高采烈地逛街外游,独他一人脸臭臭地听着随身听,一看就知是个正值青春期的反叛少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