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神秘的宣愉小姐

YiLin - - CONTENTS - □苏缠绵(连载)

作家简介:

苏缠绵,青春古风双料大神,高颜值美女作家。《花火》《飞魔幻》短篇小说常胜将军。代表作有《巾帼良玉》《花神张嫣》《画心》等,已出版言情小说《绝世风光不及你》。

2017年全新作品,心灵治愈小说《那个神秘的宣愉小姐》已经全面上市,各大网店现货在售,2000本作家签名版先到先得,更多优惠等你来拿!

故事导读:

金融系大三女生宣愉赶去参加“校园穿梭巴士”项目的众筹发布会,却不料因为“没有名字”而被拒绝进场,后来才知道因为论坛故障阴差阳错报名了凝聚态物理系大神凌觉的“女友竞聘帖”,随后招来了校花李元婧的嫉妒和刁难,凌觉注意到此事后,派人暗中保护宣愉,在一次回家的路上,宣愉面临着李元婧等人的暴力,恐慌之际,一股愤怒的意识突然喷涌而出,占领了她的四肢百骸,凌觉闻讯后立马赶来现场,发现宣愉毫发无损,一旁的女生却被吓得魂飞魄散……

第(((1)))

二天上课路上,宣愉居然又碰到了凌觉。这里是去金融学院的必经之路,可问题是,与物理学院相差十万八千里。

宣愉低着头想假装没看见,可同行的郭墨哪能放过,拽着她的胳膊激动地喊:“愉愉你看!那不是凌大吗,他怎么会在这?”

宣愉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可凌觉已经走到她面前:“我有事找你。”

一旁的郭墨瞠目结舌,宣愉心虚道:“呵呵,同学,我只想说,一切都是误会。”

说完就想推着郭墨往前走, 可是这妮子的眼光死死钉在凌觉身上,根本一动不动。

“我知道,我今天来是有别的事。”

郭墨自然而然地帮腔:“愉愉,凌大纡尊降贵来找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礼貌。”

晕,他来找她居然被闺蜜定义成“纡尊降贵”,那她算什么? “你有什么事?”凌觉稍微停顿,才道:“在这里不太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可是……”郭墨再次适时发声:“哎呀,这节课就是自习课,我会跟教授说明的,你就放心去吧。”说完把宣愉往凌觉的方向一推,比了个“拜 拜”的手势,跟着一溜烟跑了。

这个小墨……真是拿她没办法。宣愉无奈地叹了口气。

(((2)))

凌觉带她来到校内的一间咖啡厅,也不打太极,而是开门见山: “我听说这段时间李元婧对你诸多为难,我很抱歉。”

宣愉不免一愣,原来高高在上的大神也会像普通人一样道歉?

这么一来她反而不好意思了: “呵呵,没什么的,又不是你的错。不过,关于我的回帖,那只是个误会,其实我——” “我知道。” “我只是——呃,你都知道啦?” “是,论坛错乱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宣愉拍拍自己胸脯,感觉一大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再看凌觉的脸色,似乎也变得不像她之前以为的自大狂傲了,于是试探性地开口。

“其实,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归根结底,元婧学姐苦苦纠缠,或许只是想要一个理由。”凌觉眉心一动:“什么意思?”这是愿意听她继续说下去的咯?宣愉喝了一口水,端坐身体: “女孩子嘛,内心总是高傲的,即使明知你不喜欢她,也想要一个理由——‘我到底哪点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对面的男孩露出迷惑的神色: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能改变结果吗?”

“你看,你这是典型的理性思维。可对于感性的女孩子来说,没有一个合格的理由,就没法让自己死心。”

凌觉盯着她看了半晌,就在她以为自己几乎被他看穿的时候,他终于说话了:“你,也是如此?”

端着水杯的宣愉一愣,心里刹那间闪过季远枫的脸。说别人

容易,她却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在分手后的一年多里仍割舍不下的感情,会不会,也是因为缺少一个理由?

她浅饮一口,苦涩道:“是啊,说不定,我也一样。”

他没有继续追问,反而出乎她意料地从善如流:“好,我会找机会当面跟她谈一谈。”

“啊?”宣愉呆住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堂堂大神居然会听自己这个路人的劝告?该不会哪里接入的方式不对吧?

“这几天为免她再找你麻烦,我会派人保护你。”

“不用不用。”她连忙拒绝,“没什么大事,我应付得来的。要是整天有人跟着才让人害怕呢!”凌觉沉吟片刻,也不强求。这场谈话似乎在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宣愉给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要知道跟大神单独谈话可比昨天瞎闯会场更要来得紧张呢。

不过——直到宣愉离开咖啡厅,才忽然意识到——从头到尾凌觉也没说找她究竟什么事,难道仅仅为了道歉?

同样的问题凌觉也在回去的路上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今天会来找她?为了讨论李元婧?这显然不可能。难道,是因为她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咳。”凌觉轻咳一声,连忙否决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3)))

之后度过了风平浪静的几天,宣愉也没有再收到过李元婧寄来的奇奇怪怪的快递,大概大神已经完美解决此事。

又是一天下课后,宣愉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己在校外租住的家。在楼下锁车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来不及回头就觉得视线一暗。

头上被什么东西罩住了!什么情况?

宣愉心里一慌,下意识想去扯头上的布套,可是下一秒整个人已经被人从身后分别架住,看样子来偷袭的不止一个人。“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呵呵,总算抓住你了。给我带走。”紧接着身体就被人拖着往后退。这个声音,听起来似曾相识。宣愉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恐慌。是李元婧?她拼命地挣扎起来,可是架住她的人力气实在太大,她一用力就会有人毫不手软地掐她的手臂和腰,她根本无从反抗。

被拖行了一段距离后,她感觉到更多的人围住了她。有人叫嚣着“跪下”,往她小腿上狠狠踹了一脚;她一吃痛,单膝磕在地上,膝盖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便响起了一群女生得意而轻蔑的笑声。

宣愉明白对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先前的恐慌突然消失,一股愤怒的意识喷涌而出占领了她的四肢百骸。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她反手抓住了右侧架住她的人的手腕,用力一扭。

“哎哟。”随着一声痛呼,右侧抓住她的力道松开,右手随之解放,她一把扯下了头上的布罩。

这才发现自己被七八个身材健硕的女生围住,而在一旁好整以暇进行指挥的,正是李元婧。

宣愉直勾勾地瞪着李元婧,冷冷一哼。

“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啊。”这个高傲的大小姐,轻飘飘地抛出了命令。

女生们越围越近,她们都认为很快就能听见这个纤细的女孩子求饶的声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