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掉的人生

YiLin - - 目录 Contents -

意粉来问:安宁您好,我是小茉,这个暑假,我从小镇前往北京,参加了一次夏令营。想象中会收获很多的友情,却处处遭遇挫折,以至于离开时,产生了很多的烦恼。我想知道,为什么人与人有这样多的不同,我想要逃离这个充满矛盾的集体,却又发现逃不掉。究竟是我为人处世的能力太差,还是我遇到的同龄人,太有个性,与我无法相容?忽然有些害怕外面的世界,还是熟悉的小镇更好,人究竟怎样融入陌生的环境?

逃不掉的人生

亲爱的小茉,因为优秀的成绩,你很幸运地从几千人中脱颖而出,来到北京,与四十几个同样出色的学生一起,共同度过为期一周的夏令营。四十几个人,就像一个新的班级,或者一个植满花草树木的园子,其中有茉莉、百合、蔷薇,也有冷杉、法桐、侧柏,亦有缠来绕去的藤蔓,枝枝丫丫,免不了,就彼此牵绊,互相阻碍,你夺了我的阳光,我遮了你的雨露,或许用不了秋霜打来,只是一场风雨,便能让这生气勃勃的园,只剩了枯枝败叶。

你说,再也不想参加这样的夏令营,交不到一个朋友,反而看到了许多不想看到的人。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小城那样大,其中的人,亦是如此可爱、善良且纯净,不会与你喋喋不休地争吵,也不会当面给你难堪;即便是有了争吵,不过是片刻,就会主动地过来,给你道歉。从来没有人,会跟你斤斤计较,或者将你当成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只一两句漫不经心的闲言碎语,便将你一番热切诚恳的言辞,打发掉。你在这个群体里,因为不擅言谈,很多次地被人抢白,遭人奚落。四面八方而来的同龄人,带来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馥郁的花香,而是时不时就将你绊倒在地的荆棘。

亲爱的小茉,每一片森林,都会有擎天的大树,和低矮的灌木,有温顺的小虫,亦不乏凶恶的野兽,而我们身边的人,一个个组合起来,便是一片莽原,你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即便是悄无声息地静立,也会有鸟的骚扰,兽的莽撞,或者虫的啃啮。你长在其中,除非拔根逃掉,否则,就应该能够忍受这种种的击打,而且明白,不论你移植到何处,都会有飞禽走兽、暴雨狂风。

所以,为什么 18岁的你,刚刚在社会的门槛上,微微探一下头,便立刻缩回到安全无忧的壳里?难道,你宁肯做一只缩在壳中的蜗牛,也不想经受风雨的吹打,流言的锤炼?你种种的失望、抱怨,不过是因为,你不想看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不想看到形形色色带了缺陷又言语尖锐的人,不想经历从小城到北京的巨大的差异。

可是,逃得掉的,是落魄的勇气;逃不掉的,则是漫长的人生。而你,不过是刚刚长出翼翅,又有什么理由,因为看到一张张面具后,真实的容颜,而拒绝掉整个葱郁的森林?

本期回复:安宁(本名王苹),80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人。代表作:《我们正在消失的乡村生活》《遗忘在乡下的植物》《乡野闲人》《呼伦贝尔草原的夏天》。曾获首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内蒙古索龙嘎文学奖等多种奖项。图书《遗忘在乡下的植物》入选中国作协2016年重点作品扶持项目,现为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安宁微博 http://weibo.com/anningwriter 安宁微信公众号:anning663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