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与青年阶层的崛起

Youth Exploration - - 第一页 -

[摘要]现代化是指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所发生的深刻变化,青年的历史存在随着现代化进入了崭新的阶段。在现代社会的转型时期,由于不同的社会环境与社会对青年的不同期待,青年扮演了不同的角色。霍尔于 1904年出版的《青春期》启动了对青年进行科学研究的新阶段,青春期开始成为关于青年的新概念。在两次世界大战复杂的历史背景下,青年的神圣与灵性也被赋予了更复杂的形式与内涵。有少数青年成了战争中的英雄,广大的青年则是在权力的控制与命令下成为祭祀与牺牲品。将青年与战争作为一个专题进行研究,将是青年研究中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新领域。“自由、平等、博爱、奉献”,这些价值在人类诞生的青春化中一直以一种自然的理想植根于青春之中,青年的理想主义,作为一种青年文化在推进人类社会的进步中将继续发挥作用。文化在普通大众参政的态度与方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青年在促进文化变迁中具有主体地位,同时,文化的变迁也充分显示了青年在推进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地位。

[关键词]现代化;青年阶层;青春期;战争;理想主义;文化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1-0051-08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1.007

现代化是指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所发生的深刻变化。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思想影响下,资产阶级在复杂的斗争中获得了以民主政治取代君主制的胜利,科学技术的发展也推动农业文明进入了工业文明。青年也随着物质与文明的崛起而崛起,青年的历史存在随着现代化进入了崭新的阶段。

一、青春期的命名

十六七世纪是欧洲为进入现代化做准备的时期,尽管君主专制国家之间仍在进行你争我夺,但是资产阶级革命还是有了相当的进展。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繁荣,教育事业也开始了发展,这延长了青年期,成人仪式不再存在。这个时候也是欧洲人口大增长的时代,如从1750年到1845年,由1.4亿增加到 2.6 亿,1900 年达到 4.2亿。人口比例迅速增加的青少年,在社会的转型时期,由于不同的社会环境与社会对青年的不同期待,而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进展,不仅成年仪式消失了,而且青年还拉开了与成人社会的距离,青年进入成年成了一种渐进的多样化的过程。青年既是战争的生力军,又是革命的主力军;既是及时行乐的追求者,又是贫困环境的受难者;他们有上层富裕家庭的继承人的角色,当然还有其他的角色。青年向成年的过渡有如此多样的变化是历史性的,这引起了社会的高度重视,期待对这个已成为独立的过渡阶段有一个科学的解释。对此做出重要贡献的是克拉克大学第一任校长G·斯坦利·霍尔。1894

年,他提出青年这个人生的过渡阶段是全新的未知领域。经过10年的精心探索,他在1904 年出版了50多万字的著作 ——《青春期》,青春期开始成为关于青年的新概念。“凭借强大的学术影响力和横跨东西的市场,《青春期》一书加速了正在扩大的教育机会的需求,并让美国人注意到了这个无所不在却一直被忽视的年龄阶段。”(乔恩·萨维奇,2010)68

《青春期》的出版启动了学界对青年进行科学研究的新阶段。瑞典学者埃仑·凯伊在1900 年发表了《儿童与青年》专著,在瑞典发行3版,德国发行 36 版,译成 13种文字向世界各国各地区发行。此外德国普莱尔在 1882年发表了《儿童心理》。接着出现青年社会学、青年心理学。文化人类学也开始了对青年的研究。对青年进行科学研究新高潮的来临表明,青年出现种种不同的角色,已完全不同于中世纪的历史存在,这些分散的倾向有着内在的联系,即它们都是从不同角度对成人社会的抗争,汇聚起来使青年具有坚实的社会意义。

二、青年与战争

在现代化的高潮中,居然出现了两次世界大战,它们也成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滔天大罪,特别是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大屠杀。欧洲的战争从新石器时代后期就开始有了。“大约在公元前4300年或公元前 4200年,在欧洲开始的古代世界遭到了一次又一次蛮族入侵浪潮的猛烈打击。”这可能反映了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的变迁,战争成了家常便饭。(理安·艾斯勒,2009)战争当然离不开青年,尽管当时不给他们社会地位,但要求他们成为战争的工具。原始社会的成人仪式就是要求青年成为英勇的战士。古罗马的开国君主为使用武力开拓疆土而进行人口调查,结果认为青年是重要的力量。中世纪,为了培养战无不胜的骑士,要举行从七岁到二十岁长时期的受封仪式和军事训练。

汤因比与池田大作的对话录中有一章专门讨论战争。他们认为,在地球上所有生物中,唯有人是在同种之间进行殊死战争的生物。在人的本性中,理性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生物内部都潜藏着暴力和残酷性。但是,战争与个人之间的暴力和残酷并不是一个东西,而是它的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在战争中,敌对双方的士兵没有任何个人冤仇,是在政府的命令下相互残杀,“战争就是有组织按制度地发挥这些暴虐性。”(汤因比、池田大作,1985)战争与人类的文明同时起步,而又一直同时存在,人类是所有生物中最复杂的生物,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进入到现代的同时,又出现了历史上空前的滔天大罪。在这种复杂的历史背景下,青年的神圣与灵性也被赋予了更复杂的形式与内涵。有少数青年成了战争中的英雄,广大的青年则是在权力的控制与命令下成为祭祀与牺牲品。

可是,在没有历史包袱的美国,没有上述复杂的社会环境,人们只专心在广阔的国土上发展经济, “在这个国家战略中,年轻人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正当北欧的年轻人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时,美国的年轻一代正准备在商界大展拳脚。”(乔恩·萨维奇,2010)86美国建国时期的领军人物大多是青年。在经济开始繁荣并带来贫富差距、腐败盛行等问题的时候,与工业化同步成长的年轻一代,主要是指有文化修养与专业知识的知识青年、企业家以及志同道合的政界人物又怀着崇高的同情心,在19世纪掀起社会改革的进步运动,运动的对象是工人阶级和城市下层流离失所的人们。到 1911年参加运动的大学生志愿者超过万人。当商品日益丰富的时候,企业家与传媒结合发行大量广告鼓励青年消费, 19 世纪的头 10年间,年轻人已将自己的独立与消费联系在一起,超过2/3的中学男生在课余时间赚钱选购商品证明自己的实力。当时又是大众娱乐日益流行的时候。电影与年轻人有异乎寻常的关系,那里有远离现实的幻想世界和青少年的生活画面。青年们每周到五分钱影院看1 ~ 6次电影。音乐、舞蹈和文学也开始流行。正在兴起的美国梦幻经济,将想象中的事

物与消费、享受的现实相融合促进了新的大众文化,而且大众文化(包括电视)的题材都是“年轻的”题材。诞生于美国的大众文化以后传到欧洲和全世界,美国青少年在创建大众文化中享受着快乐的生活,而几乎很少介入到战争的领域。

和平与发展是人民最基本的需求,对照美国的进步,战后的欧洲开始了反思,青年也开始公开反对战争。欧洲出现一种要求消灭战争,寻求民族与国家之间和谐的精神。其思想渊源可以追溯到一种“自我认同”的古老观念,这些观念像神圣显灵似的出现在威廉·彭和圣皮埃尔教士的乌托邦思想里,以及出现在康德关于“欧洲永久和平计划”的著作中。维克多·雨果以卓绝的风格预言美国式欧洲的来临,而欧洲联邦又将是全人类和解的先驱。(埃德加·莫兰,2005)在青年中,作为对军国主义和工业主义的回击,新的青年运动曾在英国和德国兴起。英国的新异教组织外出野营,讨论社会主义。德国的“候鸟运动”试图遁入恬静的桃源,以一种简单却方便易行的形式逃避专制。但是他们在数量上微不足道,仅限于象征意义,影响不大。而且在战争真的来临时,候鸟组织成员普鲁士剧作家沃尔特·弗莱克斯写道:“我已经不再是我自己,而是这个神圣群体中的一员,我随时准备为祖国牺牲。” (乔恩·萨维奇,2010)134尽管数量较少,仍然有不屈不挠坚持反战的青年。奥地利的茨威格在希特勒擢取政权后移居英、美,最后移居巴西,夫妻不忍法西斯暴行双双自尽。在他的《昨日的世界》中回忆了他青年时的反战行动:“我从来没有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最后几年更热爱我们那片古老的土地,从来没有比那个时候更希望欧洲的统一”。他在巴黎、柏林结识许多青年,“恰恰是新一代的人最最拥戴这样一种欧洲人的想法。……他们和老一辈的人不同。他们反对任何狭隘的国家主义和好侵略的帝国主义。”为了将志同道合的青年与文人组织起来,他找到了罗曼·罗兰,在罗兰周围形成一股反战的力量。(斯蒂芬·茨威格,2010)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奥地利的理查德倡导“泛欧运动”。他认为,由于仇恨欧洲比任何时候都更分崩离析,他寄希望于“联邦”制度,到处奔走,多方游说。希特勒横行时他转到美国继续作泛欧主义宣传, 1943 年 3月在纽约举行了第五次泛欧大会。(陈乐民,2007)56-581933 年 2月英国牛津大学学生通过反战的《牛津誓言》,“无论如何决不为国王和国家战斗。” 美国布朗大学等高校学生迅速在美国推广,参与反战的学生人数直线上升。1934 年是 2.5 万人,1935 年 15 万人,1936 年达到 50万人。美国学生联合会在上百所校园设有分部,几乎将能组织起来的学生都组织到反战中来了,如此大规模的学生反战运动在美国历史上是第一次。(吕庆广,2005)51-52二次大战结束,残酷的战争使青年们感受到了令人痛苦的幻灭,他们指责父母和祖辈,更是形成了严重的代沟。

在学术界与政治家的共同努力下,再加上青年的推动,特别是对希特勒法西斯的反思,西欧实现了一体化,战争中的敌国变成了战后的盟国,仇人成了朋友。陈乐民如此评论:“‘欧洲联盟’作为‘共同体’在50年代诞生和发展的历程应属最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事件。”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在于它结束了战乱不已的历史,联盟中各民族普遍实行了民主立宪制度,西欧与美国一样都是实行民主宪政的国家,民族之间相互视为同胞。(陈乐民,2007)46对青年来说,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在于:1.在几千年战争的历史中,青年第一次公开反战掀开了青年历史的新篇章,以后又有美国青年反对对越南的战争,法国青年反对对阿尔及利亚的殖民侵略战争,日本青年反对安倍的新安保法。2.几千年来,青年拥护和参与战争是有组织按制度在权力的命令下进行的,现在的反战行为显示了青年的主体性,对权力不再只是服从而是进行批判与反抗。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战争确实大为减少了。以经济手段获取资源比使用战争的成本要低多了。美国发动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不仅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陷入两难境地。但是,战争仍在继续进行,发动新战争的危机也迫在眉睫。青年与战争的关系是一种历史的存在,古罗马国王为以武力扩大疆域做人口调查确认青年是最重要的力量,1995年,美国的重要智库和情报部门对中世纪以来的历史中,人口的变化与战争的关系特别是青年人口与战争的关系做

了比较详尽的分析。青年人口的膨胀是成为战争的重要原因。现在,青年居然兴起了反战的思想和行为,它具有怎样的理由与特征?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觉醒,还是一种感性的深沉的宗教意识?它将如何影响战争的历史?青年又应该如何科学地认识与处理战争?发达国家由于种种原因有些青年选择了参军,反战思想的出现在青年的历史存在中又有怎样的价值?……诸如此类的问题,均属青年与战争的专题研究,这将是青年研究中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新领域。

三、青年的理想主义

美国在建国初期,正如《美国人:开拓的历程》一书所描写的:天边的土地,无尽的资源,无数的机会,只要努力奋斗人人都能成功。(丹尼尔·布尔斯廷,1993)因此他们奉行一种孤立主义,不热衷于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将要爆发时,美国议会通过“中立法”表明不参战,青年的反战运动也直到珍珠港事件才停止。可是没有预料到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使美国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成功机会,战后的经济繁荣举世无双,人们沉迷于富裕的生活之中,提出了以“最大的自由去挣最多的钱”的金碧辉煌的美国梦,美国梦这个浪漫的概念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政治家们信心百倍地要按自己的形象重塑世界。在国际上表现为咄咄逼人的霸权行为,与苏联进行全面的冷战,面对各殖民地兴起的民族解放运动,盛气凌人地举起战争的旗帜,成为试图拯救世界的新帝国。在国内,经济迅速发展造成了贫富差距,美国梦不是“所有人”的梦,种族歧视更是严重。但是,政府却掀起一股反共浪潮,迫害、打击异己人士和进步力量,实行麦卡锡主义。在万马齐喑、了无生气的局面中,又加上每天的防空演习,对原子弹战争的恐怖感在年轻一代的心灵中投下无法抹去的阴影。人类学家米德发现了一位15岁少年香农·迪克森写的随笔,表达了这一代人面对现实的强调感情:

“我们把世界看成一只巨大的滚筒,带着战争、贫穷和偏见飞快地滚动;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缺乏了解。于是,我们停下来思考着: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必须找到它。我们看到,争吵不休的人每天忙个不停,就是为了把与他们相同的人打垮。这些行动集中在一起就导致了国与国之间的不宁和国内的不宁。我们这一代人几乎像机器一样被使用着。……我们对每一个人的巨大的爱,我们需要人与人的普遍理解,我们需要思考自身,表达我们的感情,可是这一切都不存在。”他最后写道:“答案就在某个地方。我们需要去寻找。”(玛格丽特·米德,1988)75-76

大学生担起了这个寻找答案的任务。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总人口中青少年占有36%的比例,高等教育空前发展,大学生人数高达7,852,000,几乎接近全国人口的1/4,超过农民人数。当时出现了可以容纳几万甚至十几万学生由若干分校组成的巨型大学。美国整个社会突然变得年轻化。将如此规模的大学生集中起来,弗拉克斯大为吃惊,他写道:“在人类的历史上,大概再找不到一个社会曾把那么多可能成为异己份子的人物集结在一个那么容易互相影响的环境了。”(理查德·弗拉克斯,1979)58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大学生都可能成为异己分子,“美国青年争取自由组织”(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以下简称YAF)的成员大部分信仰新教,自称保守主义者。而且,要将同学们集结起来形成运动,还需要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带头人。法拉克斯引用了卡尔·曼海姆“代单位”的论点,当一小群人凝聚于一种新观念并开始建立一种独特的对抗模式时,就有可能向同龄人群推广。“所以,代间的反抗运动并非一朝一夕便能形成,而是由一小群先锋引领的。”法拉克斯认为“代单位”的概念是了解当时美国文化变迁的关键。(理查德·弗拉克斯,1979)67这一群先锋又是哪些学生呢?1960年1月,“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组织”(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以下简

称SDS)成立,是美国学生运动的起点。据理伯卡·E·卡拉奇对SDS的调查,“一半成员信仰犹太教,一半以上成员是东欧移民的后裔,三分之一是‘红巾婴儿’(即指共产党员的孩子),而绝大部分成员的家庭背景属父母受过大学或更高程度的教育的中上层中产阶级”。(程魏,2006)82他们是东欧移民的后代,主要居住在纽约等东部沿海大城市,长辈仍然有浓厚的社会主义思想,对美国带有批判的眼光,这些使他们从小就关心政治。父母们根据自己艰难创业的经历,希望子女能在竞争中获取财富,子女则是享乐与消费的一代,有着他们自己的追求。在代际矛盾中,长辈尊重子女使他们不再是听话的一代,子女们有了自主性。高学历家庭的培育,使他们进入了名牌大学。当时美国大学因经济发展成为公司科层人员的培训机构,又为军事研究服务,要求学生循规蹈矩,而人文学科的老师大多是等级制文化的拥有者,具有强烈批判意识的学生不可能顺从。“无论是非人性的技术官僚治理方式还是令人窒息的政治环境,无论是疯狂的物质追求还是沉闷的生活气氛,也无论是弥漫于整个社会的冷战思维还是广大民众中普遍存在的‘小富即安’心态,抑或是顽固不化的种族歧视和冷漠无情的社会环境,所有这一切对中产阶级年轻一代中那些具有个性追求、拥有美好理想、期望体验人生、渴望全面自由、主张生活方式丰富多样化的人来说,不仅无法接受,难以容忍,而且有必要予以坚决抵制和竭力反抗。”(王恩铭,2008)97

1962 年 6月在底特律以北的休仑港SDS召开了代表大会,通过了长达62页的《休仑港宣言》,以 4/5的篇幅对美国现行制度和社会进行了分析和批判,余下的1/5是关于青年一代的社会理想和行动战略计划,宣言提出了参与式民主制和实现个人真正的自由和尊严的乌托邦政治蓝图。“该文件不仅是 60年代学生反叛运动的宣言书,也不仅是战后美国社会运动的里程碑,而且是美国社会文化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文献。”(吕庆广,2005)118 正是在 SDS与其它青年组织的共同推动下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开始的行动是支持黑人争取民权的斗争,接着发生了伯克利分校的自由言论运动,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及其他院校的社区改革等运动,然后转向到以反对越战为中心的大规模反战运动,参加反战游行的青年超过10 万。1967年,学生的政治运动与先锋艺术合流,导向反主流文化,出现数千个嬉皮士群居村的生活。接着有1968年在芝加哥围绕民主党全国大会进行的抗议活动, 1969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人民公园事件”,等等。总之,运动不断发展,规模也越来越大,动辄成千上万,1967 年 4月在纽约游行的学生有20万,向华盛顿进军的学生居然达100 万。法国、英国等国家,甚至日本也发生了类似的学生运动。 “60年代运动的一个奇特之处,是它不仅发生在西方世界,也发生在第三世界,可以说是青年知识分子的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全球意义上的左派运动(伊曼努尔·沃勒斯坦从世界体系角度,认为1968年运动是对旧的世界体系的愤怒,但随即这一运动被旧的世界体系的支持者压制下去),是从旧制度的政治和经济结构或传统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中摆脱出来的解放运动,以此宣布青年对世界、对未来的领导地位。”(程魏,2006)16

胡小芬在 2013 年第 1期的《青年研究》发表文章论述20 世纪 60年代学生运动价值观的变迁。《休伦港宣言》倡议以人人直接“参与民主制”替代议会民主制,在对各项社会制度改造的前提下,使公民彻底摆脱发达的技术社会对人的全面控制,实现个人的真正自由、平等与尊严。当然这是一种理想主义。但当运动与反文化运动合流后,接受马尔库塞等思想家的理论,拒绝现存社会的准则,为实现一个非压抑的、无异化的、合乎人性的文明社会而奋斗,更是超越了理想主义。当然,类似直接民主制的人人参与协商共同体事务的制度,并没有现实实践的可能性。对国家社会进行根本改造以实现公民个人的全面自由,也是对未来的想象。《休仑港宣言》起草者海登在20 世纪 80 年代末谈及学生运动的历史地位时指出:“运动最基本的作用是,摧毁了种族隔离制度,迫使美国政府放弃越南政策并令全国进行冷战反思,促成了大学教育与管理决策的民主化,影响了民主党政纲的制定,直接催生了女权、环境等后续运动。”(吕庆广,2005)362各国的学生运动都产生了实际的

成果,西欧各国学生运动的一个重要成果是促进了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实际成果体现了青年的价值,更值得重视的是青年的理想主义,“学生运动这一社会现象所引起的思索以及运动所追求

383的理想信念和价值观念同样为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勃兴提供了资源和导向。”(吕庆广,2005) “自由、平等、博爱、奉献”,这些价值观一直在人类诞生的青春化中以一种自然的理想植根于青春之中。在以后几千年的历史中,青年的理想被埋没了。在轴心时代出现了人类意识的觉醒,中国提出了世界大同的理想。在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中,一批思想家提出了人文主义思想。接着社会主义思潮风起云涌。随着现代化中青年的崛起,由青年群体在全球范围内以革命的形式公开表达人类的理想主义,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是人类文明史的重大进展,所以人类学家米德称20 世纪 60 年代的青年为“新一代中的第一批青年人。”(玛格丽特·米德,1988)95

四、文化在青年阶层崛起中的作用

学生运动的理想主义,作为一种青年文化在推进人类社会的进步中在继续发挥作用。学生运动在 1965年升级换代,开始了超越制度的政治对抗与文化革命。在当年举行的SDS 代表大会上,以海登为代表的兄长们淡出,由西部自由精神孕育的大一大二的弟妹们走上了前台。吕庆广引用《处女地 —— 作为象征和神话的美国西部》一书来描写的美国西部特征:西部在历史上一直就有巨大的想象力,土地肥沃、果实丰盛和自给自足的农业乌托邦,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典型。从辽阔西部的田野和草原走出来的学生,年幼时无拘无束的生活所培育的自由灵魂,使他们拥有对压迫的敏感。当他们进入 SDS的时候,以前争取言论自由、社区改革等学生运动没有明显效果甚至受到挫折,而暴力、谋杀、恐吓事件频繁发生使他们感到美国社会已病入膏盲,越南战争的突然升级更使他们难以平静。他们深感必须采取更为彻底与过去决裂的行动,以新生活方式取而代之。(吕庆广, 2005)218-222

他们拥有的新激进思想就是作为异类的嬉皮士文化。其最早的源头可以追踪到19世纪初期,在歌德之后,雨果年轻时就发表作品提出了浪漫主义文学主张。他的剧作《赫纳尼》是波西米亚式生活的反映。接着法国青年艺术家在巴黎建立“波西米亚咖啡社交界”。此后成千上万的作家、诗人和艺术家齐集巴黎,以扭曲、变形、怪异、荒诞的艺术形象反对理性、追求非理性;轻视现实崇尚心灵;鄙视物质赞赏自然,使巴黎成为“世界艺术家之都”。19世纪中叶波西米亚文化传到美国,旧金山、纽约不断涌入了一些波西米亚文化人。20世纪 50年代,欧文·豪称为“这个铁板一块的50年代”,一些不满现实的年轻诗人和作家奔向纽约格林尼治村和旧金山北滩,艾伦·金斯堡的《嚎叫》,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等作品被称为“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作品,以奔放、自信、快乐、超越的精神批判中产阶级价值观。这些激进思潮对嬉皮士青年文化产生了很大影响,如在 20 世纪 50年代中后期这些思潮就在大学校内发展,60年代己经溶入大学生的生活。

由嬉皮士登上SDS前台,其行动特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将嬉皮士与政治抗议行动相结合。1968年美国民主党在芝加哥举行全国代表大会,学生从各地到那里举行街头抗议,举行各种演戏、展览、研讨会,抗议活动成了反文化运动的成果展示会,被命名为“生活的节日”。特别有趣的是其中一个活动是任命一头猪为总统,看似非理性,实际是反对当时的政治制度,又是理性的。

另一方面是性革命、吸毒的幻觉革命、摇滚乐的社会动员与乌托邦的群居公社生活。性革命是私人生活方式的革命,吸毒被称为幻觉革命,是一种获得身心自由和反叛清规戒律的表现,有它产生的原因,但其负面作用则不可忽视并在以后得到纠正。摇滚乐是20 世纪 60年代反叛文化的灵魂。20世纪 60年代初英国甲壳虫乐队来美国演出,征服了千百万青少年,他们也组成摇滚乐队举行一系列

大规模的演唱会。影响最大的是1969 年 8月在纽约伍德斯托克举行了三天、有20多个乐队、近50万听众参加的超大型摇滚乐音乐节,音乐节中青年们在雨水和泥泞中狂欢。摇滚乐震耳的声响、富于煽动性的歌词和疯狂的表演,恰好是年轻人最渴望拥有的感受,因此它迅速成为年轻人的文化和心声。群居生活历来就有,大多数群居者是出于宗教、经济或政治原因。嬉皮士群居公社则是不理会现实,以消极逃避来谋求解脱,以和平和社会实验的方式来表达对资本主义的批判, 探索一种无为而治,追求远比现存社会完美的类似社会主义的生活。到1970年,美国嬉皮士公社共计七千多个,其中城市和乡间分别为五千多个和两千多个,嬉皮士公社社员总人数在二三百万。美国学者奥托欧对公社评价:嬉皮士们“开创出一种与正统文化截然相反的生活方式:一种敬畏自然、信奉神秘、反对权势、珍视自由、提倡关爱、主张平等、崇尚精神、相信直觉、怀疑理性、轻视物质、强调感官享受的生活方式。”(王恩铭,2008)178

青年们打着红旗走上街头,希望建立新社会的理想没有兑现,但以特殊的风格实现了文化与生活方式的革命。首先以长发、奇装异服等外在形象来表示回归自然与自由。在思想上拒绝当时的政治制度,反对服从一切权威和传统性道德。在经济上贬低金钱的作用,心灵的自由,将尊重自然作为新社会伦理的核心。新文化认为个人行动的目的不是最大数量的财富、权力、知识,而是自我觉醒、自我实现,对自己的行动负责,“做你自己的事”。个人追求的不是得到世界,而是“把自己给予世界和他人。”(吕庆广,2005)334-336 伯明翰学派的杰出代表迪克·赫伯迪格28岁时出版名著《亚文化:风格的意义》,该书中写道:“至此,我们可以回到青年亚文化的意义中来了。因为,青年亚文化群体的出现,已经以一种惊世骇俗的方式标志着战后时期社会共识的破灭。”(迪克·赫伯迪格, 2009)

美国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在《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一书中,沿着韦伯的理论认为资本主义文化价值观中同时起作用的有两个中轴原理:一是劳作克己,即韦伯的新教伦理中的“禁欲苦行主义”;一是追求金钱,即桑巴特所谓的“贪婪摄取性”。贝尔称这两者为“宗教冲动力”和“经济冲动力”。随着科技与经济的迅猛发展,“经济冲动力”为所欲为,张扬到了极致,“宗教冲动力”耗尽了能量,宗教精神所代表的道德基础被彻底粉碎,文化发生了断裂。本是同根生的企业家与艺术家也分道扬镳。企业家贪得无厌,本能地维护稳定。艺术家则把“人”字一再“大”写,对功利主义和拜金主义挞伐不断。在这近百多年的文化过程中先锋派艺术家掀起了对正统文化进行批判的现代运动。(严翅君、韩丹、刘创,2011)许纪霖教授指出,西方崛起的背后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富强,另一个是文明,富强是躯体,文明是灵魂。在19 世纪到 20世纪上半叶,西方曾出现物质主义与国家理性携手走向全球野蛮扩张的文明歧路。这种以富强为核心的现代性,对人性的独特理解是追求自我保存、自我利益最大化的“生物人”,无异于一种野蛮的现代性,反文明的文明。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与文明内部的这种残缺性有关。

19世纪以来,世界就一直存在对正统文化进行批判的现代运动,其中就有青年的浪漫主义文化,到 19世纪中叶出现波西米亚文化,又有了“垮掉的一代”,下一代青年又承接波西米亚、“垮掉的一代”形成了嬉皮士文化。在“宗教冲动力”与“经济冲动力”的较量中,在富强与文明的互动中,青年曾经是维护宗教与文明的重要力量。当现代化出现重富强反文明、精神发展大大落后于物质发展引发精神危机的时候,正是青年形成重要社会力量的时候,是青年群体以惊世骇俗的方式高举文明的旗帜,成为反主流文化的主力。美国历史学教授西奥多·罗斯扎克1969年出版《反正统文化的形成》,该书提出,以理性主义为基础、以技术治理为特征、以物质主义为导向的现代工业社会成为学生反对和抗议的对象。 “年轻人背叛我们社会的行为之所以成为文化现象,而不仅仅是政治运动,是因为它所涉及的一切已远远超出政治原则的范畴。反正统文化关心的是人的自我意识,即试图改变自我、

他人和社会在人们心目中根本概念。”(王恩铭,2008)29-30紧接着 20 世纪 60年代青年的反文化运动,70年代在青年中兴起了后物质主义价值观。美国著名教授英格尔哈特对青年的这种文化现象进行了持久深入的研究,出版了《静悄悄的革命》《发达工业社会的文化转型》《现代化与后现代化: 43个国家的文化、经济与政治变迁》等著作,解释了大众文化的变迁是如何发生的,变迁的具体机制是什么,以及变迁后的文化又如何反作用于社会政治的发展。大众文化首先改变了普通大众参政的的态度与方式,这就充分说明了文化的重要作用。青年就是促进这种文化变迁的主体,显示了青年在推进现代化中的重要地位。20世纪 60年代的运动使现代化进入了后现代,青年继续以新的价值观推动历史。

参考文献

A.J. 汤因比、池田大作,1985.展望二十一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M].荀春生,朱继征,陈国梁,译. 北

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29-247.

埃德加·莫兰,2005. 反思欧洲[M].齐小曼,译. 北京:三联书店:25.

陈乐民,2007. 20世纪的欧洲[M].北京:三联书店.

程巍,2006. 中产阶级的孩子们[M].北京:三联书店.

丹尼尔·布尔斯廷,1993.美国人:开拓的历程[M].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译. 北京:三联书店:215.迪克·赫伯迪格,2009.亚文化:风格的意义[M].陆道夫,胡疆锋,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理安·艾斯勒,2009.圣杯与剑: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未来[M].程志民,译.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75.理查德·弗拉克斯,1979.青年与社会变迁[M].区纪勇,译.台北:台湾巨流图书公司.

吕庆广,2005.60 年代美国学生运动[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玛格丽特·米德,1988. 代沟[M].曾胡,译.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

乔恩·萨维奇,2010. 青春无羁[M].章艳,等,译.长春:吉林出版集团.

斯蒂芬·茨威格,2010.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M].舒昌善,译. 北京:三联书店:222.

王恩铭,2008.美国反正统文化运动[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严翅君、韩丹、刘创,2011.后现代理论家关键词[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37-38.

(责任编辑:李春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