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小妞电影”与青年女性观影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第一页 -

[摘要]近年来,以青年女性为目标消费群的影片在内地电影市场上频繁出现。以《小时代》系列影片为代表的该类型片在获得票房成功的同时受到多方的抨击。本文通过回顾与考察好莱坞“小妞电影”模式的发展历程及特征,分析现阶段国产“小妞电影”的构成要素,进而讨论其价值危机是单一现象,还是时代症候。在内地电影市场日趋多元化、类型化的情况下,以青年女性观众为主要电影受众的本土“小妞电影”应当通过大数据手段,与观众进一步协商,在满足日益增长的女性观影市场需求的同时,激发自身的原创性,淘汰肤浅媚俗的快速消费元素,强化积极的价值导向,发挥该类型电影扎根于本土市场的文化价值。

[关键词]“小妞电影”;类型片;亚文化;价值危机;青年女性观众

中图分类号:C913.68;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2-0013-07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2.002

近些年来,中国电影类型化的趋势日渐显现,《小时代》系列电影无疑是一个爆炸性的话题点,这部几乎照搬好莱坞“小妞电影”模式的影片,获得了可观的票房,但在口碑上褒贬不一,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2015年夏天,电影《小时代4:灵魂尽头》的上映标志着郭敬明导演的《小时代》系列电影的终结。然而,有关《小时代》的争议并没有因此而终止。许多人从价值观念、代际冲突方面去分析由《小时代》带来的“大、小”时代之争;同时,人们也在追问为何这样一部影片能够成为社会文化热点?“小妞电影”过度商业化了吗?这一类型影片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在娱乐化的同时是否还能传播正面的价值观念呢?

早在 20 世纪 90年代中期就有学者指出,种种迹象表明,我国当代文化已步入新的转型时期。经济的增长,带动了消费意识的膨胀;意识形态情结的淡化引起了人生意识的加强;昔日人们所热衷的严肃立旨和深度理性,已渐渐趋于倦怠,代之而起的是对表层感受的热衷(黄卓越,1993)。实际上,新千年以来,电影作为最为贴近大众的艺术形式,承担并实践着这一从大众心理态势到文化表征的转换。近几年来商业片市场的火爆,涌现了一批具有典型类型元素的类型片,其中一系列打着青春旗号的,以女主角的情感脉络为主线的影片纷纷上榜,诸如:《失恋33 天》(2012)、《北京遇见西雅图》(2013)、《滚蛋吧!肿瘤君》(2016)。纵观这些影片,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从影片故事的设置,还是从目标受众的选择上,都与20 世纪 90年代中期兴起于欧美的一种电影类型——“小妞电影”似曾相识。

一、“小妞电影”的特征

苏赞娜·福瑞斯与马洛琳·扬格编写的《小妞电影:电影中的当代女性》(2008)一书中,非

常谨慎地使用了“小妞电影”(Chick Flick)一词(Suzanne Ferriss & Mallory Young,2008)。因为最初这个词语是带有贬低女性的色彩的,“小鸡”(Chick)的指称将女人视为乳臭未干的、天真脆弱的,需要被呵护、被拯救的弱势群体,而为女性量身定做的这类影片,最初也被视为肤浅虚荣的、专为赚取眼泪而做的廉价通俗剧(melodrama),它们与专为同年龄段的(13 ~ 25周岁)男性观众所定制的巨片(blue bluster,如犯罪片、战争片、科幻片等,即那些大制作的以英雄主义故事为主线的影片)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然而随着第二次女性主义浪潮的到来,女性电影人开始执掌部分摄制电影的权力,女性的视角开始逐渐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维度。此外,电影市场对女性消费者也逐渐重视起来,女性平等权益的提高,使得更多女性有了独立的收入以支持自身的娱乐选择。经电影生产者与消费者的长期磨合,至此,“小妞电影”成为一种长盛不衰的电影类型。

尽管对“小妞电影”名号普遍认知的时间点是20 世纪 90年代中期,但玛丽·安·多恩在分析其产生背景时将源头追溯至20世纪三四十年代。她认为,当时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中,就有了最初的雏形(Mary Ann Doane,1988)。这种电影雏形是跨越类型边界的,并且不像其他早期好莱坞电影专为男人订制,而是同时为男人和女人创作的影片。事实上,许多电影研究者也承认,由于类型的流动性,“小妞电影”是一个难以定义的类型。若称之为类型,可能不如早期的西部片或者公路片那么元素单纯、显而易见;也不如“女性电影”一词这么界限清晰。但若称之为亚类型,则其所涵盖的片子数量之庞大,电影话语之多样性,又易削足适履,无法涵盖全面(丁珂文,2016)。于是,研究者们纷纷采取一种折衷的方式,一方面抓住“小妞电影”的精神内核,即把女性人生体验的那种相似性作为构成要件,将女孩儿的成长、女性的主体性认知作为最主要的议题。简单来说,“小妞电影”的目标消费群是女性。更有研究者笑谈这种电影对男士们毫无吸引力,只有在他们为了讨好女伴时才会陪同她们一起走进电影院观看此类影片(Hilary Rander,2011)。在最新的韦伯斯特字典(Webster’s Dictionary)上,词条“Chick Flick”是这样写的:一种专为女性订制的多愁善感的(愚笨的)影片,通常不受男性欢迎。

不少欧美电影研究者已经将“小妞电影”的类型元素进行了公示化的罗列,综合多方观点以及对好莱坞类型片的把握,其公式化特征如下:

1.目标受众群为女性,观影者的年龄通常小于25 岁; 2.影片内容通常涉及时尚、职业、都市生活(如《时尚女魔头》《欲望都市》《律政俏佳人》);或是改编自畅销的流行少女文学(Chick-lit,如《暮光之城》系列改编自同名畅销吸血鬼小说,作者是生于 1973年的斯蒂芬妮·梅耶,她自称专为女性写作);

3.影片中的角色设置也有其特征,如:喜欢运用一个不可靠的、易犯错的、相对脆弱的女性为女主角,勾画一个资质平平的原型(易引起观众共鸣,如《BJ单身日记》《公主日记》等);在第一女主角身边,通常会设定一个“女人帮”的友谊集团,而通常这个集团包括女主角在内一共有四个人(如《欲望都市》《牛仔裤的夏天》等);

4.故事模式上,讲述一个“野鸡变凤凰”的故事,或是在工作上,或是在爱情上,最终通过“改造自我”,获得“重生”。

二、国产“小妞电影”现状与《小时代》“粉丝电影”现象

综合好莱坞的“小妞电影”的模式特点,对照中国近年来扎堆出现的青年女性影片,不难发现都或多或少有“小妞电影”的特征(见表1)。

由此可见,“小妞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实际上早在2009 年,由章子怡担任监制,并联合范冰冰等当红明星主演的《非常完美》就已经直接打出了“小妞电影”的旗号。然而,“小妞电影”真正引起国人瞩目,还是要从2013年暑期档热映的《小时代》《小时代2:青木时代》系列电影说起。同类型的影片也在2013年呈现了井喷式的增长。《小时代》系列的前两部电影先后于 2013 年 6 月 23 日、2013 年 8 月 8日公映,电影时长均为116分钟,票房分获 2013 年暑期票房榜单第二名(48440 万元)和第六名(29720万元),累积票房收入高达7.8 亿人民币。从该系列电影的导演,也是少年成名的人气青年作家郭敬明的微博中得知,两部电影实际上是同期拍摄制作的套拍片,两部播出时长合计长达近4小时的影片拍摄周期只有短短的79天。这些字面上悬殊的数字令人咋舌。甚至有评论直接指责《小时代》的多个场景照搬《时尚女魔头》(The Devil Wears Prada)中的设置。人民日报更是发文指出不能纵容“《小时代》们”的出现,意在批判其电影中表现出来的物质消费,奢靡之风(刘琼,2013)。

与评论界一片讨伐声不同的是,在郭敬明的该条微博下面,则大多是粉丝们期待或赞扬的声音。这条发于 2013 年 2 月 4日的微博,收获了 42,855 次转发,17,664 条评论,3706次点赞(统计时间截止于 2017 年 2 月 6 日21∶45)。随后郭敬明在微博中频频以单人剧照、花絮、预告等等形式对该影片进行宣传。在4 月 25 日 00∶05分发布的微博中,郭敬明列出了下面的一组数据,“《小时代》前导预告片单日记录:昨天凌晨发布后24小时内,预告片转发12万余次,评论3万余次,阅读点击3789.7万余次。”并无不煽情地表示“昨天晚上发布完之后,在凌晨万籁俱寂的深夜,我呆坐在电脑面前,看着转发和评论的数字恐怖地疯涨,我五脏沸腾的同时却出奇的平静,眼眶很胀,太多的情绪不知道如何表达。谢谢你们。”而粉丝们的评论也几乎完全与之相呼应,如:

@鹿倩雅LQY:从公布你要拍#电影小时代#开始我就关注着,每天看你和主演们的微博想知道又有什么新动态,直到现在,谢谢你把这个梦变成现实,把他们鲜活的呈现在我们面前。6.27我们电影院见。(2013-06-12,00∶07)

@Diamant-:真的很期待,期待着高考结束,期待着走进电影院,期待着小时代,陪我走过了这么多年,感谢那些逝去的青春里,能有你在。 (2013-05-01,13∶36)

@写封告白信给最好看的你:6月27中考已经结束了。我们几个好基友好丽友正好可以一起去看。(2013-04-28,21∶25)

《小时代》这部由青春小说改编而来的电影,获得了小说读者粉丝群的追捧。“预售(preselling)”的推销程序:即利用畅销书、走红影星和电影类型以及电影公司控制的影院做宣传,告诉人们应该期待什么(苏珊·海沃德,2013)。它在该部影片的宣发过程中不光奏效,甚至达到了引人侧目的效果,以致于该系列影片在票房飙高之后也被评论界扣上了“粉丝电影”的名号。而由粉丝们的评论可见,相较于没有看过原著的“70后”“80后”影评人,他们更多地呼应着自己的偶像,并将偶像写作的文字、制作的影像投射入自己的生活,更易为相关的娱乐产品买单,甚至对其制作水准和质量有着相当的包容度和排他性。“高考”“中考”字样的频繁出现,也让我们认识到,这一批“90 后”乃至“00 后”的粉丝,13 ~ 25岁的年龄群体才是此类电影的真实受众,这也与好莱坞“小妞电影”对于其受众的年龄划分不谋而合。

三、《小时代》的价值危机与青年女性观众的接受策略

《小时代》之所以在评论界卖座而不叫好,除了电影本身故事讲述上的漏洞、拍摄技术上的缺陷以外,其宣扬的令人担忧的消费主义价值取向也是重要原因。尽管创作团队一再呼吁观众还可以去看故事背后的美好友情、励志奋斗。而电影直接展示的,仍是满眼的名牌“logo”,几千块钱一只的玻璃杯,昂贵而易碎的物质化美梦。这部被“90后”“00后”追捧的影片,在“70后”“80后”影评人眼里变得不堪入目。价值观念上的代际冲突昭然若揭。在对浮华都市时尚元素所堆砌的场景空间过度渲染之下,“小妞电影”核心——女性主义的主体被弱化了。由于缺乏叙事“原型/原创”特质,人物形象趋于扁平化、符号化,镜头语言也出现了过分加长偶像特写,只关乎影像华美而不在乎叙事逻辑的情况。可以说这部系列片,完全模仿了好莱坞“小妞电影”的营销模式,即改编自畅销小说作品、当红明星加盟、网络营销预热、粉丝群体培养的“预售”模式(Steve Neale & Murray Smith,1998)。这些影片还糅杂了过多的导演个人色彩,也即导演们过于轻易地将个人化的物质主义追求通过电影兜售给了年轻观众群体。

本研究分别对两所高校(一所为北京地区一本院校、一所为华中地区三本院校)以及一所高中(地处西部地区三线城市)的数位女性学生进行了相关访谈与问卷调查,她们对《小时代》以及近年来其他“小妞电影”的点评,从另一个侧面展示了青年女性观影者的主观意识与接受策略(见表2)。

支持还是出于从众娱乐的心理,都走进了影院。然而该系列影片明显后劲不足,因为“拖快进条”是许多观众对后几部影片的网络观看方法,他们已经无法忍受堆砌式的电影画面和无休止的煽情情节。有受访者表示,自己是出于好奇心想看看《小时代》系列到底“烂到什么程度”而去观看的。不得不承认的是,郭敬明作为一名从新千年之初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成长起来的偶像级青春作家,其粉丝群体横跨“80/90/00后”。同一时期的“现象级”偶像还有受访人提到的“周董”周杰伦,该受访人表示,“《天台》和《小时代》差不多同时上映,都是我的青春时代呀,都要看!”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联之紧密,正中电影宣发者之下怀。

对于评论界所诟病的价值危机,多位被访者表现得不置可否。更有被访者提出反问:“价值观?你是想说他的价值观拜金吗?可是谁不喜欢有钱颜值又高的呢?电影里那些衣服包包真的挺好看的。”“电影里还是有很多关于友情的细节的,她们四个之间的感情真的非常好,郭采洁完全符合我对顾里的想象,我开始觉得她太小清新了肯定演不出女王范儿,但是没想到真的不错,完全路转粉。”从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出:一方面,她们表现出对电影勾画的奢华生活的向往,但另一方面,她们也大都明了影视作品、小说文学与现实生活的差别。符号化的物质生活画面对于她们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蒙太奇效果,是间接移情,只是让自己暂时从现实生活中抽离开来的一种想象和娱乐。“买不起但看得起”成为她们的一种说辞,喜欢看“有钱又颜值高”的明星演绎的故事,不代表现实生活中她们一定去追求类似的生活,这才是她们较为一致的观点。《小时代》之价值危机在观影者看来,并没有批评者所说的那么严重,观影者并非是全盘接受的“群氓”,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普遍提高,大部分观众是接受过一定教育从而能够区分影视作品与现实生活的青年知识女性。

价值观念的输出与接受是她们观影过程中的一个部分,但并非观影者最为重视的维度,相较于评论界的敏感,观众对于所谓导向的信息显得更为钝感。而演员够不够符合她们的心中所想,“小鲜肉”(指年轻的男演员)够不够帅,故事够不够吸引人,有没有触动她们人生体验的细节之处,节奏够不够恰到好处(需不需要拖着进度条加速观看)等等问题,才是她们观影中最为在意的地方。

四、国产“小妞电影”的调试策略与大数据时代的受众协商

类型片电影之所以获得成功,在于它将人生体验的那种相似性作为自己的构成要件。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至今,已经到了需要电影工作者、制片人在制作电影初期就着力定位观影人群的阶段。女性,特别是青年女性的观影需求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市场,应当有专属于她们的影片出现,“小妞电影”因而在此阶段应运而生,这是顺应电影市场法则的表现,有助于推动类型化电影生态的发展。与此同时,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使得类型片的预售模式有了更为强大的数据支撑。社交网络、移动媒体的大量涌现,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网络使用者的低龄化,更有利于制片方抓取潜在观众信息,预测其喜好。技术为电影制作方提供了便利,然而作为一个文化产品,电影的核心竞争力仍是其原创性。同时,不可回避的是,作为一个大众文化产品,其价值观念也应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

如图 1所示,“小妞电影”的票房占比在2013 年出现井喷式增长,达到16.8%,其中该年度引起热议的《小时代》系列电影“贡献”最大。2014至 2015年逐渐趋于稳定,票房占比上有着14.5%、14.6% 的不俗表现。但是,在 2014 至 2015年,“小妞电影”在影片数量上有一个较大幅度的增长,但其票房占比却基本持平。市场需求总额并没有改变,单个影片的收益则被瓜分了,很难出现《小时代》那样的“现象级”票房高潮。可以说,市场对该类型影片逐渐趋于理性,很难发生仅靠简单的明星效应、粉丝买单就可以支撑一部影片的现象了。在电影制作方和观众的多次交涉下,即“小妞电影”的类型群逐渐形成的过程下,观众可以自主选择自己喜欢的电影,那些元素过

度重复、制作水平粗糙的影片将自然被市场淘汰。实际上,中国电影市场上受欢迎的影片类型依旧比较单一,大量的市场份额仍被好莱坞的大片所占据。“小妞电影”只是多种类型影片中的一种,从票房上来讲,与那些大片远不是一个数量级。纵观2010 ~ 2015年度中国票房排行榜,我们会赫然发现,排名前五的,只有一部是国产影片。在位居榜单前10名的影片中,国产影片和好莱坞大片五五分成。上榜的五部中国影片,《捉妖记》《西游降魔篇》这两部奇幻类型作品以特效著称,另外三部均是相对小成本的喜剧作品。《小时代》系列影片4部累计的总票房,亦无法跻身前三。具有“小妞电影”元素的影片,在其兴起的这五年间,票房上并不算强势。

在如今的大数据环境下,我们每一个人几乎均以个性化、立体化的方式存在。普罗大众不再是一概而论的“群氓”,而是有着其独特生活轨迹、个人偏好、购买习惯的独立个体,有着多重文化身份的人。这种早在19 世纪 30年代,就被雷蒙·威廉斯捕捉的“大众观察”视角(雷蒙·威廉斯, 2011),如今借由技术创造着资本与价值,商家的生产定位,广告的准确投放,媒体的发展都离不开它。类型片借助预售模式也从中收益颇多。在百花齐放的思想指导下,我们已经允许“小妞电影”作为多元化电影市场的一员而存在。从市场需求上来讲,“小妞电影”仍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因为从长期来看,青年女性消费群体日益高涨的观影热情,会助力这一类型影片的发展。从价值取向来讲,我们所诟病的“奢侈病”“物质化”,带有伴随着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济快速增长所产生的价值扭曲。经济的高速增长,物质的丰沛乃至过剩,与文化上的单一形成对比。此时此刻,正是需要多元文化对人们的精神生活进行补充,时尚类的“小妞电影”是一条捷径,恣意青春类的“小妞电影”只是一种情感上的宣泄和怀旧,以及一些流于表面的、易被捕捉的小情绪而已。

五、结语

“小妞”需要成长,女性若只停留在物质追求和青春想象当中,将无法摆脱现实的困局。电影作为一个文化产品、一个梦想的载体,电影人作为造梦者,有责任也有义务更多地带领观影人共同反思人生、考察社会。中国电影的生产者选择模仿好莱坞“小妞电影”模式,无疑是看中了可观的女性观影市场。当前,中国电影应当在新时期借助大数据手段去分析这一人群的需求,将内地的青年女性电影进一步细分,从而衍生出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小妞电影”,提炼与时俱进的价值观念。“她经济”下的“小妞电影”为女性观众创造了自我观察的机会,使她们获得了作为消费者的主体性。观影

经验是一种意义生成的过程,而意义是由受众和文本相结合而产生的,受众在意义的生成中亦具有主动权。女性观众在观看看似肤浅的“小妞电影”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味地消遣和接受,在某种程度上,她们也能运用自主性来解读电影文本,她们对于这一文化产品的消费很有可能也有着自己的抵抗和挪用策略。《小时代》的价值危机是单一现象,还是时代症候,不应过早地妄下定论。国产的“小妞电影”尚在起步阶段,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试水,群体性地忽视了主体性意义的挖掘。然而,可以期待的是,在电影制作方和观众的多次交涉下,“小妞电影”类型将随之分化和演变,观众自主选择后的电影市场,将会呈现不同的面貌。那些元素过度同质化、制作水平粗糙的影片将自然会被市场淘汰。一个成熟健康的电影市场,类型的多元化是人们所乐见的,中国本土的“小妞电影”需要靠原创性和价值原生性抢占市场。电影工作者也应有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时代责任感,以生动的艺术形象、接地气的故事剧情来关照生活、升华价值,创造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类型影片。

参考文献

丁珂文,2016.试论国产“小妞电影”的明星生产机制与调适策略——基于白百何近年来主演的数部影片[J].当代电

影(4):147-150.

黄卓越,1993. 转型与娱乐[J]. 中国广播电视学刊(5):109-110.

刘琼,2013.人民日报评《小时代》:“小”了时代窄了格局矮了思想[N].人民日报 .2013-07-16.雷蒙·威廉斯,2011. 文化与社会:1780-1950[M]. 高晓玲,译. 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342-346.苏珊·海沃德,2013.电影研究关键词[M].邹赞、孙柏、李玥阳,译.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30-233.

HILARY RANDER,2011. Neo-Feminist Cinema:Girly Films,Chick Flicks and Consumer Culture[M]. Routledge:

191-195.

MARY ANN DOAANE,1988.The Desire to Desire:The Woman′s Film of the 1940s [M].Bloomington:Indiana Uniersity

Press:15-18.

STEVE NEALE & MURRAY SMITH,1998.Contemporary Hollywood Cinema[M].London:Routledge:46. SUZANNE FERRISS & MALLORY YOUNG ,2008. Chick Flicks:Contemporary Women at the Movies[M]. Routledge:5-8.

(责任编辑:李春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