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穗港澳青年发展观基本特征与差异性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第一页 -

邓智平

[摘要]本研究依托于2015年“青少年价值观调查”的问卷数据,从社会经济发展观和环境保护观两个层面分析穗港澳青年发展观的基本特征,并对穗港澳三地青年发展观进行了差异性比较分析。研究发现:穗港澳青年在不同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环境下形成了既具共性又有特性的发展观,三地青年中七成持有相同的环境保护观,认为环境保护应该优先,不能因为追求经济增速牺牲环境。在社会经济发展的侧重点和关注度方面穗港澳三地青年发展观差异明显,广州青年发展观同质性较强,看重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但社会参与、政治参与意识不足;香港青年发展观较为复杂,看重言论自由和决策参与,但对国家认同和关注不足;澳门青年发展观多元化特征最为突出,既看重经济发展也对其他社会政策和政治权利表示关心。[关键词]穗港澳;青年;发展观;基本特征;差异性

中图分类号:D432.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2-0098-07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2.013

一、问题的提出

发展观的研究由来已久,很多文献对于发展观的世界演变及中国发展观的演变进行了梳理和研究,特别是对当代我国的科学发展观的阐述,比如范燕宁等(2004)研究邓小平发展理论与科学发展观的关系。但专门针对青年发展观的研究还不多见,学者常将发展观纳入青年价值观一并研究,比如涂敏霞与刘艺非(2016)研究新媒体时代青年价值观的变化情况,许灿荣等(2015)研究青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研究对象包括农村青年、大学生群体等。研究方法以问卷调查为主,涉及青年对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看法和认识。同样,针对穗港澳青年发展观的对比研究也不多见,虽然穗港澳青年及其价值观的对比研究已成为中国青少年研究,特别是广东地区青少年研究的一项常规化研究课题,但研究成果还比较陈旧,多见于2000年前的研究(杜淑冰、谢惠娟,1999),直至近年来才重新得到重视(涂敏霞等,2016;李龙,2016;孙艳等,2015)。但对比研究中所涉及的青年发展观问题仍然有限,系统性研究青年对“发展是什么,为什么发展,怎样发展,如何评价发展”的看法和观点的文献还较为缺乏。

近年来,“香港占中”“反水客”等一系列事件的爆发反映出少数香港青年中华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的离散倾向(陈振波,2015),引发社会各界对港澳青年价值观和发展观的高度关注,此时研究港澳青年的发展观既及时又迫切。而选取与港澳地理位置毗邻,文化同源的广州进行比较研究,能更清晰地辨识港澳青年发展观的特征,对充分了解三地青年发展观现状具有重要意义,也能为三地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和决策参考。

本研究依托于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及“青少年价值观调查”课题组于2015 年面向广州、

香港、澳门三地青少年(15 ~ 34岁)开展的价值观问卷调查所获取的相关数据资料。该调查在穗港澳三地分别抽取了941 名、726 位和 552位青年进行问卷调查,对穗港澳青年价值观的整体情况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该次问卷主要调查了青年发展观的两个方面内容:一是青年的社会发展观,主要了解青年对当前社会经济发展中最重要和第二重要事项的选择,反映青年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关注点,对“发展什么”问题的认识和看法;二是青年的环保观,主要了解青年对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发展关系的选择,反映青年的环保意识和发展态度,也即对“怎样发展”问题的认识和看法。

二、穗港澳青年发展观基本特征

(一)广州青年发展观的基本特征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广州青年发展观,无论是社会发展观还是环保观都有较高的一致性。在社会发展观方面,广州青年重点关注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但社会参与、政治参与意识关注不足。他们对当前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事项选择最多的“维持国内秩序”,占比达34.4%,第二重要的选择最多是“稳定经济”,占比达25.6%;对“保障言论自由”和“在重要的政府决策上有更多发言权”的选择最少,占比分别仅为5.5% 和9.6%。不同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和职业的青年对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和第二重要的主要选择基本保持一致,但也存在某些细微差异。比如相对于男性,女性对“打击犯罪行为”和“控制物价上涨”的关注度均高于男性;不同年龄青年对“维持国内秩序”和“稳定经济”的首位排序有差异,25岁及以下青年认为第一重要的是维持国内秩序,而25岁以上的青年更加看重“稳定经济”;不同受教育程度和职业的青年对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首位选择也有差异,除了大学本科青年外,青年学历越高越倾向于“稳定经济”。相对于在校青年,从业青年也普遍更重视“稳定经济”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作用(见表1)。可见,广州青年的社会发展观状况与青年所处的人生阶段有很大相关,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高、步入社会时间越长的青年往往对经济发展的关注度越高,因为他们面临得更多的是生存和生活问题,国家经济的发展与他们的日常工作生活有更为直接的关系。

在环保观方面,广州青年的环保意识较强,持绿色发展观和可持续发展观的人居多。71.4%的青年认可“环境保护优先,即使因此有可能放慢经济增长速度和增加失业”;不过也有占比不小的一部分青年(占22.9%)认可“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优先,即使因此有可能使环境遭到一些破坏”;另外5.7%的青年表达了其他不同的看法,主要是认为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应该同时发展,同样重要。

(二)香港青年发展观的基本特征

调查数据显示,相对于经济发展和国家秩序,香港青年对诸如言论自由、更多决策参与权等的政治权利更为关注,他们认为在“发展什么”的问题上,政治权利的发展要优先于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香港青年在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选择上更倾向于“保障言论自由”和“维持国家秩序”,占比分别为 24.1% 和20.2%;其次是“在重要的政府决策上有更多的参与权”,占比为18.0%;选择“稳定经济”的青年占比为15.6%;而“控制物价上涨”和“打击犯罪行为”占比都约为11%。从“第二重要”的选择结果来看,选择“保障言论自由”“稳定的经济”,以及“在重要的政府决策上有更多的参与权”的青年仍然占有较大比重(见表2)。与过去相关调查研究结论相比,香港青年的社会发展观有明显转变。香港青年协会2009年的“香港青年价值观指标”调查数据显示,香港青年认为社会稳定比民主发展更为重要的被访者占比为63.3%,认为民主发展比经济发展更为重要的受访者占比为36.5%;同意个人自由比社会秩序重要的占比为19.7%(安国启、邓希泉,2012)。

具体到不同特征青年的社会发展观,调查结果呈现出更为复杂多样的状况,各类青年对国家秩序、经济发展和政治权利的重要性认识不尽相同。主要表现为:一是男性更关注政治权利的重要性,女性更关注国家的秩序。在最重要问题的选择上,香港男青年中26.2%的选择“保障言论自由”,而女青年有 22.9%的选择“维持国家秩序”。二是以20 岁为分界线,20岁以下青年更重视国家秩序的稳定;20岁以上青年更重视“言论自由”和“政策参与权”,对“维持国家秩序”的重要性认识不高,尤其是 26 ~ 30岁青年中仅有 7.0%的认为“维持国家秩序”最重要,占比排序在最后。三是受教育程度越高的青年对政治权利越关注,对“维持国家秩序”和“稳定经济重要性”的关注度相对更低。四是不同职业身份的青年,社会发展关注度各不相同,中学生最重视“维持国家秩序”,大学生最重

视“保障言论自由”,从业青年最重视的是“政府决策上更多的参与权”(见表2)。可见,香港不同特征青年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关注点游离在国家秩序和保障言论自由等政治权利之间,青年对两者孰轻孰重的选择基本以年龄为20岁和受教育程度为大专作为分界线,呈现出一分为二的发展观现状。

在环保观方面,香港青年普遍具有较高的环保意识,但也有近三成的青年更看重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其中,67.5%的香港青年认可“环境保护优先,即使因此有可能放慢经济增长速度和增加失业”;27.3%的青年认可“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优先,即使因此有可能使环境遭到一些破坏”;另外5.2%的青年持其他看法,如环境保护、经济增长和就业应当同步发展。

(三)澳门青年发展观的基本特征

本次调查数据显示,澳门青年的社会发展观多元化特征比较突出,青年在对经济社会发展哪个最重要的选择上的占比分布趋于平均,六个备选项都有超过10%的青年进行了选择。当然,澳门青年对“发展什么”的看法也有所偏重,选择相对更多的是“稳定经济”,占比20.5%;其次是“维持

国家秩序”,占比19.8%;而在“打击犯罪行为”“控制物价上涨”以及“保障言论自由”三个方面,也有 15%以上的青年进行了选择。在“第二重要”的选择上,“稳定经济”“打击犯罪行为”和“保障言论自由”依次排列前三位。结合不同特征青年的社会发展观情况来看,澳门各类青年对经济社会发展重要事项的选择也呈现多元化态势。比如,男性更重视政治权利,而女性更关注国家和社会秩序; 20岁以下青年更关注“国家秩序”,21 ~ 25岁青年更关注稳定经济和保障言论自由,25岁以上青年更关注“稳定的经济”及“国家秩序”;初中及以下青年看重“保障言论自由”,高中青年看重“控制物价上涨”,大专及以上青年看重“稳定经济”;不同职业身份的青年对经济社会发展重要性认识也不同,中学生认为“国家秩序”和“打击犯罪”最重要,大学生认为“稳定经济”和“维持国家秩序”最重要,从业青年则认为“稳定经济”和“保障言论自由”最重要(见表3)。

在环境保护方面,澳门青年具有较强的环保意识,70.1%的青年认可“环境保护优先,即使因此有可能放慢经济增长速度和增加失业”;24.9%的青年认可“经济增长和就业增加优先,即使因此有

可能使环境遭到一些破坏”;5%的青年持其他看法,大体上认为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要同步发展。

三、穗港澳青年发展观的差异性及原因分析

(一)穗港澳青年发展观的特征比较通过对穗港澳三地青年发展观基本特征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三地青年发展观既有趋同的共性方面,也有存在特性的差异方面,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广州青年发展观一致性较高,港澳青年发展观多元化特征更明显。从对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六个备选项的选择占比情况,我们发现,广州青年占比的分布呈现明显的两端分化情况,最高的34.4% 与最低的 5.5%之间,差距达到28.9%;而港澳青年在六个事项的选择分布上更显得均衡一些,比如香港最高占比 24.1% 与最低的 11.0%,差距为13.1%;澳门青年的选择分布最为平均,最高占比与最低占比之间的差距仅为8.8%。

二是广州青年更偏重国家稳定和经济增长,而港澳青年,特别是香港青年对于政治权利的关注度更高。从前面的分析中,我们发现穗港澳三地青年对“发展什么”的回答有较明显的差别。在对“维持国家秩序”和“稳定经济”等相关民生的社会政策抑或是“保障言论自由”和“重要的政府决策上有更多的参与权”等政治权利,哪个更为重要的看法上,广州青年与港澳青年反差明显。特别是青年中的大学生群体,这种反差愈加突出。其中:“维持国内秩序”的重要性上,广州与港澳大学生差距达到 20%以上;“保障言论自由”的重要性上,广州和港澳大学生差距也接近20%;“重要的政府决策上有更多的发言权”重要性上,广州与港澳大学生的差距达到10%以上。另外,在追求稳定的经济方面,广州与澳门青年看法一致性较高,而香港青年对与经济相关的事项关注度都不高,比如大学生中仅有 14.2%的认为稳定的经济最重要,仅有7.4%的大学生表示要控制物价上涨。

三是在环保问题上,穗港澳三地青年普遍持有绿色发展观,但环保意识都有待进一步提升。在对环境保护和经济增长之间该如何取舍的发展问题上,穗港澳三地青年的看法都具有高度的趋同性。这一趋同性也被学者称为世界趋同性,这是由于当前世界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需要面临同样的发展问题。由于如何理解环境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已成为全球讨论的话题,这个共同关注点的存在导致了主体间价值目标的相对靠近,更进而导致世界青年价值观的趋近。因此,穗港澳三地青年对环境保护具有同样的关注度也是世界发展的必然。

(二)穗港澳青年发展观差异性的原因分析

观念是对社会环境的适应性反映。发展观的形成与其所处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发展环境密切相关,穗港澳青年的发展观之所以存在共性和特性,也是源于各自所处发展环境的趋同和差异。

发展观上的共性,诸如环保意识和对稳定经济重要性的关注等等,一是源于世界趋同性的必然。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已经引起全世界的关注,青年作为时代先锋,对环保更加敏感;同时,稳定的经济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二是源于三地文化本源的一致性。穗港澳三地地理位置趋近,自古以来传承的都是岭南文化。虽然有某些历史因素和特殊因素的影响,但是文化的同根性和认同性则没有改变。其中最突出的特点是同族、同语言、同民俗、同生活方式、同伦理观念和文化性格,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思维定势和观念倾向的趋同。在文化同源的前提下,发展观和价值观的趋同也成为必然。

发展观上的特性,究其原因不外乎穗港澳三地在“一国两制”政策背景下经济、政治、社会、文化上具有各自的特征。有学者就曾总结穗港澳三地青年价值观差异的原因为“有限度的改革开放与完全开放的自由港政策、单一的岭南文化和中西文化交融的多元混合型文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夏泉、章琰,2009)。具体来看:

一是三地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及趋势存在差异。相较于港澳地区经济先行发展而言,包括广州在内的内地大部分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起步都稍晚一些,当香港在20 世纪 60年代处于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期时,广州尚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虽然改革开放以来,广州经济社会也持续高速发展,成为国家中心城市,但与港澳间还有一段差距。自然,广州青年对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的关注度必然很高。对于香港,长期以来的经济繁荣反而使得青年对这种状况有适应性和认同感,尽管目前香港经济竞争力也较过去大不相同,但青年对经济的关注度并不高,很有可能是香港青年把就业等经济问题归因到政治问题。澳门近年来经济受多种因素影响连续下滑,目前正处在高速增长期向中高速平稳增长期过渡阶段,经济的下滑使得澳门青年有了很大的危机感,因此会对“稳定经济”有更多关注。

二是不同的文化氛围直接影响青年发展观。虽然说穗港澳三地在文化底蕴上是同根同源的,但文化也是在不断发展和变迁的,三地青年生活所处的文化氛围存在较大差别,因此也导致了不同的社会发展观。对于广州青年来说,对他们影响最深远的是广府文化。广府文化作为一种原生型感性世俗文化,其基本特征就是“重商、开放、务实”,广府人与重商传统相适应,政治意识淡薄,经济意识浓厚,学术上讲究经世致用而不尚空谈,因此广州青年对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这类务实的民生政策更加看重,对于政治性的社会参与反而不积极。对于香港青年来说,由于长期处于港英殖民教育下,港人普遍缺乏祖国知识教育和民族情感的培育,因此港人的国家和民族认同感要淡薄一些,对于“维持国家秩序”这类问题自然就不会重视。另外,由于受到西方式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影响,部分青年学生对西方选举民主盲信盲从,尤其是“占中”事件对香港青年影响很大,因此有占总体24% 的青年,特别是青年大学生更关注“保障言论自由”及“更多决策参与权”。对于澳门青年,虽然和香港一样,处于中西方文化交融的氛围影响下,但与香港不同的是,澳门大众政治文化很少受葡萄牙文化控制,澳门学者刘羡冰就指出“四百年来,西方思想在澳门与东方传统伦理道德相遇,而没有造成破坏性的文化影响”,因此澳门青年发展观更为多元均衡。

参考文献

安国启、邓希泉,2012. 新世纪中国青年发展报告(2000-2010)[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46.

陈振波,2015.增强中华文化认同,提升香港青年的历史责任意识[J].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6):81-84.杜淑冰、谢惠娟,1999.穗港青年“国家与民族”观念比较研究[J].青年探索(2):4-7.

范燕宁、邱耕田等, 2004.邓小平发展理论与科学发展观[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90.

李龙,2016.港台青年国家认同的三维分析[J].中国青年研究(2):5-10.

孙艳、马素伟,2015.香港青年发展问题透视与应对策略研究[J].中国青年研究(11):50-63.涂敏霞、李超海、孙慧,2016.趋同与分离:穗港澳三地青年价值观的比较分析[J].青年探索(2):88-100.涂敏霞、刘艺非, 2016.新媒体时代青年价值观的嬗变——对广州青年价值观的趋势研究[J].青少年研究与实践(1):

85-96.

夏泉,章琰,2009.港澳回归后穗港澳大学生“国家民族观念”比较研究[C]//改革开放三十年与青少年和青少年工作发展研究报告——第四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暨中国青少年研究会优秀论文集(2008).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358-371.

许灿荣、徐喜春,2015.新媒体环境下青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研究[J].青年探索(1):19-23.

(责任编辑:罗飞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