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意阶层的职业选择:来自体制与父代的影响

Youth Exploration - - 目录 -

[摘要]本文运用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佛罗里达的创意阶层理论,采用职业分析方法,分析了中国创意阶层的职业流动情况。运用2013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CGSS),采用二项logit和多项mlogit模型分析发现,教育程度、阅读习惯和工作的自主程度几乎都具有显著影响。加入体制因素后发现,在体制内和体制外,成为创意阶层具有不同的影响机制。在体制外,农业户口、工作年限越长的男性更有可能成为创意阶层。此外,父亲的职业地位对体制内的子代能否成为创意阶层具有显著影响。母亲的职业地位虽然没有显著影响,但通过母亲的受教育程度,也影响着体制外的子代的职业选择。[关键词]创意阶层;职业流动;体制因素;父代影响

中图分类号:D0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3-0066-10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3.008

一、问题的提出

美国社会学家C.莱特g米尔斯在其社会学经典著作《白领:美国的中产阶级》中,描绘了当时美国新中产阶级的处境,白领是这个新中产阶级的主体。从著作所描绘的白领世界中,人们可以“寻觅到20世纪生活的基本特征”(Mills,1951)。这些白领在理性化的科层制之中,陷入工作异化和地位恐慌,仅能通过闲暇活动来摆脱乏味的工作。半个多世纪以后,一位美国经济学家出版了另一部著作《创意阶层的崛起:它如何改变工作、休闲、社区与日常生活》(佛罗里达,2010)。现在已步入知识经济和创意的时代,新的社会变迁催生出一个新的职业阶层,这就是创意阶层(Creative◎Class)。通过该著作的描绘,创意阶层的时代已呼之欲出。想寻觅21世纪生活的基本特征,就应该走进创意阶层的世界。

在当下的中国,创意空间已打造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名片,比如北京的798艺术区、上海的M50创意园区、深圳的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广州的信义国际会馆、太古仓码头、T.I.T创意园、红专厂艺术区和1850创意园等(Zielke◎ &◎ Waibel,2014)。全国众多高新技术区和创意产业园开始蓬勃发展,产业发展最重要的一环无疑是对科研和创意人才的争夺。国内对产业转型和产业升级喊得震天响,但对驱动创新的人才本身却缺乏细致深入的分析和研究,而这正是本文关注的重点。

创意是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而创意来源于创意人才知识的厚积与灵感的薄发。创意产业首次出现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澳大利亚。英国是创意产业最为发达的国家。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英国文化、媒体与体育部就成立了名为“创意产业特别工作组”的组织(Howkins,2005)。创意产业最初是作为后工业发展的一种模式得到推崇,人们主要注意到它对创造就业岗位和增加经济附加值的贡献。后来,人们开始考虑创意对整个经济的贡献。

中国要真正赶超发达国家,必须借力于创意产业和创意人才。中国是后发国家,现在正经历着当时欧美国家所经历过的历史过程,新的专业阶层和管理阶层也处在崛起和壮大的过程之中。中国的阶层结构正在经历深刻的变化。中国创意阶层具有不同于国外的特点,他们要受制于体制因素,体制

内和体制外具有不同的职业流动模式。本文选择从创意阶层这个角度切入,分析创意阶层所具有的社会学特征,以及父代职业选择对子代是否选择创意职业的影响。

二、创意阶层的概念和理论分析

(一)创意阶层的概念界定

◎ 1875年,“创意”(Creativity)作为抽象名词在英语中首次出现。20世纪前期,出现了“创意教育”“创意销售员”等用法,并出现讲授创意写作的课程。在20世纪中叶的现代西方国家,方才出现创意的现代用法(Hartley◎ et◎ al.,2012)66。创意可以简单定义为:具有一种新的想法。它具有四大标准:个人化的、原创的、有意义的和有用的(Howkins,2005)118。

因应创意时代的呼唤,理查德g佛罗里达在21世纪初提出了创意阶层的概念。他给出的定义

是:创意的经济性需求所催生出来的新阶层(阶级),这就是创意阶层(Florida,2004)8(佛罗里达,2010)9。

佛罗里达(2010)认为,创意阶层包括两种类型的人员。一种是“超级创意核心群体”(Super◎ Creative◎Core,下面简称“创意核心”),一种是“创意专家”(Creative◎Professionals)。创意核心包括科技与工程、建筑与设计、教育、艺术、音乐和娱乐等领域的工作者,他们的经济职能是创造新理念、新技术和(或)新的创意内容。他们包括科学家与工程师、大学教授、诗人与小说家、艺术家、演员、设计师与建筑师,还包括现代社会的思想先锋,比如作家(非小说家)、编辑、文化人、智库成员、分析家以及其他“舆论制造者”。创意核心的一个重要群体是从事波西米亚(Bohemian)职业的人员,主要是指从事艺术工作的创意人士,包括“作家、设计师、音乐家、作曲家、演员、导演、画家、雕塑家、艺术家、版画制作者、摄影师、舞蹈家和表演者”等。

围绕这个创意核心,创意阶层还包括一个更为广阔的“创造性专业人员”群体。理查德•佛罗里达称他们为“创意专家”,他们广泛分布在知识密集型行业,如高科技行业、金融服务业、法律与卫生保健业和工商管理领域。他们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同时还利用广博的知识体系来处理具体问题(Florida,2004)69(佛罗里达,2010)80。

这两种类型的成员也存在差异。虽然创意专家主要负责解决复杂问题,需要做出大量的独立判断,并需要较高的教育水平或人力资本(Florida,2004)8(佛罗里达,2010)9。但他们与创意核心的区别在于,新奇并不构成他们工作的基本组成部分,创意核心需要更多的创意。

区别创意阶层和非创意阶层,关键在于获得报酬的主要方式。“劳工阶层”和“服务阶层”获得报酬只要执行他人的规定即可,而创意阶层则主要通过创造来获得报酬,而且比其他两个阶层拥有更大的自主性和灵活性(Florida,2004)8(佛罗里达,2010)9。服务阶层从事的工作包括服务业中的低端职业,其典型特征是低工资、缺乏自主性,比如餐饮服务员、门卫与场地看守人、私人护理员、秘书与文员、保安及其他服务类职业(Florida,2004)71(佛罗里达,2010)82。劳工阶层则主要是体力工人。

(二)创意阶层的相关概念及其争议

理查德g佛罗里达固然是提出创意阶层概念的第一人,但是在他之前也有类似的观点。传奇报人杨奇、唐鸣(2002)在对香港知识分子的研究中,首次提出智力阶级的概念。他们将这个智力阶级区分为从事物质生产、精神生产和社会管理的知识分子,并将这一阶级划分为管理人员、科技人员、专业人员、教学人员和文化人员五大类别。但他们没有形成理论,失之过简,而且他们所提出的智力阶级概念也仅仅限于知识分子。

美国社会学家保罗g雷和心理学家谢里g安德森提出文化创意人士的概念。这批人已改变了其价

值观的基底,并将在美国文化中重塑价值观。他们追求本真性(Ray◎&◎Anderson,2000)7-8。保罗g雷

和谢里g安德森指出文化创意人士包括两种类型的成员。一种是文化创意核心群体,他们引导着亚文

化的创意前沿。这批人在当时已有2400万,包括高比例的作家、艺术家、音乐家、心理治疗师、环保人士、女性主义者、非西医的医疗保健提供者和其他专业人士。除了这类核心群体,文化创意人士还包括绿色文化创意人士,他们通常遵从文化创意核心群体的意见。他们的价值观主要是关注环境、关系和社会议题,往往认为自然是神圣的(Ray◎&◎Anderson,2000)14-15。

英国学者查尔斯g兰德里很早就对创意理论有过深入研究,在原创性和影响力上可与理查德•佛

罗里达并驾齐驱。兰德里(2009)注重城市中创意人士的作用,也不忽略普通人的点滴新意,通过对这些创意的汇聚与利用,可以推动创意城市的建设。他指出人是城市的关键资源,人的创意已经取代地理区位、自然资源和市场接近性,成为城市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理查德g佛罗里达发明创意阶层的概念以后,赞扬声纷至沓来,但同时伴随着争议不断。美国经济学家爱德华g格莱泽(Glaeser,2005)在对该书的书评中就指出,创意阶层理论与人力资本理论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而已。但他自己也承认,给这么一本影响巨大的畅销书写评论多少带有点嫉妒的心理。其实创意阶层这个概念并非“旧瓶装新酒”(old◎wine◎in◎new◎bottles),创意的产生也并不依赖于正规教育(即人力资本),比如,作家和艺术家并不一定需要接受正规教育。此外,格莱泽也没法否认创意阶层对地方经济增长确实有所贡献。

有学者指出创意阶层存在测量问题,即没有严格标准来界定哪些职业是创意阶层,哪些职业不是创意阶层。马库森(Markusen,2006)指出创意阶层的概念是人为建构出来的,仅仅按照教育程度,将没有多少共同点的不同职业放在一起。马库森和施罗克(Markusen◎ &◎ Schrock,2006)认为需要使用狭义上的创意阶层(即艺术职业),才能更好地评估创意阶层对地区发展的贡献(比如艺术家给地区经济发展带来的“艺术红利”)和理解创意行业的核心动力机制(Comunian,Fraggian◎&◎Li,2010)。

另一种批评就是相关不等于因果,即创意阶层的数量多寡与城市的经济发展相关,但不具有因果关系。瑞茜等人(Reese,◎ Faist◎ &◎ Sands,2010)发现在城市从事创意职业的人口数量和同性居住家庭(测量城市宽容度的一个指标)的存在确实与多样性和城市发展具有相关性。但这些人是否代表一个真正的阶级或创意核心、他们为何选择居住在此地、哪种舒适物(amenities)或其他地方特色吸引和维系他们、这些如何影响经济增长,这些问题都仍然不清楚。

杰米g佩克(Peck,2005)则认为理查德g佛罗里达倡导的是创意的涓滴渗透(各个社会阶层逐

步意识到创意的重要性),期望非创意阶层能够最终向创意阶层学习,因为“没有公司或其他大机构会关照我们”(Florida,2004)115。美国在经济不景气时进行大规模裁员,没有人会表示抗议,创意阶层已习惯于灵活的劳动力市场——“我们只是接受这种方式,继续去过忙碌的生活”(Florida, 2004)115。佩克批评佛罗里达鼓吹的是新自由主义理论,将不稳定就业当作一种新的自由。

这些批评虽然看上去都有点道理,但只是对创意阶层理论的补充和修正,并没有驳倒创意阶层理论的核心论点,也没有否定该理论的解释力。创意阶层理论与人力资本理论也有较大的差异,作家、画家、音乐家、导演、运动员不需要太高的人力资本、接受过多的正规教育和培训,科班出身反而会限制他们的创造力,让他们成不了大家。

三、研究假设

国外不存在中国的体制因素,现有的创意阶层理论还没有对体制因素进行过考察和检验。西方

国家运用创意阶层理论最为频繁,但并没有经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轨。由于在体制和经济转轨上的差异,中外创意阶层的职业流动也必然存在差异。本文认为,创意阶层比非创意阶层更倾向于空间流动,他们在社会空间上的流动也更为容易,但这种流动受制于体制因素。父代的职业地位与教育程度也会影响子代的职业选择。故本文提出如下研究假设:假设1:对于能否成为创意阶层,体制内和体制外具有不同的作用机制。假设2:父代的职业地位对子代能否成为创意阶层具有显著影响,但父亲和母亲的影响机制不同。

四、变量和方法

本文使用2013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2013)的数据进行分析。

(一)变量与操作化1.因变量CGSS2013成人问卷中有一个问题是:您的职业属于哪一类?按照国际通行的职业编码表(ISCO),录入的各种职业达三百余种,回答职业、并录入职业编码的有效样本数为4629个。本文

根据理查德g佛罗里达的定义,并略微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将这些有效样本中的建筑师等专业人

员、社会学家等专家、教师(小学以上)、作家、高级官员、企业经理、商贸专家、律师、医生、物理和工程等科学技术人员与金融专家等列入“创意阶层”,而将其余人员列为“非创意阶层”,比如一般业务员、办公室职员、服务人员、警察、生产加工人员、设备操作人员和驾驶员等。

创意阶层包括两种类型的人员:超级创意核心群体和创意专家。从事波西米亚职业的人员也属于超级创意核心群体。本文采用的划分方法与国外学者(Fritsch◎ &◎ Stuetzer,2009;Boschma◎ &◎ Fritsch,2007)基本保持一致,可以进行国际比较。本文运用的统计软件为Stata13.0。

2.自变量

本文的二项logit和多项mlogit模型采用以下解释变量:

(1)主要解释变量采用的变量包括阅读习惯、工作自主性、父母亲职业地位、父母亲教育年限等。阅读变量来源于问卷中的问题“过去一年,您是否经常在空闲时间从事以下活动——读书/报纸/杂志”,重新编码为:“1.从不;2.一年数次或更少;3.一月数次;4.一周数次;5.每天”。工作自主性来自于问题“在您目前的工作中,您在多大程度上能自主决定您工作的具体方式”,重新编码为:“1.完全不能自主;2.很少程度上自主;3.一定程度上自主;4.完全自主决定”。父、母亲职业地位按照是否属于创意阶层职位,编码为创意阶层与非创意阶层。

(2)体制变量本文将工作单位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体制内包括:党政机关、军队、国有、集体事业单位等。体制外包括:私营企业、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外商投资企业等。

(3)时期变量本文的时期变量来源于问卷中的问题“从您第一份非农工作到您目前的工作,您一共工作了多少年?”。工作年限越长,表示越有可能经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

3.控制变量本文的控制变量为性别、年龄、年龄平方、户口类型、婚姻状态和党员身份。其中,户口分为非农户口、农业户口;党员身份分为中共党员和非中共党员;婚姻分为未婚及同居、已婚(包括初婚和再婚)、离婚(包括分居及丧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