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数据、变量与方法

Youth Exploration - - 青年现象与问题研究 -

(一)数据说明和处理

本文采用的CFPS数据由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组织实施,该调查采用多阶段、内隐分层和与人口规模成比例的系统概率抽样方式(PPS),调查的目标总体为中国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中的家庭户和家庭户中的所有家庭成员。样本覆盖的人口约占中国总人口(不含港澳台地区)的95%,因此可被视为一个全国代表性样本。1CFPS共有5个数据库,2本研究分析所用的数据主要来自少儿问卷数据库,部分来自家庭关系数据库和成人问卷数据库。

我们首先从2010年少儿样本中选取农村户籍10 ~15岁样本,再将这些样本与2012年少儿数据库和

成人数据库进行匹配。3其次,将选定样本与2010年家庭关系数据库和家庭数据库进行连接,以获得

家庭、父母和兄弟姐妹资料。最后,根据本文的研究目的,在所获样本中选取2010年户口在本区县的在校儿童样本进行分析。另外,由于本文考察的是父母双方的外出状况对子女教育机会的影响,因此排除了父母离异或丧偶的孩子。经过上述处理并去除缺失值以后,进入分析的样本数量为2032人。

本文将2010年样本年龄限定在10 ~15岁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CFPS在少儿问卷中收集了10 ~15岁少儿自答和家长代答的数据,我们既可以获得少儿个体层面的学习情况,也可以获得家庭层面如家庭教育支出、家长对少儿学习监管情况等数据。二是据六普数据,农村儿童的教育劣势是在15~17岁高中学龄阶段突出地表现出来,2010年样本年龄在13~15岁的儿童到2012年正好处于15~17岁,我们可以对农村大龄儿童教育机会的影响因素进行深入分析。

(二)变量

本研究的因变量是2010年在学儿童到2012年是否继续在学(是=1,否=0),CFPS2010、2012问卷都直接询问了被访儿童“是否正在上学”。相应地,我们用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模型来研究父母外出及其他因素对农村儿童在学机会的影响。

主要解释变量为留守经历,本文对儿童是否留守的界定参照国内学者常用的方法,即父母亲中至少有一方外出就定义为留守。在本文中,留守儿童是指2010年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的儿童,非留守儿童是指2010年父母双方都未外出的儿童。以往研究发现,留守类型影响着儿童的教育机会,与父亲留守的儿童教育机会最低(杨菊华、段成荣,2008;段成荣等,2013b)。我们将留守儿童区分为三类:仅父亲外出、仅母亲外出和父母双方都外出,以进一步考察留守类型对儿童教育机会的影响。

根据已有的文献,儿童的性别、年龄、学业成绩、参加课外补习等个体层次变量,家庭收入、教育支出、家庭子女数、父母受教育程度、学业监管等家庭层次变量也是影响农村儿童教育机会的关键因素,因此,本研究把它们也纳入模型之中。1.性别。统计模型中性别是一个虚拟变量(1=男)。2.年龄。已有研究发现,年龄是影响农村儿童教育机会的重要因素,在学率随年龄的增长而降低(杨菊华、段成荣,2008),尤其是进入高中学龄阶段后,教育机会急剧下降(吕利丹,2014)。在全样本模型中,儿童年龄取值范围是12~17岁(2012年时)。为了探寻父母外出对不同学龄阶段儿童教育机会影响的差异,本文还将12~14岁儿童(初中学龄阶段)和15~17岁儿童(高中学龄阶段)分开进行建模。

3.学业成绩。有研究发现,成绩在中等及以上的农村儿童辍学的可能性明显低于成绩较差者(苏群、丁毅,2007),本文选取的学业成绩指标是儿童对成绩的自我评价,为1-5的连续变量,得分越高表示学业自我评价越高。

4.参加课外补习。近年来,课外补习现象变得非常普遍,呈现出从城市向农村蔓延的趋势(陈全功等,2011)。有研究发现,义务教育阶段留守儿童比非留守儿童更加积极参加课外补习,且这种补习活动有助于缩小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的学业成绩差距(薛海平等,2014)。然而,关于参加课外补习对农村儿童后来教育机会的影响,以往研究尚未考虑。CFPS2010在家人代答和少儿自答部分都询问了被访儿童“最近非假期的一个月参加辅导班/家教”的情况,由于家人代答的缺失值多于自答,本文选取的是被访儿童自答参加课外补习的信息。该变量是虚拟变量(1=是)。

5.家庭经济状况。早期研究发现,家庭贫困是导致农村儿童学业终止的最主要因素之一(Philip◎&◎ Park,2002),但近年来的一些研究发现,随着国家普及义务教育,在农村实施“两免一补”政策以及农村家庭经济收入增长,经济约束已不再是影响教育的显性因素(卢德生等,2009;周潇,2011)。CFPS2010家庭问卷详细询问了被访儿童家庭过去一年的所有收入,本文选取家庭人均收入作为家庭经济状况的测量指标。按照惯例,我们对家庭人均收入变量取对数值,以便使其接近正态分布。

6.教育支出。家庭的教育支出反映了子女上学的直接成本,有研究发现上学费用影响到农村儿童教育机会(Philip◎ &◎ Park,2002)。CFPS2010同时询问了被访儿童“过去一年的所有教育支出”和被访家庭“过去一年的家庭教育总支出”。我们选用了被访儿童过去一年的教育支出,因为相比后者,它更能反映上学费用对被访儿童教育机会的影响。我们对教育支出同样取对数值。

7.家庭子女数。在研究农村儿童教育机会的文献中家庭子女数也是一个广受关注的影响因素。大多数已有的研究表明,兄弟姐妹数量对儿童教育机会的影响是负面的,即兄弟姐妹数越多,儿童辍学率越高(苏群、丁毅,2007;杨菊华、段成荣,2008)。

8.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已有的研究表明,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影响子女的教育机会(李春玲, 2003;吴愈晓,2012)。CFPS2010少儿数据库已给出了每个被访儿童父母亲的受教育状况,本研究使用父母双方受教育程度较高者的受教育年限作为此变量的测量方式。

9.学业监管。父母对子女学习监管缺位被普遍认为是导致留守儿童在教育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叶敬忠等,2005)。然而,普查资料显示,绝大多数留守儿童有家人或亲友监护,1这些人也可能承担监管者角色。CFPS2010询问了家人代答者“要求孩子完成家庭作业”的情况,本文用此指标来测量家庭对被访儿童学业的监管。该指标为1~5的连续变量,得分越高表示家庭对儿童学业监管程度越高。

1 六普资料显示,在 0~17岁农村留守儿童中,除3.4%是单独居住外,其余是与祖父母、父母一方或是其他人一起居住。(段成荣等,2013a)

(三)统计模型与分析策略

本研究的数据分析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描述统计分析,主要目的是考察农村10~15岁儿童从2010到2012年期间在校状况的变动趋势,并比较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变动的差异。在第二部分我们使用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估计不同要素对儿童教育机会的决定作用,特别是检验父母外出对儿童教育机会的净效应及其年龄阶段差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