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研究背景及动机

Youth Exploration - - 台港澳青年研究 -

志愿服务是社会服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被广泛地定义为在了解及认识到社会需要的情况下,愿意不计较金钱或其他物质回报而服务社群的行为(Cnaan,Handy,&◎ Wadsworth,1996;◎ Mowen◎ &◎ Sujan,2005;◎ Wilson,2000)。根据约翰·霍普金斯于2001年的非营利部门项目比较调查显示(Brudney◎ &◎ Meijs,2009),志愿服务相当于1,100万份全职工作,贡献了24个国家接近65%的慈善收入。2010年,美国一项调查报告也指出,单以2008年计算,就有超过6,180万名志愿者,累计超过80亿小时的志愿服务,相当于总劳动力的10%和国内生产总值的5%(Widjaja,2010)4。

在香港,透过社会福利署义工运动登记的青年志愿者人数逐年增加,由1998年的78,277人增至2015年的547,264人(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2016)。澳门方面,尽管暂未有正式的统计数据,鲍思高青年服务网络也观察到澳门有着和香港相近的趋势(Chen,Liu,Chan◎ &◎ Lee,2013)。在大陆内地,过去有不同的大型活动招募了大量志愿者,例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170万名志愿者(United◎ Nations◎Volunteers,2011)。此外,自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成立以后,共有3.8亿名青年志愿者,共提供近8万亿小时的志愿服务(Hustinx,Handy◎&◎Cnaan,2012)。在台湾,每年的志愿者登记人数亦稳步上扬,从2007年的108,745人增加至2015年的240,150人(National◎Statistics,2015)。

志愿者的参与对于非政府机构的发展尤其重要(Snyder◎ &◎ Omoto,2008),能够让机构在有限的资源下继续维持或扩大服务范畴(Cnaan◎ &◎ Goldberg-Glen,1991)。普遍认为,志愿服务不但对服务受助者有所获益,对志愿者自身亦有正面的影响(Wilson◎ &◎ Musick,1999)。透过参与不同类型的志愿服务,志愿者能够建立生活目标(Weinstein,Xie◎&◎Cleanthous,1995),同时有助发展社会人际网络,舒缓生活压力(Wilson◎ &◎ Musick,1999)。参与服务的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能够得以有效促进,并鼓励志愿者通力合作,彼此支援(Krause,Herzog◎&◎Baker,1992)。更重要的是,上述的正面影响有着深远的持续性效益(Wilson◎&◎Musick,1999)。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