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网络、创业学习与大学生创业能力实证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NEWS -

[摘要]创业型经济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经济发展方式,而自主创业是大学生重要的就业途径,但与 社会创业者相比,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更低,大学生创业能力亟待提高。其中,社会网络、创业学习是影响大学生创业能力的重要因素。大学生同时处于家族社会网络和学校社会网络之中,拥有相对丰富的网络资源,合理地利用社会网络资源,能够有效提升创业能力,但不同个体能力提升的效果存在差异,学习方式影响着创业者从社会网络中获取的知识和技能。通过对广东八所高校在校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社会网络对大学生创业能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强关系网络对创业能力影响要大于弱关系网络;创业学习对大学生创业能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经验学习对创业能力影响要大于认知学习;经验学习和认知学习对社会网络与大学生创业能力关系都起部分中介作用。

[关键词]社会网络;创业学习;创业能力;大学生;创业

中图分类号:C91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5-0070-08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5.009

一、引言

创业型经济是以创业素质教育和创业精神培育为主题,建立在创新和新创事业基础上的经济形态,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经济发展方式。创业可以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在推动经济稳定发展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当前我国正处于创业的热潮期,据《全球创业观察(GEM)2015》的数据显示,中国创业活动指数(12.8)高于美国(11.9)、英国(6.9)、德国(4.7)等发达国家。而自主创业是大学生重要的就业途径,智联招聘发布《2015年应届毕业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近年来大学生创业热情高涨,2015年有6.3%的应届毕业生选择自主创业,接近2014年的两倍。

然而,创业是一项高风险活动,与社会创业者相比,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更低。缺乏商业实践是大学生创业的最大障碍,大学生创业能力亟待进一步提升(Rasmussen,2011;张玉利、王晓文, 2011)。过去有关大学生创业能力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创业能力内涵和结构的分析(王辉、张辉华, 2012;杨道建等,2014;金昕,2016),认为大学生创业能力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个体特征、家庭特征以及学校服务等(钟云华、罗茜,2016),鲜有研究涉及社会网络、创业学习对大学生创业能力的影响。社会网络是创业者获取创业资源的重要渠道(Agbim◎ et◎ al.,2013),可以弥补创业者创业能力的缺失(Ravasi◎ &◎ Turati,2005)。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时期,创业资源和商业机会的获取常常通过社会网络等非正式制度来实现(Li◎&◎Zhang,2007)。

大学生同时处于家族社会网络和学校社会网络之中,拥有相对丰富的网络资源。因此,合理地利用社会网络资源,对创业能力的提升具有重要意义。如在创业初期,大学生对市场规则不熟悉、资

金有限,可以依靠家族社会网络获得资金和情感支持,也可以利用学校社会网络获得各种信息、知识和指导。尽管社会网络为创业能力的提升提供了可能,但不同个体能力提升的效果存在差异(Greve◎ &◎ Salaff,2003;谢雅萍、黄美娇,2014)。创业能力的形成和提升本质上是一个学习的过程(Man, 2012),学习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创业者从社会网络中获取的知识和技能(Greve◎ &◎ Salaff, 2003)。因此,大学生创业能力的提升离不开与社会网络成员的互动,以及选择适合的学习方式。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本文依据大学生在社会网络中“向谁学习—什么方式学习—学习效果如何”的逻辑思路,结合大学生创业群体的特点和现状,建立分析框架,并提出相关的研究假设。

(一)核心概念的界定

1.大学生社会网络大学生社会网络具有多元性,是家族社会网络和学校社会网络的结合。与社会创业者相比,大学生创业群体的商业实践相对缺乏。而大学生主要通过社会网络加强对商业社会的了解,以获取更多的商业信息(Larson&◎ Starr,1993)。目前理论界对大学生社会网络没有明确的界定,针对大学生这一特殊群体,本文主要借鉴Granovetter(1973)的研究,将社会网络划分为强关系网络和弱关系网络。对于大学生而言,强关系网络是以家族为基础的,与大学生关系紧密、感情良好的家人、亲戚和朋友所形成的关系网络;弱关系网络是以学校为基础的,通过工作、学习和合作等所形成的关系网络。2.创业学习大学生群体既包括正在创业或有创业经历的大学生,又包括仅有创业意愿而没有创业经历的大学生。因此,大学生与社会创业者的创业学习在内容和方式上必然存在差异。大学生创业学习的主要渠道包括阅读创业书籍、参加创业课程培训以及进行创业实践等。创业学习是一种情景化的学习过程(Cope,2005),根据认知学习理论和经验学习理论,可以将大学生创业学习划分为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认知学习是指通过观察、交流等行为获取创业知识的过程;经验学习是指通过创业实践以及经验总结的学习过程。

3.创业能力创业能力是创业者在创业活动中所具备的一系列知识、技能和态度的集合,具有动态性(Lans◎ et◎ al.,2010)。创业能力主要包括机会能力、关系能力、概念能力、组织能力、战略能力和承诺能力等方面(Man◎ &◎ Lau,2000)。结合大学生的创业情境,本文将大学生创业能力划分创业内部能力和创业外部能力。前者是指创业者内在创业素质和主观能动意识,后者是指创业者外显行为能力以及获取创业资源的能力。

(二)社会网络、创业学习与大学生创业能力间的关系

1.社会网络与大学生创业能力有限的社会资源是大学生创业者的最大障碍,社会网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缺失的资源。创业者通过社会网络获取创业所需资金、商业信息以及情感支持等,并通过学习、模仿、创新等方式将网络中信息知识与自我的认知结构进行磨合,进而提升个人的创业能力。

弱关系网络规模相对较大,且异质性更加明显。网络规模对创业者从网络获取资源的数量具有显著影响(Lian◎ &◎ Welsch,2005),而异质性与信息资源的价值密切相关(Stam◎ &◎ Elfring,2008;张秀娥,2014)。虽然强关系网络能够给网络成员带来更多的互动,但是共享的信息资源往往具有同质性,而弱关系网络能够弥补这一局限,提高信息传播和分享的效果(Granovetter,1973)。

在关系型社会中,创业者首先考虑从情感关系深厚的网络成员获取各种创业资源(陈莉平,万迪昉,2006)。强关系网络以亲缘和血缘为基础,网络成员间具有较高的信任度和情感依赖,有利于经验的交流和信息的共享,保证信息传输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尤其是复杂隐性信息在节点成员间的转移(Hamilton,2006)。而且强关系网络能够为创业者提供强大的情感支持和资金支持,有助于创业活动的实施,进而提升其创业能力。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1: H1:社会网络对大学生创业能力的提升有正向影响,但强关系网络的作用要大于弱关系网络。2.创业学习与大学生创业能力本研究将大学生的创业学习划分为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而学习方式的差异对大学生创业能力提升有重要的影响。认知学习的本质是掌握一定的知识、技能和行为,间接地获取他人成功的创业经验,以提高自身的创业能力。借鉴其他创业者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能更好地解决企业经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而且随着认知学习的深化,可以激发出创业者新的创业理念以及商业模式的完善等(March,1991)。

经验学习主要包括实际经历、观察反思、概念提取、主动实践四个阶段(Kolb,1984),是创业者在实践中反思和总结过去行为的学习过程。通过经验学习,有助于创业者心智模式的转变和内在素质的强化。Erikson(2003)指出经验学习有助于提升创业者的能力,有效处理企业在运营过程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而且在这个学习过程中,创业者对企业经营的各个环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通过对创业机会和市场信息的挖掘,提高了信息处理能力,能够有效识别出关键信息,发现最佳商业机会,提升创业能力(杨月坤、周玲玲,2015)。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2: H2:创业学习对大学生创业能力的提升有正向影响,但经验学习的作用要大于认知学习。3.创业学习的中介作用创业能力的形成和提升本质上是一个学习过程,创业者通过学习将社会网络的信息与资源转化为创业能力。创业者进行创业学习会受其社会网络的制约,创业能力的提升取决于创业者从社会网络获取资源的效果,而学习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解释其效果的差异(范黎波、张中元,2006)。尽管创业者通过学习可以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但是不同的学习方式会影响创业机会和市场信息的识别和利用。

大学生在实践中构建的社会网络,拓宽了资源供给的广度和宽度,对创业学习有着重大的推动作用。而创业学习平台的完善,弥补了大学生在认知、知识和技能等方面的不足(Rejeb-Khachlouf◎ et◎ al.,2011)。大学生通过构建的“学习网”,以弥补社会实践的缺失。提升大学生创业能力,各社会组织关键要在创业实践和创业教育等方面给予大学生更多的支持(李洪波、张徐,2014)。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3:

H3: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对社会网络与创业能力的关系起中介作用。基于上述分析,构建出社会网络、创业学习与大学创业能力的关系概念模型(图1)。

三、研究设计

(一)问卷设计与数据收集

1.问卷的设计本研究的问卷编制在借鉴国内外成熟的量表基础上,结合我国大学生特殊的创业情境加以改进。问卷主要包括大学生的基本信息、社会网络、创业学习和创业能力四个部分。其中社会网络部分主要借鉴苗莉和何良兴(2015)关于强弱关系社会网络的测量量表,但该量表主要是针对社会创业者,本研究采用“个体中心网络”提名生成法,结合我国大学生社会网络的特征,对相关量表进行适当的修正,形成了大学生社会网络测量量表;同时根据认知学习理论和经验学习理论将大学生创业学习划分为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在借鉴Lumpkin◎ &◎ Lichtenstein(2005),Zhao◎ et◎ al.(2011),单标安等(2011)学者观点的基础上,形成创业学习的测量量表;另基于中国情境下大学生鲜明的个体性、社会实践性和突出的创造性等特点(陈涛、陆金帅,2013),将大学生创业能力划分为创业内部能力和创业外部能力,主要借鉴唐靖和姜彦福(2008),张玉利和王晓文(2011),杨道建等(2014)等学者的观点形成大学生创业能力量表。相关量表均采用Likert五点计分,1代表“完全不符合”,5代表“完全符合”。

在数据收集过程中,首先对问卷进行前测,前测的过程明确问卷题项描述是否清晰、题项设置是否合理等。前测共发放了120份问卷,有效问卷98份。然后采用SPSS20.0对有效问卷的信度和效度进行分析,问卷的信度和效度均通过检验,问卷具有一定的可靠性。

2.样本的选择与数据的采集本文的研究对象为有创业意愿或正在创业的在校大学生,问卷发放的时间为2016年3月至4月,发放地点主要集中在广东省八所高校(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广东财经大学、广东金融学院)。正式调查共发放1200份问卷,有效问卷759份,有效率63.3%。回收问卷基本信息统计结果显示,男女比例分布比较均匀,男女占比分别为59.4%和40.6%;从学历上看,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占比分别为78.3%、18.6%和3.1%,本科生所占的比例最大,由于本科生规模较大,面对日益严峻的就业形势,选择自主创业意愿比较强;从专业上看,经管类和理工类专业占比最高,分别为45.2%和42.7%,这两类专业的学生创业热情较高,其它专业仅占12.1%。总体上看,样本的分布情况比较广泛,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二)问卷评价和结果

本文采用SPSS20.0对问卷进行信效度检验,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所有因子的Cronbach’s◎ Alpha值均大于0.7,在可信区间内。在效度检验中,社会网络、创业学习和创业能力的二因子KMO值分别为0.731、0.756和0.929,Bartlett’s球形检验都拒绝相关矩阵为单位矩阵的假设,问卷具有较好的结构效度。

四、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关键变量的均值、标准差及Pearson相关系数如表2所示。从中可以看出,大学生强关系网络的均值小于弱关系网络,而标准差大于弱关系网络,说明大学生个体之间以家族为背景建立起来的强关系网络存在更明显的差异。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的均值没有明显的差异,而经验学习的标准差大于认知学习,说明在校大学生在创业实践方面存在更明显的差异。而创业内部能力的均值高于创业外部能力,说明在校大学生创业能力的提升主要体现在创业机会的识别以及创业兴趣和目标的确立等方面。

从变量的相关关系来看,强关系网络和弱关系网络对创业学习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而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对创业能力也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初步证实了上文提出的研究假设。

(二)回归结果分析

1.社会网络对创业能力影响的假设检验为了对假设进行验证,首先以创业能力为因变量,社会关系网络为自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由表3的Model1可知,强关系网络对创业内部能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647;弱关系网络对创

业内部能力也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126。由Model5◎可知,强关系网络对创业外部能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577;弱关系网络对创业外部能力也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012。尽管大学生社会关系网络对创业内部能力和创业外部能力都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强关系网络对创业能力的影响都要大于弱关系网络,H1得到了验证。

2.创业学习对创业能力影响的假设检验由表3的Model2可知,认知学习对创业内部能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085;经验学习对创业内部能力也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638。由Model6可知,认知学习对创业外部能力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069;经验学习对创业外部能力也有显著的正向影响,回归系数为0.5。尽管大学生创业学习对创业内部能力和创业外部能力都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经验学习对创业能力的影响都要大于认知学习,H2得到了验证。

3.创业学习中介作用的假设检验为了检验创业学习对社会网络与创业能力关系的中介作用,在Model1的基础上,Model3和Model4分别加入了中介变量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回归结果显示尽管社会网络各个维度对创业内部能力的影响仍显著为正,但系数都有明显的下降。在Model5的基础上,Model7和Model8分别加入了中介变量认知学习和经验学习,回归结果显示尽管社会网络各个维度对创业外部能力的影响仍显著为正,但系数也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如中介变量加入模型中,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显著关系完全消失,为完全中介关系,否则为部分中介关系(温忠麟等,2005)。因此,创业学习对社会网络与创业能力之间的关系具有部分中介作用,H3得到了验证。

五、结论与启示

社会网络、创业学习和创业能力是影响创业成败的重要因素,而以往的研究主要涉及社会创业者,对大学生这一特殊的创业群体关注较少。本文通过理论推演,构建了大学生社会网络、创业学习和创业能力的关系模型,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大学生社会网络向创业能力转化的中间路径,对于完善大学生创业的相关研究具有一定的意义。通过理论和实证分析,得出如下结论与启示:

第一,大学生社会网络对创业能力有正向影响,但强关系网络的影响要大于弱关系网络,因此大学生创业者应致力于社会网络的优化管理。基于信任嵌入性理论,强关系网络影响着信息共享的深

图 1 社会网络、创业学习与大学创业能力的关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