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产业工人与新文学群体

Youth Exploration - - NEWS - ■ 江冰 涂燕娜

[摘要]随着时代的发展与文学消费观念的转变,饱受争议的“打工文学”逐渐被社会及主流文坛认可乃至肯定。从称谓的改变、成立产业工人作家组织、城乡二元体制下外来青年产业工人的写作探索与尝试、精神引领到主流文坛关注,都凸显出“打工文学”和“打工文学”作家的更新换代。新产业工人文学新潮,也诞生了新文学群体。本文从全国的视野框架中去思考,从文学庞大人群的文学消费基数去考量青年产业工人这一新文学群体,探寻这一新文学群体的来源、身份特征及其草根写作,以证其生命力、社会影响力以及在文学史上的意义。

[关键词]打工文学;新产业工人;新文学群体;草根写作

中图分类号:I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5-0088-06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5.011

伴随着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打工文学”(杨宏海,2013),是工业化时代的产物,也是近几十年来游离于主流文学之外的草根文学类别。囿于地域、观念、群体及水平等原因,打工文学一直颇受争议。随着时代发展与文学消费观念的转变,近年来的打工文学和打工作家群体逐渐受到主流社会的关注和接纳。对于新文学群体的关怀和措施,成为政府及社会组织探索新时期青年工作的有益探索和尝试。因此,对于研究当下新文学群体的生存状态与精神需求有重要意义。

一、“打工文学”的更新换代

“打工文学”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而兴起。最早发轫于深圳并迅速发展崛起,被誉为是“冲入中国文坛,掀起一股旋风”(文汇报,1992)。20世纪80年代末,在深圳政府有意支持下,打工文学刊物《大鹏湾》高树旗帜,团结了最早的一批打工文学写作者和读者;后来《佛山文艺》接过大旗,作者读者都十分踊跃,一时名震遐迩;广州、东莞、中山等珠三角外来工密集地凭借经济实力,不甘示弱,也多有声响。总之,珠三角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打工文学”可谓风起云涌,此消彼长。一时间,以发表打工文学为主的各类文学刊物成为打工者热衷的对象,但主流文坛和社会对此仍多有争议,比如对其命名及对其意义的评估——在近二十年来出版的不少中国当代文学史中,很难找到对打工文学的专章介绍,只零星在一些刊物上可见。究其原因,一是囿于地域,打工文学多产生并流行于经济发达,外来工比较集中的南方,还不足以形成全国性的文学现象;二是囿于观念,可否进入主流文学视野和评价体系,至今还无定论;三是囿于水平,打工者往往教育水平低,难以写出高质量的文学作品,至今少有影响力大的作品和作家群体出现。

如何把一个似乎属于地域性的现象,放到全国的视野框架中去思考?提到文学庞大人群的文学消费基数去考量?值得深入探索。近年来,似乎可以看到一些来自社会、政府、文坛和读者的力量,

作者简介:江冰,广东财经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当代都市文学与都市文化;涂燕娜,原《黄金时代》杂志编辑,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青年产业工人文学。

在挖掘这一领域新的潜力,尝试推动新时期打工文学的发展,培养新打工文学作家,扶持优秀打工文学作品。其中,在全国能引起回响的,应属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的成立和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的设立。其意义非凡,可以载入史册。这其中包括了“双新”——即新产业工人和新文学群体,写作者和文学作品特定题材的消费者与拥戴者。1.称谓的改变:从“打工作家”到“新产业工人作家”称呼可以最直接反应社会对一个群体的态度。改革开放的兴起,广东开始经济的大发展,创造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迁徙,创造了“打工者”这一个庞大的新群体。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发展,他们的名字经历了从打工者、农民工、外来务工人员到新产业工人的转变。以写打工题材著称的作家,也从“打工作家”转变成“新产业工人作家”,从“打工者”到“新产业工人”,称呼变迁的背后,是国家、社会到民众态度和观念的转变。从带有歧视性的称谓,到力求平等的概念,每一次称谓的改变都是一次社会迈向进步、平等的有效尝试。

据统计,目前广东约有3000万产业工人,全国有近3亿,其中“80后”“90后”青年人占到七八成。这些生活在一线的年青产业工人当中,有大批铁杆文学爱好者与业余写作者。他们以真实生动的笔触,朴素直白的表现手法,在艰难的打工生活中坚守文学梦想,也代言着3亿多产业工人的文化追求,同时树起了“打工文学”的旗帜,为中国文坛增添了强大的新生力量。数以亿计的产业工人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进步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和汗水心血,他们的生命、追求、梦想与智慧需要表达,也需要被关注。当代文学应该反映青年产业工人群体的心声,凝聚昂扬向上的精神力量,抒写他们心中的中国梦。

2.产业工人作家组织成立——省级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的意义与使命作为打工文学发源地的南粤广东,其发展时间之长、作者队伍之大、作品数量和创作质量之高,在全国首屈一指,更是学者研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变迁、青年思想变化、文学发展生态的重要文本。对于亿万产业工人来说,成立属于自己的文学组织更是一直以来的梦想。有鉴于此,2011年,由广东团省委发起,民政局注册的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以下简称省青工作协)正式成立。其设立的两年一届的“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是唯一一个全国性的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2011年至今已举办三届,发掘了一大批优秀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和作品,被誉为青年产业工人文学的“鲁迅文学奖”。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作为产业工人的精神家园,坚持服务青年工人文学爱好者、服务基层,帮助广大青年工人打通成长成才的向上通道,开拓新的人生舞台;让他们成为“幸福广东”的建设者与分享者。如今,青年产业工人文学是广东文化建设的一张名片,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将通过自身的运营,力争将这张名片擦得更亮,为社会奉献更多文化精品。3.城乡二元体制下外来青年工作的探索与尝试党和政府高度关注两个群体,一是大学生,二是外来工。广东外来工、农民工数量居全国第一,其中年轻人占绝大多数。他们进城从事非农工作,却未改变农民身份,未被城市认同接纳,他们处在产业的边缘、城乡的边缘、体制的边缘,由此产生了一系列心理问题和社会问题。弱势群体年轻化的隐忧,关系国家社会稳定和发展。创新社会管理是广东的一项探索,筹建省青工作协目的在于帮助身处一线的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实现梦想,并通过他们的文学作品去点燃更多人的梦想,不断催生昂扬向上的精神力量,同时也为新时期的青年工作做出有益的探索与尝试。4.精神引领:以文化融入,促进社会融入广东近3000万外来工,有两大痛楚:一是城乡二元体制的壁垒痛楚(李培林,2003);二是外来工文化水平低下的历史痛楚。每一个离开农村到城市寻找梦想的外来工,都渴望融入城市,如何满

足他们的渴望?怎样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形成的心理沟壑?文化的力量不容忽视。兴起于珠三角的打工文学,深刻影响着亿万打工者,代言着他们的文化需求。涌现出的一批优秀产业工人作家,成为万千打工者的“精神领袖”和“精神代言人”。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团结这些“精神领袖”,以文学为载体、平台,以文化融入,促进社会融入,引领着引万外来工。关注、帮助产业工人,满足他们的精神文化需求,保障文化权益的共享,是健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可或缺的环节。5.为“打工文学”正名——主流文坛的关注与认可打工者身上蕴藏着不可小觑的文学创造力,在这些产业工人作家的作品里,人们看到的不仅是文学的品质,还有草根群体的心灵历程和社会剧变的真实历史。从20世纪80年代,“打工文学”出现至今30年间,“打工文学”以独特的视角、与草根阶层零距离的原生态优势,以及日渐成熟、老练的创作技巧,得到了主流文学的认同、肯定与赞赏(杨宏海,2009),包括《人民文学》《十月》《作品》《作品与争鸣》在内的重点文学期刊频频刊登“打工文学”作品,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冰心散文奖等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奖项,也越来越多地授予“打工作家”。

《人民文学》曾设立“非虚构”栏目,旨在呼吁更多的作家走出书斋,走进生活现场“接地气”,并启动“行动者,人民大地,文学无疆”非虚构写作计划,希望发掘一批具有强大行动能力和认识能力的写作者,以及推出一批书写当下中国人生活的优秀作品,引发文坛内外的强烈关注。在2012年的广州“南国书香节”,《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在与读者分享创作和阅读“非虚构”写作作品心得时就指出,在当下平民意识崛起、文学进入小众化时代,中国当代文学已经度过技术缺失这一道门槛之后,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一个问题:“文学创作如何对现在、对历史发言?”他对于部分写作者囿于书斋,闭门造车,想象力枯竭的状况表示忧心,“有些作家的虚构能力已经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程度”。许多文学界名家说,“接地气”恰恰是当下中国文学最为稀缺的品质。文学创作要倡导“接地气”,文学必须摆脱清高孤傲与顾影自怜,自觉放下身架,深入基层,走到大众中去。

二、青年产业工人作家的身份特征

为了更直观地了解青年产业工人作家这一新文学群体的身份特征,探索其生存及写作状态,◎据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组委会和各地作家协会网提供的数据,我们从中不难了解获奖者的职业身份。他们当中一大部分作者是“80后”,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新生代产业工人;除了极个别专业创作者,绝大多数都是我们所说的“草根”,他们远离体制,在城乡之间游荡,在底层社会浮沉;他们当中,大多数有背井离乡,漂泊不定,流浪打工的经历,且有着复杂的社会底层经历,生存之路比较曲折。

比如获第一、二届散文奖获奖者邝美艳,一位来自湖南郴州的“85后”青年产业工人作家,自幼喜好文学,中专毕业后南下广东东莞,在电子厂做一名流水线员工,被安插在长长的流水线中间,一手捏着小螺丝,一手握着电批,锁电脑机箱外壳的螺丝,每天十几个小时做下来,手常常会控制不住地抖。十多年来,她从一个小镇挪到另一个小镇,从一家工厂换至另一家工厂,做过流水线员工、账务员、内刊编辑、中层管理,她说,“我从未离开工厂,亦没有放弃写作”(邝美艳,2016)。2001年,万传芳怀揣着一个美好的梦想,从老家湖北南下广东东莞打工,成为万千打工妹中的一个,面对着漂亮的厂房,她发出感叹,梦想自己能成为其中一员,然而当她真正走进之后才发现,原来美好的梦始终是梦。她被偷过被骗过被抢过,被压榨被欺负苦不堪言,她把自己在广东十年打工的曲折经历写成一部自传体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万传芳,2011),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和共鸣。获文学新人奖的向明伟,初中肄业后南下打工,期间做过工厂流水线普工、文员,甚至街头小贩

等,至今依旧在一家鞋厂做内刊编辑。来自湖南的女诗人蓝紫(原名周小娟),师专毕业后便南下广东,漂泊、打工。还有段作文、周航、周齐林等打工文学作家,都有南下漂泊、打工的经历,至今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依然在工厂一线打工。

可以说,个人的人生经历让他们获取了底层生活的无限感受,“体制外”生存与“体制内”比较,“无计划性”与“不安定感”明显,加之珠三角经济的高速发展所导致的社会动荡感与人生颠簸感,应该在相当程度上远胜过其他地区。据一些作家自述:初到异乡,生存压力极大,举目无亲,内心甚是恐惧。有来自生活上的艰辛,更有来自精神上的焦虑和担忧。可以说他们始终在产业第一线,而且是有别于计划经济时代国有企业的第一线。在日复一日的流水线上,枯燥单调的工余生活中,许多渴望倾诉的打工者开始拿起笔,表达生活、倾诉内心、梦想未来。

三、青年产业工人作家的“草根写作”

当下的中国文坛,我们强烈地感受到“70后”作家笔下的“写作焦虑”,他们成长略晚于中国城市化的步伐,且大多成长、生活在乡村或是“都市里的乡村”,缺少真正的城市经验,在他们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们对城市的陌生、怀疑和惊惧,这种感觉与“50后”“60后”一代相似,似乎更多地是一种与农民工进城同步的心态。在他们的作品里出现的场景也几乎少有大都市标志性场景,缺少时尚气息。人在什么样场景中,就拥有什么样气场和心态。无论是进城的犹豫,生存的挣扎,独自闯荡的漂泊感,朝不保夕的危机感;亦或是生长在城市,坐享繁华富裕生活,拥有城市生活的感受等等,都可以通过场景烘托表达,可惜很多作家作品中都缺乏城市的描述,何况传达都市气场,远没有20年前张欣都市言情的眉飞色扬,也没有今天《小时代》里上海滩的表面浮华(郭敬明,2013)。于是,这批面对都市的作家,进退失据,处境尴尬,陷入焦虑。

然而,所有这些都市写作的焦虑,在当下“打工文学”作品中却轻易化解了,乃至忽略不计了,为何如此呢?我们以为与写作者的身份有关。“打工文学”的一大特点就是,打工者写,写打工者,是百分百的“草根写作”。他们大多是城乡迁徙的亲历者,是身在其中的打工者,而非旁观者,更非为写而写的体验者。总之,他们写的就是他们的生活。不妨举作品说明——蔡玉燕(2015)的小说《南方建筑词条》获得第三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长篇小说奖。小说从数十个与建筑相关的词条入手,写了一群从底层建筑工人到大建筑商的人物群像。既写出了底层建筑工人的艰辛,中层建筑管理人员的两难,更揭示出了房产建筑行业众多不为人知的内幕。而这内幕,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紧密相连。评审认为,“蔡玉燕独树一帜,‘南方’既是地理坐标,也是富有时代标识的思想坐标,她以‘词条’,这最现代与后现代的把握方式,透视工人活法,最终完成一座深具悲悯情怀的精神‘建筑’。”(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2017)

万传芳的网络文学作品《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第一季》是一份个人打工史的编年体忠实记录,作者以令人惊叹的记忆力展示了生活的种种细节,坦率、冷静、理智,为这时代、这一人群写下了此生难忘的备忘录。人才市场、招聘、身份证、暂住证、租房、解雇单、工位……这些或许将会在历史长河中消失的名词,是她们青春岁月刻骨铭心的主题词。作者的语言没有太多文学性的修饰,叙事也是循着时间顺序直流而下,但因为取材于平凡人的打工生活,而凡人的生活本身就是泛泛琐事,所以反而有一种平实无华的质朴。而第一人称的叙述角度,也让读者有代入感和共鸣感——这是一代打工者群体共同的小说,从中可以看到你我他的故事。

程鹏(2015)的散文集《在大地上居无定所》,用诗意的语言真实书写了打工生活的细节,并呈现出产业工人生存和精神双重困惑,并引发出哲思。其用心塑造了一个个身边小人物以及他们精神

空间,在文字里赋予了他们尊严和人性以及赞美。这是一部灵魂书写,它既是个人的灵魂也是整整一代人的灵魂。叙事的都是小人物的日常生活,同时用笔构建了小人物的精神空间。书写者既是生活在他们中的小人物,同时也是一个时代的歌者。作品有开阔的哲思视野,也有悲悯的情怀在里面。其表达方式不拘一格,既有诗意的语言跳跃其中,又有散文的形式在里面,说它是一部散文作品,更是一部史诗的存在。

周齐林(2012)的散文《南方工业生活手记》是作者在南方打工生活的亲笔实录。一群打工族在铁笼子里奔跑、挣扎,无奈又绝望,但还要强打精神生活下去,是打工族肉体与精神生活的真实写照。它呈现了工业化时代,一批远涉他乡年轻人的生存镜像,这其中有理想、温暖与光亮,也有残酷、冰冷和灰暗。冷硬的铁件、逼仄的居室、脏乱的空间、荒凉的情绪,物质技术强大冒进,人类情感萎缩空败。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所凸显出来的元素,都被作者摄像式地记录下来,呈现出一种真像剥离中震撼内心的在场力量。

冉正万(2011)的长篇小说《进城》,书写了在城市化进程的大背景下,传统观念与城市文明的尖锐冲突,以及农民工在商品大潮中内心的挣扎与突围,使“进城”成为一种现实,也构成一种隐喻。《进城》以细腻笔法勾勒进城的农村青年的命运,生动再现了一代打工者从农业文明转而适应工业文明的过程。

祝成名(2011)的散文《东莞,东莞(三题)》以“酒精”“出租屋”“寄居者”三组为题细描来莞打工者的生活状态:纵情、漂泊、思乡、焦虑,但始终怀揣梦想,并从中概括出东莞的城市精神——为生存永不放弃的坚韧。文笔洗练,情境虽显凄怆,但意涵幽深,对人性的探索耐人寻味。

◎邝美艳(2016)的《沿途的声音》,描述作者在工厂混迹了十余年,电子厂、化工厂、纺织厂、机箱厂,台资、港资、日资、民营,从一家跳到另一家,杂乱的足迹,以及生活之路上嘈杂的声音,都在命运之墙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

这些获奖的青年产业工人文学作品,在文字水平上不一定有很高的造诣,甚至有些在结构上还略为粗糙,但它们的可贵之处在于作者内心情感的全情投入,让读者真切感受到“我在现场”,更可以感受到文字底下的心跳。哪怕日常生活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也能被这些一线青年产业工人作家用心捂热了!

四、结论与展望

青年产业工人的文学作品仅就文学来说,主要有两点:一是这样一批特定题材的作品,书写了广大农民从乡村到城市的迁徙历史,很好地从一个侧面书写了中国大陆近二十年的移民史,可以视作“打工文学”的更新换代;二是丰富了中国当代文学史的内涵,其写作内容和表达方式,在当代中国文学界也颇见新意,草根身份与自我书写,恰好也与当下的网络写作遥相呼应,构成当下文学写作的独特风景。

文学来源于生活,文字记录了这些青年的打工生活,也记录了他们的精神世界。青年产业工人作家们直面现实,以亲历者的手笔,原生态的表达方式,书写了打工者真切的生活,他们遭遇、沉浮、笑与泪,而这些在现实中几乎被人忽略。这些作品引导社会民众关注草根阶层,乃至商品经济社会下,人与人之间新的关系。他们的作品有着从前工业题材没有的新鲜内容,同时,也有着属于他们自己以及这个市场化时代的情绪和情感。也正是于此意义上,他们的作品有力量、有筋骨、有温度、有生命、有历史,并由此形成别于专业作家的、别具一格的“中国叙事与中国故事”(杨义, 2009)。

因此,我们可以预见,以基层产业工人的观点、立场写就的文学作品,将是未来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引领中国文学时尚的一个重要文学类别。从长远角度看,青年产业工人文学的生命力,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社会影响也会更深远。进一步的意义在于,所有上述不懈的文学努力,不但使得“被遮蔽的一群人”(宗仁发、施战军、李敬泽,2000)走进了社会舞台,走进了公众的视野,而且在写作者身份、进入生活的方式上,新的文学消费群体等诸多方面,均有突破性的新意。同时,为中国当代文学增添了新的内容,从一个侧面书写了中国城镇化的历史。假如,我们再想想进入这样一个空前绝后大迁徙人口基数之巨大,回头再看这样一批“草根写作者”,我们一定会倍感其珍贵,倍感其难得。这,也是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必将写入文学史乃至社会历史的依据所在。

参考文献

蔡玉燕,2015. 南方建筑词条[M].广州:羊城晚报出版社.

程鹏,2015. 在大地上居无定所[M]. 广州:花城出版社:54-69.

郭敬明,2013. 小时代[M]. 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

邝美艳,2016. 流水线上的青春[M].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65-72.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2017. 亲爱的南方[M].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33.李培林,农民工——中国进城农民工的经济社会分析[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35-43.马庚存,2007. 论中国近代青年产业工人的历史命运[J]. 史林(6):46-51.

匿名,1992. “打工文学”异军突起[N]. 文汇报,07-29.

冉正万,2011. 进城[J]. 芳草·潮(4).

万传芳,2011.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EB/OL]. http://www. cq2ww. com/book/16971.杨宏海,2013. 打工文学的历史记忆[M]. 南方文坛(2):43-46.

杨宏海,2009. 打工文学纵横谈[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6-17.

杨义,2009. 中国叙事学[M]. 北京:人民出版社.

周齐林,2012. 南方工业生活手记[J]. 广州文艺(4).

祝成明,2011. 东莞,东莞(三题)[J]. 山花(A版).

宗仁发、施战军、李敬泽,2000. 被遮蔽的70年代人[J]. 南方文坛(4):49-51.

(责任编辑:罗飞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