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孩生育计划:生育意愿到生育行为的中间环节

Youth Exploration - - NEWS -

从生育意愿到生育计划,从生育计划到最后落实生育行为,这是各个环节环环相连的决策过程。从整个决策过程来看,生育意愿只是第一步。生育意愿能否转化为实际生育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生育计划。从定量研究测量的角度来看,生育行为是一个条件概率,生育意愿只是对生育行为的一个粗略的间接测量。由于生育具有年龄-孩次递进和递进过程不可逆的特点,因此,相同的孩次属性的生育意愿的同质性更强。由于队列生育完成情况不同,时期生育计划和生育行为存在差别,这既体现出时期生育行为具有非常强的人群选择性和不确定性,也体现出未完成递进生育的人群与完成生育的异质性。生育意愿强的一定是首先完成生育计划,而没有完成的未来完成的可能性一定低于已经完成生育计划的人群。

(一)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低于平均理想子女数的特征不变

理想子女数只是对育龄群体在不考虑自身具体情况下的测量,但具体到本人的生育计划的测量结果更接近实际生育行为,也就是如果不考虑计划生育政策,育龄人群计划要几个子女。

2016年调查结果表明,在不考虑生育政策条件下,育龄人群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为1.89个,比2015年的1.92下降了0.03,比2014年的1.81提高了0.08。从各个队列来看,与2015年育龄人群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均值表现出明显的中间低、两头高的特征略有不同,2016年调查育龄人群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随着年龄增大而增加。“6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为1.93,“70后”为1.91,“80后”为1.87,“90后”为1.86。

各队列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均低于平均理想子女数的规律不变。各队列之间的差距有所缩小, 2015年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比平均理想子女数低0.08,而2016年二者的差距缩小到0.05。2016年调查结果表明,从“60后”到“90后”各队列之间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的差别很小,变化的区间在1.86~1.93之间,变动的幅度仅为0.07。与2015年和2014年调查相别比,“60后”到“9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的变动的幅度都在0.1以内。可见,调查得到的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也是非常稳定的。

(二)全面两孩生育政策条件下,“80后”“9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明显提高,“70后”“60后”则明显下降

全面两孩政策条件下,表面上看,计划生育子女数量平均数变化很小,比如,2015年调查计划生育孩子数量的平均值为1.7194,而2016年调查的结果为1.7088,两次调查的均值相差很小,但仔细分析各队列的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不同之处主要表现在全面两孩生育政策放开后,“90后”“8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明显上升,“60后”“70后”明显下降。2016年与2015年调查相比,“90后”由平均计划生育孩子数最小,上升为最大。2015年调查“90后”计划生孩子数的均值仅为1.5291,而2016年调查上升为1.8571,这与打算生育二孩比例估计的模式变化趋势也是完全吻合的。与之类似,“8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也有所上升,与2015年相比,“8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由2015年的1.7337上升到2016年的1.7630,这个变化至少反映出增加或稳定的变化趋势。相比之下,由于“60后”和“70后”都属于高龄育龄人群,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明显下降。与2015年相比,“60后”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由1.7551下降到1.7068,70后由1.7223下降到1.6529。2016年“70后”成为平均计划生育子女数最低的群体,而“90后”却上升为最高的群体。1

(三)计划生育二孩的育龄人群比例明显下降

与2015年不同,2016年明确计划生育二孩的比例明显下降,2015年明确计划生育二孩比例不到35%,2016年下降到21.17%。而明确不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大幅度提高,2015年明确不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为41.23%,没有想好生育时间的为26.17%,而2016年明确不打算生育二孩的比例高达66.59%,没有想好生育时间的为12.24%。在有生育计划的育龄人群中,特别稳定的是一年内打算生育的育龄人群的比例,2015年和2016年调查育龄人群中一年内明确打算生育的育龄人群比例均为6%。两年内明确计划生育二孩的比例由2015年的16%左右下降到2016年的不到12%,类似地,5年内明确计划生育二孩的比例也由30%以上下降到2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