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群体治愈系文化流行现象透析

Youth Exploration - - NEWS - ■ 伍慷

[摘要]我国正处在社会迅速变革的转型期和后工业时代,传统的生活方式正在被青年们解构、异化 和颠覆,所有的社会束缚都在挣脱中被重构,青年社会化程度不断提高,青年文化从泛政治化的道路及理念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步入蓬勃发展时期。各种社会矛盾与利益的冲突纠葛日趋复杂,社会竞争和生存的压力令青年们心理压力剧增,需要给竞争的挫败和种种的不如意一个排遣的出口。治愈系文化满足了青年的心理诉求,它亲切、舒缓,能抚平人心灵的创伤,带给人正能量,令人从现实的生存困境中解脱出来,舒展精神与心灵的自由。治愈系文化不同于常见的青年偶像崇拜的“信徒文化”,没有一般青年文化的摇摆性,不存在一些青年文化通过非正常的手段来表达正常需求的激烈形式,表达的情感都带着淡淡的色彩,治愈系文化使青年在审美体验中获得替代性的满足,在对自然的敬畏与亲近中,自我疗伤,契合了年轻人返璞归真的心理需求。对社会控制功能的失调,对代际之间的价值观等方面的断裂与冲突来说,治愈系文化能起着很好地弥合作用。

[关键词]青年;文化;治愈系;治愈系文化;流行文化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5-0094-07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5.012

◎中国改革开放已近四十年,社会经济基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高等教育入学率的不断提升,青年人口的不断扩大,青年社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青年文化从泛政治化的道德及理念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步入蓬勃发展时期。尤其当代青年,生活在多元价值观与多元文化盛行的年代和互联网极其发达的世界,传统的生活方式正在被青年们解构、异化、颠覆,所有的社会束缚都在挣脱中被重构。然而在与现实世界的冲突与反抗中,他们并不总是快乐的,因为青年是在社会变迁所带来的冲突中受影响最深的群体。在与现实社会的碰撞中,他们犹如一只受伤的雏鸟,需要栖息的枝头,需要舔舐自己的伤口,需要抚平心中的伤痛,需要给竞争的挫败和种种的不如意一个排遣的出口,需要在平凡的生活中给自己的心理困境找到坚实的支撑。而治愈系文化恰如轻柔的春风,抚慰着青年的心灵,释放青年压力,抒解他们的孤独,满足了他们的情感需求。治愈系文化是青年在多重焦虑中的一种自我释放与救赎。

一、治愈系文化概述

“治愈”一词原指伤病经治疗后,症状消失,伤口愈合,器官或机体功能完全或基本恢复正常状态。“治愈系”在日本语境中,源于《圣经》中神迹的治愈作用,1999年日本音乐家坂本龙一发表的单曲《ウラBT◎ T◎ B》大获成功,这类令人心情放松舒缓,抚平听者心灵创伤的音乐,日本人将其比作奇幻世界里的“治愈系魔法”,从此新造词“治愈系”开始流行,指为了让积蓄了过度压力的人

或有忧郁症倾向的人减轻压力而使用的各种行为和手段(孟红淼,2013)。并由此衍生出一种文化现象——治愈系文化。它涵盖了文学、音乐、影视、动漫、艺人、旅游、饮食、玩具制造等诸多行业,主要以压力过大并有忧郁症倾向以及长期蓄积了过度紧张情绪和慢性心理疲劳的人们为服务对象,安抚他们的心灵,舒缓紧张情绪,放松身心。日本的治愈系文化一经传入中国,便在青年群体中广泛流行,形成了一股“治愈系文化”热。2011年第一次贴上“中国内地首部治愈系爱情电影”标签的低成本电影《失恋33天》获得票房成功,大卖3.5亿元。2012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和民意中国网,对全国31个省(市、区)15666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2%的人坦言自己压力大,85.6%的人会选择“治愈系”来化解压力。受访者中,“70后”占24.1%,“80后”占53.0%, “90后”占14.0%(中国青年报,2012)。2013年最令人意外的文化事件就是“大黄鸭”热潮席卷整个中国,憨态可掬的“大黄鸭”带给人们的就是它的治愈性;无独有偶,迎接2017鸡年的吉祥物◎ “特朗普鸡”除了带给人们生意与运气之外,其憨态可掬的呆萌状也带给人们心灵的疗愈。开卷全国图书零售市场观测系统公布了2016上半年全国实体店和网店的畅销书榜单,在虚构类畅销书榜单中,实体店前三名分别是《追风筝的人》《解忧杂货店》和《三体》,网店前三名则是《摆渡人》《追风筝的人》和《解忧杂货店》,非常相似。这几部作品除了《三体》以外,在内容和风格上全都可以归为“心灵治愈系”小说,其中《追风筝的人》已畅销近十年,《解忧杂货店》也已连续第三年进入畅销榜单(文汇报,2016)。甚至设计界都按捺不住对治愈系的追求,治愈系设计把舒缓和消解压力的元素通过对日常产品的再设计使其自然的融入日常生活,成为工作生活的一部分,降低人们放松身心的时间和精力成本(裴儒琪,任宏,2016)。在最近发布的《2016-2017中国设计趋势报告》中明确指出,未来两年,充满萌趣的设计将满足人们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寻求心灵治愈感的重要诉求(六艺盒子,2016)。在中国,治愈系文化正以非同寻常的速度获得了大量青年粉丝,许多行业开始以治愈系作为产品的卖点。

二、治愈系文化在青年群体中流行的成因

“治愈系文化”在中国青年中流行有其深刻的原因,捕捉青年文化现象,是研究青年的必由之路。追根溯源,古代日本文化主要得益于对中国文化的吸收和融合,如汉字和汉文、儒学、律令制度和佛教甚至是建筑、服饰与茶道,二者间有着相近的血缘关系。文化的接近使得文化的传播相对比较容易,全球化的浪潮和网络技术使文化输出更加便捷。同时,转型期社会环境的刺激与青年的心理需求相互作用,因此“治愈系文化”在中国流行就不难理解了。

(一)现代社会中青年的自我迷失与异化

在现代商业社会,资本呈现出压倒一切的威力,对金钱无止境的追逐,对个人价值无休止的榨取,令当代青年身心俱疲。与此同时社会价值、个人价值、伦理、理想、道德,都在功利主义的影响下,彻底滑入相对主义的边缘。相当部分的人倾向于以利益主体的视角审视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造成人与人之间互相排斥而冷漠的社会氛围。青年的理想与抱负找不到施展的空间,价值取向引导紊乱、信仰模糊,人格错位,安身立命像是一艘随时翻覆的小船。面对进取与堕落、利益与道德、索取与奉献、奋斗与妥协,精英文化哑然失语。同时主流文化的高高在上,令青年在陌生化的社会中找不到出口。他们对自我身份的认同焦虑和对主流文化身份的逃避,都急需找到温暖的怀抱。他们恐惧真我的背叛与迷失,渴望卸去人格面具,呈现出能被社会接纳的真实的自我。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构建属于青年人自己的文化价值体系,使压抑已久的人格得到短暂的释放与缓解。但在现实社会中,青年还没有话语权,一切的社会规则都掌握在主流权威手中,他们的孤独感和权利被剥夺感,情绪负性体验较

多,桀骜不驯的青年往往会碰得头破血流。但青年们还未懂得人永远不可能彻底地实现个体化,社会化是人类生存的必要手段。在这种双方隐忍与释放的无休止拉锯战中,青年群体在身心方面会表现出混乱、创伤、焦虑、紧张、迷惑和恐慌等特征,“治愈系文化”亲切、舒缓,能抚平人心灵的创伤,带给人正面的力量,恰恰可以填补青年精神的空虚、失落和无助,帮助青年从现实的生存困境中解放出来,找到迷失的自我。对于青年群体而言,他们还未掌握对社会的控制权。面对社会理性化过程中给予的压力,青年如果能够在“治愈系”文本中找到抚慰,对他们来说不失为一种缓解压力的好方法(朱强、王贵功,2015)。“治愈系文化”能培育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90后”青年身上都有一种快乐取向,而“治愈系文化”能让人在日常生活中重拾快乐,自然青年与“治愈系文化”一拍即合。

在后工业化时代,社会化大生产即组织资本主义时代即将逝去,生产过程分散化,消费领域小众化,使得生产企业不再需要大规模的流水线作业,3D打印技术的产生更推动了生活方式的多样化与碎片化,这使得价值体系也不断呈现出多样化与碎片化的特点,随之而来的是社会格局的重组,社会管理体系与传统的社会化过程逐渐失去支撑的根基。熟悉的社会逐渐陌生化,一方面令逐新求异的青年兴奋不已,另一方面则使他们进一步跌入迷失与异化的陷阱而不能自拔。治愈系文化的舒缓与温暖,对平凡小人物的关爱,迅速引发青年们的“共情”,像一条清澈透明的小溪在青年的情感世界流淌,让他们在迷惘中找到支撑的力量。

(二)理想与现实的落差

当少年变为青年之时,会开始思考人生何去何从,每个青年人都会有不止一个梦想,每个时代的青年人都是在特定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历史进程中成长起来的,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当然有所差别,但追求的过程注定都是艰辛的。现在我国社会正处在快速转型阶段,社会问题较多,如腐败问题、生态环境问题、就业问题、生存问题等等,当理想与现实狭路相逢之时,就会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因为理想“◎太高尚纯洁,没有现实性,或太软弱无力,不易实现其自身”(黑格尔, 2006)。没有坚持就很容易滑入叔本华的悲观主义,认为理想归根揭底只能给自己带来痛苦。一部分年轻人开始逃离“北上广”,希望能在二、三线城市找到自己的安乐窝;另一部分年轻人沦为“愤青”,肆意发泄自己的情绪,给社会造成负面影响;更多的年轻人则默默地选择了坚持,他们不做一言不合就离开的“闪辞族”,而是在现实中求得生存与发展,依靠个人的努力使自己的理想转变为现实。在奋斗的过程中会有各种坎坷和痛苦,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实现不了自己的理想,理想成为现实的祭品,然而他们依然在路上,“治愈系文化”成为他们人生旅途中最佳伴侣之一。励志治愈系、温情治愈系、纯爱治愈系、文艺治愈系、黑暗治愈系总有一款能让青年心情平复、伤口愈合,心灵洗涤,期望与希望再次重逢。即使身份地位再卑微、生活寡淡至无味、感情生活贫瘠如“单身狗”,不被现实社会所认可,就因为理想对现实的召唤和吸引,总是能令一代代青年前赴后继为之追求。荆棘之路,治愈系文化像一剂缓释剂总能慰藉受伤的心灵,令人从现实的生存困境中解脱出来。舒展精神与心灵的自由,重新张开理想的羽翼,去自由翱翔。可以说治愈系文化的流行恰恰印证了当代中国青年并没有迷失寻找生存的意义,他们不甘于放弃对理想的追求,哪怕碰壁后再多的痛苦与空虚,也依然在传统价值失效或混沌中竭力寻找出路。他们在舔舐伤口之后,仍然准备奋力一搏,呈现出较强的担当意识。

(三)纯真爱情与物质婚姻的矛盾

爱情与婚姻是青年阶段中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随着社会价值观的变迁,青年的爱情与婚姻观也在不断嬗变,“高富帅”“白富美”等网络新词折射出当代青年功利化的择偶价值趋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单车上笑”一度成为不少女青年的座右铭。一些男女青年不惜用身体去换

取婚姻来达到掌控金钱的目的,“大叔控”“富婆控”在婚姻中也屡见不鲜。部分青年认为爱情与婚姻不过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这过度强调了爱情与婚姻的物质属性,忽略了其精神属性。“爱情至上”,还是“物质第一”的问题,在现实社会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缺乏了感情与精神内容的婚姻,一旦在交换价值上不能对等就会烟消云散。

由于社会大环境的影响,爱情与婚姻给当代青年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在读的大学生、刚踏入社会的青年都没有什么经济基础,居高不下的房价与紧巴巴的工资收入落差太大,房地产市场上的“丈母娘现象”使期盼“裸婚”的“屌丝”,心灰意冷。物质第一造成了对婚姻的不信任感,对婚姻的不信任感反过来又更加追求物质的保障来消除不信任,这就形成了一种怪圈。美好的爱情应是双方心灵的交汇,共同去创造未来。现在的社会中各种“闪婚”“闪离”现象层出不穷,爱情与婚姻问题中的千千结令青年们愁肠百结,治愈系文化自然成了青年排解愁绪的工具。遇到生活和感情困境时,积极乐观,自制、坚韧的治愈系文化,散发着疗愈的光辉,如同妈妈的怀抱般温暖。

三、治愈系文化的抚慰作用

(一)荒芜的内心世界需要替代性满足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在后工业化的社会中,自我的迷失与异化,生存的压力,人际交往的障碍、爱情与婚姻的困惑种种问题形成一个压力场,羁绊着青年前行的脚步,令青年背负着极大的心理压力,使青年的内心世界逐渐被焦虑、抑郁、恐惧、烦躁所包围,逐渐变得荒芜,情感无可寄托。各种青年亚文化你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似的轮转,令青年眼花缭乱,无所适从。网络的“灌水”“拍砖”“恶搞”“无厘头”的取闹,狂欢之后,喧闹散尽,只剩“一地鸡毛”,青年的心田依然是一片沙漠。青年们在厌倦了网络狂欢和刺激后,急需缓解心理能量蓄积所造成的人的精神紧张、失衡和痛苦。治愈系文化使青年在审美体验中获得替代性的满足。“替代性满足”是相对于真实性满足而言的,是指通过想象使在现实中受到限制的欲望得到满足和解脱。所有生物都具有治愈的本能,人在心理失衡和受伤的情况下会本能地寻找疗愈的方法。青年们在观看治愈系动漫时会把自己想象成为纯洁的少男少女、儿童或者小动物,在悲天悯人的纯爱中,在舒缓的故事情节中,得到超越现实世界后的一种情感的满足与愉悦,内心的创痛得到疗愈。丹麦未来学家沃尔夫·伦森(1998)认为,人类在经历狩猎社会、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之后,将进入一个以关注梦想、历险以及情感生活为特征的梦幻社会。治愈系动漫具有无限的虚拟性,青年们类似白日梦般的替代性想象,对平衡人的心理补偿机制确实是有帮助的。治愈系文学放弃了宏大叙事,淡泊名利,着重在于自身的经历、生活中的感悟,更贴近现实生活,更易引发青年情感的共鸣,不知不觉中产生替代参与的欲望,某些治愈系文学更是直接吸引青年参与。例如《失恋33天》这部小说,作者在线上与网友展开了频繁的交流与互动,采纳了不少网民们提供的剧情、线索等,在这一互动过程中不少青年与小说中的主人公“共情”,自己也成为作品中的人物,悄然治愈了自己失恋的伤痛,成为皆大欢喜的事情。替代性满足还表现在治愈系明星们的举手投足甚至是一个微笑,都给治愈系粉丝们带来极大乐趣,青年们模仿他们的穿着及每一个动作,从而得到替代性的体验,表现出与治愈系明星一致的行为,从中得到生命与心灵的滋润。

(二)在对自然的敬畏与亲近中自我疗伤

中国文化强调“天人合一”,热爱自然、尊重自然、敬畏自然,认为自然是有生命与人格且具有灵性的;自然界充满生机,能净化人的心灵,自然与人的精神是相通的。“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自然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和道德上的陶冶,是精神之本、生命之源,这与日本文化对自

然的崇拜是相近的。日本列岛火山地震频发,国土以山地、丘陵为主,生存条件严苛,因而形成了日本“万物有灵”和多神崇拜的文化,至今日本仍有超过80%的国民信仰神道教,这种对原始自然崇拜的执着,在世界主要民族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日本被复杂的海岸线所包围,由于海洋洋流的影响,气候温和空气湿润,雨量丰沛,霞雾很多,树木种类繁多,极其茂盛,风景如画,四季分明。这种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使日本人比一般的农耕民族对土地怀有更深的眷恋和亲近感,造就了他们对自然之美和季节演变更为敏锐的感受性和观察力,并影响到日本人的美学意识和宗教意识,催生了他们与自然为友,与自然共生的自然观(杨伟,2008)。然而随着工业化社会的来临,城市化的发展,森林毁坏、河流污染,人们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与自然隔绝,精神与肉体都被异化扭曲,人们渴望纯净而无污染的大自然来重新陶冶自己的生命,使心灵的伤口愈合。日本的治愈系动漫《千与千寻》《幽灵公主》《天空之城》《河童之夏》等都充满了对人类与自然的思考,画面展现了大自然的美。音乐方面,借助自然意向和自然音效构建的纯音乐类型“NEWAGE”成为了治愈系音乐的主流,在这些音乐中,人们听到了泉水叮咚,听到了风声鸟鸣,仿佛从琐事喧嚣中找回了民族根性中崇拜自然的那份虔诚(韩思齐,2010)。《樱花抄》《秒速五厘米》以亲和的感情去注视自然、接触自然,在四季推移和色彩变化中去发现微妙的刹那间的美(张涛,2014)。中国古代的田园诗其实也可归入治愈系中,它把自然的静态美与动态美灵动地描绘出来,呈现出原始的生态美,散发着无尽的生命魅力,表现了渴望无拘无束,洒脱的生活态度,并给人以深邃的哲理思考。治愈系插画题材以描绘自然的美好景物为主,沐浴在阳光雨露下的森林、高山、河流、草原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慰藉,画面以黄蓝绿颜色为主色调,给人宁静舒缓的感觉。总之,治愈系文化鼓励人们抛掉一切俗世的束缚,回归本真的自我,回归人与自然最初的关系,将自然万物的生存美感展示在人们面前,在对自然的敬畏与亲近中,自我疗伤,契合了年轻人返璞归真的心理需求,更使中国青年在了解了日本治愈系文化后,引发了对中国古典文化特别是带有治愈色彩的中国古典文化的兴趣。

(三)保持童心与灵幻的想象

保持童心是治愈系文化的特点之一,治愈系动漫大都以孩童、少男少女为主角,他们内心简单、不谙世事、天真而纯净,影片追求平淡、舒缓的故事情节,甚至成人的角色都偏向儿童化,儿童的世界趣与萌,对目标的追求,任务的达成有着孩童的执着,往往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孩童化”就像是玻璃罩里的童话城堡,有着与世隔绝的美好与纯粹,任何深陷喧嚣、忙碌、紧张生活里的孤独灵魂,都可以在这个城堡里体味到久违的温暖(曾于里,2015)。青年们初入社会对尔虞我诈的丛林规则心生厌恶,他们渴望纯净透明、美好纯粹的世界,治愈系动漫和影片给了青年们一个自我观照的机会,使他们逃脱冷漠、残酷、尔虞我诈、恶性竞争的包围,暂时享受长不大的感觉,短暂的喘息之后,又可令自己“满血复活”。童心的过滤使青年们焦躁的心逐渐平复下来。

灵幻是治愈系文化的另一特点,日本是一个信仰神道的国家,多神信仰的日本人,认为自然界的山川草木乃至万物中都孕育着神灵,凡事都要向八百万众神祈祷(韩立红,2008),鬼神信仰具有全民性。在这种文化环境中,鬼神显灵的故事极易产生和传播。在治愈系动漫中常常出现拥有魔法的人物或是妖怪、神灵等,充满魔幻色彩。妖怪也不再是以穷凶极恶的面目出现,而是充满了人性与温情。例如《魔女宅急便》《给桃子的信》《夏目友人帐》《虫师》《神是中学生》等都充满了灵异的魔幻色彩,其中一些人、妖、神之间还互相救助,获得美好的结果。在这个远离现实充满灵幻色彩而温情的世界中,人际关系单纯而简单,青年们可以放下戒备,全身心地投入到奇异的世界中,遇到困难,还有神怪帮忙,极大地满足了青年们对社会的幻想,这是治愈系粉丝们精神的休憩所。

四、对治愈系文化流行的文化解读

从文化层面看青年对社会的顺从、融合或分离乃至背叛都是在一定的社会规范、历史习俗、道德原则、法律、公众舆论和制度下实现的,在青年这一特定群体,必然存在着与当下社会状态相和谐的青年亚文化。正是拥有了治愈系文化,才使得青年能从荆棘走向平原,从幼稚走向成熟,从而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一)治愈系文化的跨越

跨文化传播与文化间交流渗透于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之中,人类社会的发展其实就是各种文化从冲突到互相融合的过程,中国文化与日本文化在文化体系上较为接近,文化的交流与传播较易获得双方的认可,不存在心理接受障碍。日本治愈系文化传入中国后,与中国文化高度锲合,有着文化亲和性,因此青年们很容易找到彼此文化的相似处,如文化符号与文化观念。同时,治愈系文化舒缓压力,慰藉心灵,非常符合青年群体的心理需要,其动漫、影视、音乐、旅游、文学、艺人等形式都为广大青年喜闻乐见。现代社会对青年的异化是其生长的共同土壤,所以青年们非常容易产生共鸣。治愈系文化传入中国后,迅速形成了中国自己的治愈系文化,“张嘉佳现象”就是很好的证明,2016年其小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摆渡人》相继被改编成电影,并受到青年的热捧,票房一路走高。

(二)平和舒缓的审美取向

在大部分的青年亚文化意图寻求刺激、自治和认同的时候,治愈系文化却以平和舒缓,抚慰心灵的形象出现,与社会主流文化间不存在激烈的冲突与颠覆,没有质疑与挑战,更无攻击与反叛,几乎没有“副作用”。青年们用它疗伤之后,为的是更好地融入现实生活,治愈系文化在此充当了心灵加油站的角色。治愈系文化忧伤与快乐都是淡淡的,基本上以孩童或普通人为视角,没有严肃的说教和政治号召,简单的道理,平淡的节奏,在小叙述中带出温暖的人性光辉,成为社会的润滑剂。治愈系文化主张排解、疗愈却不迷失,是在现实困境前的蓄力,等待的是回归社会后的超越,对现实生活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的,是自我实现的曲线迂回和前奏。

(三)文化受众面宽,与商业契合度高

治愈系文化虽然是一种青年亚文化,但其有广泛的受众和消费群体,因为在现代社会人人都有心理疗愈的需要,所以治愈系文化受众广泛分布于各年龄层。现代商业社会,通过消费追求快乐的“消费心理欲求”不断扩大。简言之,由物品消费转向心灵的愉悦和满足,即消费动机发生了变化。治愈系文化与商业的契合度较高,电影、动漫、旅游、美食、家具、玩具都有治愈系系列,许多商家瞄准这一广阔的市场,开发出新颖的产品,将治愈系文化推向新的高度。随着科技的发展,VR技术的成熟,可以把人们在日常状态中的现实需要与影像幻觉之间的距离完全取消,使治愈性电影、动漫或艺人具有虚拟性的真实,人们的视觉感官体验和心理体验更为真实,使治愈更有效。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结合,减缓社会发展过程中必然产生的各种矛盾、心理失衡等对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阻碍作用。美国学者B.约瑟夫·派因和詹姆斯H.吉尔摩(1998)在《体验经济》中提出:继“服务经济”之后,将进入“体验经济”时代,“体验”成为一种商品,像服务和货物一样实在的产品。不同的是,体验不仅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个体的,是个人在形体、情绪、知识上参与的所得,各人的体验不完全一样,所以会有心境与事件的互动。今后企业的发展就必须“超越功能,在提供体验上竞争。治愈系文化的受众广泛性和商业性使其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它的发展不再是单向性的由文化创造者向文化接受者的产品传递和意义流动,而是意义及其产品载体在主受体之间的双向流动,这种互相促进使治愈系文化具有恒久的生命力。

五、结语

治愈系文化在青年群体中的流行,有着深刻的社会背景及原因。我国正处在社会迅速变革的转型期和后工业时代,各种社会矛盾与利益的冲突纠葛日趋复杂,社会竞争和生存的压力令青年们心理压力剧增,青年们已厌倦了各种“恶搞”“颠覆”“反叛”的青年亚文化,他们需要舒缓的心理抚慰,消解压力之后再去奋斗。治愈系文化正好构建起通向独立性的成人世界的一道坚固而美丽的桥梁,青年们通过它不断向成人社会学习以适应和融入社会秩序,从而实现社会化。治愈系文化满足了青年们的心理所需,同时治愈系文化又与消费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商业时代的助力下,成为青年们生理和心理的理想栖息地。正因为这些特点,治愈系文化不同于常见的青年偶像崇拜的“信徒文化”,没有一般青年文化的摇摆性,不存在一些青年文化通过非正常的手段来表达正常要求的激烈形式,表达的情感都带着淡淡的色彩。对社会控制功能的失调,对代际之间的价值观等方面的断裂与冲突来说,治愈系文化起着很好的弥合作用。治愈系文化以其疗愈的方式蓄积起青年奋发向上的创造力量。

参考文献

B. 约瑟夫·派恩二世、詹姆斯 H. 吉尔摩,2008. 体验经济[M]. 夏业良、曹伟,等,译. 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1618. 黄冲,2012. 85. 6%受访者会选择“治愈系”化解压力[N]. 中国青年报,05-08.

韩立红,2008. 日本文化概论(中文版)[M]. 南京:南开大学出版社:38.

韩思齐,2010. 日本“治愈系”的文化分析[J]. 南昌教育学院学报(2):48-50.

黑格尔,2006. 小逻辑[M]. 李智谋,译. 重庆:重庆出版社:6.

六艺盒子,2016. 无论虚拟和现实如何交锋,治愈系都是2016年设计主流[EB/OL]. http://sanwen8. cn/p/15dkOUF. html.

孟红淼,2013. 从《千与千寻》看日本“治愈系”文化[J]. 山西大同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5):67-69.裴儒琪,任宏,2016. 关注情感的产品治愈系设计[J]. 工业设计(01):71—73.

钱好,2016. 2016上半年全国畅销书榜单公布[N]. 文汇报,07-19.

沃尔夫·伦森,1998. 21世纪——梦幻社会[J]. 伍一军,译. 金秋科苑(10):6.

杨伟,2008. 日本文化论[M]. 重庆:重庆出版集团:4.

朱强、王贵苏,2015. “治愈系”作品:青年心理调适的别样途径— 以《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为例[J]. 中国青年研究(9):31-36.

张涛,2014. 日本治愈系动画短片场景美术之我见——以新海诚动画短片为例(上)[J]. 中国艺术时空(3):91-94.曾于里,2015. 治愈系:“孩童化”“去历史”与治愈的无效[J]. 名作欣赏(7):95-10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