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保护综合反应平台的构建与设想

Youth Exploration - - 目录 - ■ 姚建龙 滕洪昌

[摘要]国内具有未成年人保护综合反应平台性质的实践探索主要有三种模式:一是群团组织牵头、充分吸收社会力量参与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信息平台,以共青团12355青少年服务平台为代表;二是政府主导、民政部门牵头的未成年人社会保护信息平台,以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为代表;三是政法委主导、检察院牵头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检察监督信息平台,以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为代表。但总体来看,三种模式还是存在着发现难、报告难、干预难、联动难、监督难、追责难等共同性难题。为了破解上述六大难题,最大限度避免发生涉及未成年人的恶性事件,应该由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牵头并整合资源,依托12355平台建立“六位一体”的未成年人保护综合反应平台,融监测预防、发现报告、应急处置、研判转介、帮扶干预、督查追责六大功能为一体。

[关键词]未成年人保护;多部门联动;责任稀释;综合反应平台

中图分类号:D92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6-0005-13 DOI: 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6.001

一、问题提出

近几年,国内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的事件频发,这说明目前我国儿童保护理念落后,儿童利益最大化的观念尚未成为一种社会共识(赵川芳,2014),也反映出目前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存在着亟待克服的症结性问题:第一,发现难: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信息由谁来发现,怎么发现不明确。第二,报告难:发现问题后由谁来报告、向谁报告找不到法律依据,而且即使向有关部门或组织报告了,报告之后到底有没有用也无从知晓。第三,干预难: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且上报后,能否得到及时、专业的干预,实施有效帮扶存在疑问。第四,联动难:《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颁布二十余年来,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是由保护未成年人的共同责任原则所带来的“责任稀释困境”——谁都有保护未成年人的职责,但是缺乏主责部门和有效的统筹机制,其结果是保护未成年人“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出了问题找不到”(姚建龙,2017)。第五,监督难:相关部门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事件的处置情况,由谁来监督、采用何种方式监督没有明确规定。第六,追责难:如果相关部门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上不行使职权或违法行使职权,由谁来负责追责、如何追责,存在制度上的漏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