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承接青少年事务的实践与探索

Youth Exploration - - 目录 -

[摘要]在政府职能转移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通过购买公共服务来实现政府职能转移。在建立服务型政府的过程中,共青团组织开始大量承接政府转移的青少年事务,目前主要有三种典型模式:以上海为代表的政府模式、以苏州、佛山和嘉兴为代表的市场模式以及以深圳、北京和重庆为代表的群团模式。广州共青团综合运用政府模式、市场模式和社会模式等多种供给模式,积极探索承接青少年事务的可行路径,并由此形成了共青团承接青少年事务的广州特色。然而,目前,共青团承接青少年事务也面临着共青团主体地位不明确、资金来源不稳定、社会组织承接机会不均衡和承接能力弱等问题。为了进一步完善承接青少年事务的职能,共青团需要强化其主体地位,通过财政供给、市场运作和社会协助等方式多渠道筹集资金,通过扶植社会组织发展、建设专业化服务团队和打造高端服务平台等方式,来提高承接青少年事务的能力。

[关键词]共青团;青少年事务;社会组织;政府职能转移

中图分类号:D29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7)06-0040-10 DOI: 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7.06.005

在政府职能转变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通过购买公共服务来实现政府职能转移。由此,这种现象也逐渐成为学术界的重要议题(唐钧,2012;徐家良、赵挺,2013;管兵,2015)。然而,这些研究的对象大多为地方政府,而鲜有关注作为地方治理主体重要组成部分的工青妇等群团组织。在中国,虽然工青妇等群团组织并非传统政府的组成部分,但是由于中国社会组织中存在的法团主义国家与社会关系(顾昕、王旭,2005),这些与政府有着密切联系的群团组织在事实上承担着提供公共服务的职能。在此背景下,工青妇等群团组织在参与提供公共服务的过程中表现出某些独特之处,但同时也面临着特殊的现实问题与困境。为此,本文尝试归纳出共青团承接政府转移青少年事务的三种典型模式,并以广州共青团的经验为切入点,探讨共青团承接青少年公共服务的政治实践、存在问题和解决对策。

关于由谁来提供公共服务,学术界存在政府供给、市场供给和社会供给等三种理论观点,并由此衍生出公共服务供给的政府模式、市场模式和群团模式等三种模式。政府模式主要基于社会公平的目的,主张政府在公共物品的供给中扮演主导角色。市场模式主要遵循供给效率的标准,认为市场组织应该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群团模式则试图超越上述供给模式,在兼顾公平与效率的情况下,实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