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二代歧视感知与社会融入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目 录 - 李蔓莉

利用普林斯顿大学主持的“移民儿童追踪调查(1991-2006)”,将研究聚焦于移民二代的融入适应过程。[摘要]我国作为非传统国际移民国家,随着移民二代在我国的成长,未来将面临更大的挑战。本文

研究发现主观的歧视感知会对移民二代的移入国身份认同有显著负向影响。进而发现,移民二代的身份认

同和歧视感知对于其成长期间的学业成绩有显著影响,感知到歧视的移民儿童学业成绩更差;倾向于移

入国的身份则有利于其学业成绩。歧视感知对于移民二代的受教育年限没有显著影响,但会通过身份认

同影响移民儿童成年后的受教育获得。本文对国内农民工二代和非移民国家的移民二代融入等问题提供

借鉴。

[关键词]移民二代;歧视感知;社会融入;身份认同;教育获得

中图分类号:C95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8)04-0100-13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8.04.010

一、问题提出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与国际地位的日益提高,逐渐吸引了大量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具备国际移民早期阶段的发生特征(梁玉成,2013)。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有近2成的外国人是14岁以下的儿童,同时有部分中外通婚家庭子女在中国出生、成长。我国作为非传统国际移民国家,大规模的移民

作者简介:李蔓莉,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2016级社会学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移民社会学。

行为主要发生在城乡区域之间,并曾引发社会对于农民工子女的研究热议——但国际“移民二代”1与我国传统的“农民工二代”具有本质上的差异,种族和语言的巨大差别导致这些国际“移民二代”融入适应过程更为困难。本文通过对美国移民二代社会融入过程的实证分析,以期获得对我国移民儿童研究的启发。

移民对于移入国接纳态度的主观感知是移民研究中的重要议题。移入国对于移民的不公平态度,会使移民产生对歧视的感知(Perceived Discrimination),即移入国对自身所属群体排斥的主观感受。对于移民二代而言,歧视感知会直接作用于他们对移入国的社会适应(Colette & John, 2008),并对他们的心理健康(Gee & Ponce,2010;Chou,2012)和生活质量(Pearson & Geronimus,2011; Becerra et al.,2013)产生负面影响。

移民融入具有多维度特征。可区分为结构性-文化性(Gordon,1964)、客观显性-主观隐性(梁波、王海英,2010;杨菊华,2016)等维度。本文根据移民二代的现实特点,将移民融入区分为主观融入与客观融入,主观融入定义为移民身份认同;客观融入定义为其学业表现。本文使用普林斯顿大学主持的“移民儿童追踪调查(1991-2006)”数据进行实证分析,试图回答两个问题:第一,歧视感知是否会对移民儿童主观社会融入产生影响?第二,主观的社会融入能否影响移民儿童最终的客观社会融入?

二、文献回顾

移民二代的融入问题曾引发国外学界持久讨论。移民融入的理论包括两种:直线融入(Straight-Line Assimilation)和分层融入(Segmented-Assimilation)。前者是移民融入研究的早期阶段,主要基于同质性假设,后者则关注移民群体及其后代的异质性,强调不同移民群体融入路径的差异。直线融入理论主要由芝加哥学派提出,认为移民的后代将逐渐融入社会主流的教育和职业(Gans,1997);而分层融入理论是直线融入的替代理论,以周敏等人提出的“多向分层同化理论”(Segmented-Assimilation Theory)最具有影响力,该理论认为移民后代的融入有多种后果,而并非是单一融入的结果(Zhou,1997)。在此基础上,对于移民融入的测量和影响因素的研究渐成体系。

(一)移入国社会歧视与移民身份认同

对自我身份属性的认定产生于与外群体的互动接触。移民身份认同包括三种:倾向于移入国身份,称为“国族”身份认同;倾向于来源国的身份,称为“族裔”身份认同;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身份认同,也可以根据族群的“内”“外”关系,将移入国成员称为“外群体”;而移出国成员称为“内群

1“移民二代”(Second-Generation Immigrant)主要包括1.5代移民和2代移民,而不仅仅指2代移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