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没发生(中篇小说) / 王哲珠

Youth Literature - - CONTENTS - ⊙文 / 王哲珠

整个早上,何斌顺着林荫道来来回回,脚步一会儿粘连不定,一会儿变得急促,像他起伏不定的情绪。他想起四年前在这里待的半天。那时,何斌刚报过名,把东西提到宿舍,立即往这里跑。来学校一路上,他就在想象这一刻,在这林荫道走一走,大学生活将以此为起点,不,是以后生活的一个转折点。这林荫道有他所需要的诗意与希望,适合他平复一下进入全新环境的激动,也适合憧憬无数种可能性的未来。一晃四年过去,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有了沧桑感,抬起头,树叶密织下,阴影浓重,林荫道又长又空,显得遥远而虚幻。

刚才,何斌又接了个电话。不是他一直在等的电话,而是母亲在电话里重复说了无数次的话,他将手机扣在耳边,脑袋呈放空状态,母亲的话他都快会背了。母亲仍是诉说家里的糖店,近期订单又多了,她和父亲每天干到三更半夜,他们不再年轻,撑得很

王哲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小说一百多万字,有小说被《中华文学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转载。出版有长篇小说《老寨》《长河》。曾获广东省有为文学奖第二届“大沥杯”小说奖。

辛苦,工人只能打下手,大姐家近来新开了一家饭馆,二姐即将临产,而何斌临近毕业,该想着正事了,好好学下家里的手艺……母亲的意思,端午节回去一趟,多请几天假,在糖铺里先学点东西。

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学校那边,拿到毕业证就是了,家里的手艺学到手,以后的日子就有了底……

何斌恍惚了,糖的味道从话筒里氤氲,湿甜中带着微微的油炸焦味,他整个人被裹在一阵黏腻里,有种透不过气的烦躁。

你和爸累了就歇歇吧。何斌打断母亲的话。

胡说,我们倒想歇,那也得等你学上手。——你什么时候回?

我不想回,你跟爸说明白,我不想做糖,没兴趣,糖铺让大姐或二姐去接,要不,干脆关了。

斌,以后你会明白的。你知道吗,糖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