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

特邀栏目主持:郑润良

Youth Literature - - 出发 DEPARTURE -

第一次读高临阳的小说是《吞剑者》,小说家吕魁推荐给我的,该小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作者对现代理性所无法理喻的“吞剑”过程的描写令人惊心动魄,同时也写到了现代科学对传统“灵韵”的灼伤。和《吞剑者》中的“女吞剑者”一样,他的新作《友人高元奇》中的高元奇,也是一个“奇人”。在这方面,两部作品有着内在的、隐秘的关联。这也说明,高临阳已经初步形成了他看待和处理世界的独特手法与眼光。

郑润良:听说你今年刚研究生毕业,目前找到工作了吗?

高临阳:如果工作是指“上班”,还没有。我念的是导演系,虽然毕业了,但还没能力把导演当工作。目前我在做编剧,主要在家写,最近写了两个剧本,一个是电视剧剧本,一个电影剧本。

郑润良:你觉得自己第一篇相对比较成熟的作品是哪一篇?

高临阳:去年八月写的《吞剑者》。这篇小说写了一个渴望突围的县城少年和一个命案在身寻找救赎的女吞剑者。它基本达到我心中“小说”的标准。

郑润良:“女吞剑者”可谓这个时代的奇人,《友人高元奇》中的高元奇也是这个时代中的奇人。这部作品的创作有什么特别的缘起吗?

高临阳:今年二月,在老家太原过年,脑子里突然蹿进“某某某他爸,黑社会老大”这句顺口溜。上小学时,我们班上有个同学,他成绩不好,有人编各种顺口溜嘲笑他。我当时还是班长,现在想起来,这种嘲笑弱者的恶习令我不寒而栗,心怀歉意。我跟这位同学交往很少,毕业后再无交集,但那句顺口溜却一遍遍凿我脑壳。我揪住我的恶和歉意,开始写这篇小说。

郑润良:中外小说家中你喜欢哪些人的

作品?

高临阳:中国有高行健、曹乃谦、王朔、王小波;外国有卡佛、塞林格、马洛伊·山多尔、奥尔罕·帕慕克。排名不分前后。郑润良:你喜欢哪些导演?高临阳:在学校,老师教剧情片,我们拍剧情片。闲时,我却爱看纪录片。大陆的,周浩、徐童、赵亮等导演的纪录片,对我写作都有启发。此外,我毕业论文是关于台湾导演蔡明亮的。土耳其导演锡兰,也是我喜欢的导演。

郑润良:除了电影和文学,你有其他业余爱好吗?

高临阳:这两样占去我生活的四分之三。我不知道冒险是否算业余爱好。我喜欢尝试做没做过的事。我常常是过完今天,才开始规划明天。这种因陌生未知而产生的轻微危险感,对我是种吸引。我的这个“业余爱好”,可能也会反哺创作。我想对于我,影像是自由的,写作也是自由的,但首先,我得是自由的。

郑润良:在小说创作方面,最近有什么规划?

高临阳:早些时候,您曾建议我写一个与时代不相容的“奇人系列”。我想过这事。我生命中曾经有过一些人,他们留下过令我心碎心动的奇迹时刻,他们值得被小说记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