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之南,赤坎赤坎

Youth Literature - - ESSAY - ⊙文 / 杨庆祥

从北京到广州,二千三百公里,高铁八个小时,飞机三个半小时。

从广州到中山,九十公里,高铁三十分钟,驾车一个半小时。从中山到开平,一百公里,驾车二个小时。从开平到赤坎镇,十五公里,驾车三十分钟。

或者从广州直接走佛开高速,二百公里,驾车二个半小时,也就到了赤坎。

广东在北京的南边,赤坎在南边的更南端。

在十二月雾霾茫茫的北京,我收到你的信息,来吧,来南方吧。那个时候我正戴着口罩,在四号线地铁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地呼吸。当我看到你的信息,眼前瞬间闪出一幅

杨庆祥:一九八〇年出生,诗人,批评家。出版有思 想随笔《80后,怎么办》,诗集《这些年,在人间》《我 选择哭泣和爱你》,评论集《分裂的想象》等。曾获《人 民文学》诗歌奖、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冯牧文学奖等。

郁郁葱葱的画面,仿佛有一丝光亮从地铁的狭缝之中挤进来,新鲜空气的味道填满我的鼻孔。“你是要带我去吃翠园的早茶吗?”你回复了一个红心。我冲着我对面的陌生男子笑了笑,在他的一脸无辜之中,我在手机上点下最快的航班,我要去南方了。你要带我去哪里呢?太古汇。广州最繁华的购物中心,我们会一大早起来,到翠园里点上一壶茶和几盘点心,我最爱吃的是马蹄糕,脆嫩爽口,不油腻,你最爱吃的是虾饺,薄薄的皮和厚厚的馅。我们慢慢享受这人间的口福。然后等人流开始熙熙攘攘,我们的早茶时间结束。轻轻将盘子推开,抿一口茶,相视一笑。接下来的时间,就属于那些橱窗和模特,那些精致的商品和适合我们身体的衣服。我们在里面购买过很多东西,一枚小小的发夹,戴起来像蝴蝶在飞舞;大衣,即使在南方的冬天,也是需要温暖的包裹啊。还有一次,我发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