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副本

Youth Literature - - 小气 说象 PHENOMENONFICTION - ⊙文/吴 纯

她告诉他有个小玩意儿想跟他分享一下。她让他打开语音工具,他听到一句“你好”。

“为什么要用声音软件跟我对话呢?”陈升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把alter-voice里的“Juno”的声源弄出来,他猜测只是用某种语音助手做的高仿。Juno是他不愿提起的过去,起初是当作试验品设计的,无论如何调整性别度,声音永远带有中性的色彩,她在外型还没来得及定稿前就不被看好。Juno在陈升的印象里是混沌的,甚至没记得她最终的样子,虽然测试版在一年后就匆匆

吴 纯:一九八九年出生,曾获第三十四届台湾联合报文学奖。现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

下架了,现在重新听到她说话,陈升的心脏休止了一拍,又一颤。

他们是在一个交友联盟小组里面认识的,最初是他在寻求一个植物养护方法,小苍兰以狂人植物爱好者的身份过来搭讪。她的个人简介是一个邮箱地址,她说暂且叫她小苍兰,在一家残疾人机构上班,在闹市里的写字楼里办公。最喜欢的午饭是用微波炉做的西红柿鸡蛋汤,有时候她会用斟酌食量的方法来对待聊天话题。他觉得她是个混沌的、对趣味很敏感的聊天对象,失聪者小苍兰。

她没打算一开始就讲出实情,他见证过她对语句的拆解能力,但实际上她对Juno一无所知,她说自己使用的是一个小学同学开发的变声软件,只要输入文字,软件就会帮助念出来传给对方。她说同学靠到处贴小广告,兜售给那些做电话诈骗和网络色情的人,她也是在购买后才后知后觉到的。

“如果你是原作者,那你是什么样子

火焰灼烧着大脑,我们仍希望进入深渊,无论是地狱或是天堂进入陌生,找寻新的。——波德莱尔

的?”

他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的职业。声效工程师、音乐人,抑或只是声音的编辑者,设计一些流行的人声产品,也就是大众所说的虚拟歌手。“Juno只是其中一个被否决的产品。”虽然此刻职业性耳鸣发作,陈升也不愿多说,怕她伤心,虽然她会追问伤心是什么声音。

她的知识面非常有限,却能时不时展露出吸收和讲故事的热情,小苍兰说她今天放弃聊都市传说,她迫不及待想知道Juno的一切。

第二天来到工作室,小朱已经把数据都做出来了,桌子旁边的小册子印满五彩的字。

“完全不懂人类语言,但能够读懂人类的声音,有为了别人而流泪的温柔。”

“喜欢佩戴蝴蝶结,轻微洁癖,因爱上杀人犯而被开除。”

“最不擅长运动,但一旦拿起麦克风就是充满朝气的女孩!”

“双子座,出生地不明,家里堆满猫罐头,邻居是一群德国猎犬。”

诸如这类简介印在产品的电子说明书上,在荧幕上闪动的还有他们的形象,像一只只颤动的浮标。有的歌手站在隐形的旋转台三百六十度展示自己,如同八十年代初带有崭新的质感的预售商品,完美的鹅黄、荧绿和粉蓝,进一步避免了磨损和皱褶;观众们相信每一根柔顺的发丝都是真的,是否会想到背后有着严肃的技术支撑。除此之外还要开发出各种适配语言,根据不同地区的特点进行销售,比如女声产品永远比男声多一点,更新换代也更快。做这份工作,不可扮演一个躲在背后的造物主,要戴上假发,穿蓬蓬裙加入他们,适当地手舞足蹈。

从刚刚建立的游行队伍离开一下,小朱就凑了过来。

“那个地方好像不对。”陈升问他。 “你是说原声处理吗?” “第十三小节,好像听起来跟之前不一样。”小朱挑了一下眉毛,以为陈升也能心领神会,毕竟要分辨出其中的不同,一般需要好事者拆数据包去进行对比。小朱像带新人一样向他介绍:“比如在不同的语言中, ‘a’这个音,开口度、发音位置习惯造成的振动频率,肯定是不一样的吧?”

小朱指着屏幕上的峰值对比说:“我的意思是,外语版与原版对比出来的差异和空隙,做手脚的地方。”

在语言差异的间隙中加入暗示性的信息:未公开的检测到的地震波长、“二战”后废弃的电台频道、明星道歉片段等很多人不再记起的事件,陈升一向不相信文化阴谋论,这种行为当然也是经过上级的默许。小朱再度演示了一次:比人类更完善的滑音,愉悦感带动高涨的气息,凹折埋伏的峰值让陈升暗自捏一把汗。在他看来形似幽谷、布满磁石的闯关游戏,小朱加入了更多的版本,直至屏幕像密密的蛛网一样让人眼疼。“那不如买几只小白鼠,播放完检测血液浓度和精神状况。”小朱觉得他这个建议棒极了。

“都是孤儿啊。”小朱看着屏幕上跳着舞的模型突然来了一句。虽然他时不时冒出一些看似天才的金句,陈升假装躲避一个裸体似的望着窗外;结霜的柿子开始长出黄色,麻雀跳来跳去,天气开始变冷了,他想。早上走出地铁时起了很大的风,晨跑的人穿着紧身衣和黑色跑鞋。跨过天桥,还要经过一个居民区,老房子在树丛后面隐现。有的窗帘在抖动,阳台上摆满了花盆,吞噬着微凉的阴暗,直至四周漏水的墙壁全被占领了;这些建筑的外形,简陋程度不亚于小时候住的老房子。老房子门上的玻璃窗可以上下转动,他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翻一本童话书,若有所思地盯着高高的窗户,太高了,即使得到大人的允许也不敢妄自行动。他一直相信公主要从那里翻过去,把臃肿的裙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