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

Youth Literature - - 特稿 FEATURE - ⊙文 / 孟小书

孟小书:八〇后作家,生于北京。毕业于加拿大约克 大学。著有长篇小说《走钢丝的女孩》。曾获第六届 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

我对中医曾一直持有怀疑的态度,对于中药、按摩、针灸、推拿、刮痧等一系列的与中医有关的事物,我认为都难以置信。大抵是由于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出国了,与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较大有关。在国外时我身边的朋友有点小毛病,例如感冒发烧,是轻易不会吃药的。如果病情超过七天,还有所加重的话,那么也就是吃一片阿司匹林。在加拿大,阿司匹林就像是灵丹妙药,可以治愈一切疾病。记得一次与朋友们去潜水,一个来自荷兰的朋友说自己有鼻炎,一到水下就会有大量黏稠液从鼻子里涌出来。另一个来自瑞士的朋友说自己有耳鸣的毛病,潜水会让他耳压增大。于是潜导立刻递给了他们两片阿司匹林。我当时很惊讶,想着阿司匹林不是治疗发烧的吗?记得小时候,我高烧不退,妈妈给我冲了一片阿司匹林的泡腾片,喝下去立刻就退烧了,难道它也能治疗鼻炎和耳鸣吗?可事实证明,他们两人从海底上来的时候,确实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既没 有大量的鼻涕也没有感到巨大的耳压。后来潜导解释,阿司匹林只能暂时缓解,没有治疗的作用。第二天,那位来自瑞士的朋友耳鸣发作了。我突然想起了姥姥生前是长春市有名的针灸大夫,并且听说针灸可以治百病,于是就推荐他去试试针灸。他满脸疑惑,不懂针灸是何物,经过我的一番解释后,他吓得浑身出汗,并一直说自己的耳鸣已经痊愈了。例如这样的事情,在我六年的留学期间发生过很多,导致我对中医也兴味索然。

回国后,母亲发现我面色蜡黄,手脚冰凉,认为我是气血不通且体寒,多次试图让我服用阿胶浆,但都被我拒绝。直到去年的“东阿之行”让我对阿胶、对中医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

此次的东阿之行对我来说是一个“科技之旅”,一次与文化有关的养生之行。在我很小时候,就知道有阿胶枣,但当时对我来说它只是一种味道很甜腻的小零食,吃多了有时还会牙疼。当然,对于阿胶枣的牌子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