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的拐弯处

王学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上海文学》《星星》《钟山》《山花》等刊发表诗歌,《诗刊》《诗潮》《文学报》分别以专辑推出“王学海的诗”。

Youth Literature - - POETRY - ⊙ 文 / 王学海

在你去过的地方

在你去过的地方,我拾起脚印的气息一枚落叶,仿佛你灵魂的潜行依然有着笑声与歌声它曾经依存的枝头微微翘起在远方的风里一如你走后丢下的那句话不用等我 正如下沉的人会抓住岸边的草我放的那根绳索虽然已瞅不见你的背影想念的那颗结,仍紧紧打牢在我的心瓣你听,它跳动时会晃动大山旷野中瞬间就钻出无数株小草企盼的眼睛

重返故乡的河

曾经以为我独自拥有以主人的身份看待世界游上岸才知道前面还有大海和连绵的高山一只松鼠打落树上的叶便惊动了整个森林放山迷路不归的挖参人证明植物对生命也有权选择撞在崖壁的秃鹰它的儿女依然矫健凌空塔寺里传出的诵经声穿越历史层累的时间我试图做一头非洲雄狮吼着太阳发出不可一世的狂威盗猎者乌黑的枪口和动物园巨大的铁笼让我看到了耳朵里不测的空洞

于是我闯进灌木丛中默默地伏在一株路草边聆听大自然万年历险的喘息水中一条青青的蛇正重返故乡的河

爱的新曲

不露印痕,你便消失——亲脚边的草和路边的泥仍与鸟和蚯蚓们相厮混歌声躲起来了,你的声音在没有伴奏的空间飏起奇迹在对面鹃湖的岸边隐现诺言瞬间被套上租赁的嫌疑那儿又一番风华,温馨又洒脱爱还在头顶——神圣的上帝心的热情,钱的辛劳在生活的台阶上永不停歇过去了被重新复活埋没的又迎面扑来生命,难说其真

青草

没有温暖的地方,用问候加温沉寂噎滞了时间用肢体提速烈火蹿过问候,于是精神的顶部出现了红日 黎明里鸟声啄破了夜的果实汁液呼啸而出仿佛大海滑过礁尖一条航船我看见了旗解开一冬的棉袄露胸向前 青草奇袭了荒芜的大地 硖石灯彩硖石灯彩,闪亮南关厢的脸落入一群徐娘不老的手中她们缓步而行,似恋爱中的男孩勇气实足又有点腼腆黑夜也是她们的打扮清丽从她们的襟边滑出,青春不再会是古老的返唱 中国的旗袍,是用来思考的仿佛眼光会引来无数问题一颗颗纽扣站在腰边张望,开襟的长短改变着景区的面貌这时,男人的胡子在快速成长晚风飘摇起他们新的理想洛溪的水吹着唿哨正在向前

诗人的左手

闭上眼睛,看见诗人的左手正插在梦的一个孔隙里边没有枢纽他却企图移动世界空气和摩擦

渐渐变成一种颜色在一个叫思想的浪尖飞溅出饱含沧桑的五色尘埃 是的,它绝不是飞沫是生活与我们摩擦的写照带湿是因为辛酸过多哭泣默会深沉的回响 诗人也是庸人屋檐下的家园,一样要照顾老人和养家糊口还有风雨飘摇般的祖传老屋虽然邻家二妞一走了之但她的清香依旧在她姥姥身上散发独车的木轮似腌瘪的白菜倒在墙角山里的路恰似春光在二妞的胸前慢慢坦展 一边打工一边写诗生活的高度在坚韧中长出绿皮车厢也能驶入大山的壮丽我是大蛇皮袋里会跳动的小石蛙

西天的拐弯处在早晨的阳光里

感触一天的温度看白云的飘飞臆测冰山积雪期待我的厚度 无论是上山还是下山脚步呼吸的是坡度的氧气 一条河从深夜醒来水鸟赶紧去追它逃走的梦太阳跳动燃烧的金焰河水在闪光中成了晶莹的平原 几根树干支撑一个世界上面是两只苹果下面是一块沼泽地稻田焦黄干燥一股炎热正吞噬最后的湿气沿着小河我又攀上山坡眺望的远方是一片想象的海 在西天的拐弯处我看到明天的脸它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发烫

归乡

三只黑色的鸟挂在车窗的上空就像好多夜晚月亮总跟随我们就像每个儿童都有过相同的困惑 永恒的鸟儿高悬离别与归来的景象常新小河的水一路在唱你带不走家乡带不回你

火车

路过一列火车火车以更快的速度路过我火车上有没有熟人 被火车打断的人有没有更想回家曾经我在这车上更多的时候它独自向前跳上一列火车这念头若隐若现在我的铁轨上

海的沉默

四个人在夜里游向大海他们知道一直游也游不出大海黑暗温和地含着他们而大海沉默他们想象海水突然消失他们正飞向太空不安悄悄地摇晃他们

后来谈起这事儿他们说着说着只能沉默

钓鱼的记忆

鱼竿太长常备车里鱼钩鱼线一小包也随身背着这不是一个钓鱼人该有的好习惯只是为一段时光保留某种可能曾经我坐在河边专注而持久从不空虚它让我集中精神去无所事事哪怕空手而归哪怕钓鱼早已成为一种记忆

麻雀

想起麻雀而不是想念麻雀 黑压压的它们在电线上开会我越缩越小成为远处的一个小孩 现在这些麻雀被再次挂到天上装点我的童年 想起麻雀而不是想念麻雀

想起一个人在梦里或电梯交错 似乎认识在哪儿见过这个人终于被我想起

你是每个人的孩子但从未出生你在世间全部的谈论之中你又离所有的你最远你是因禁而兴的违禁品是喝下去就无法排出的毒你在任何关于你的描述出现时变形你是你随手画出的圆圈永不闭合的那部分

秘密

一小块马路颜色比周围深邃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走过的

人群里的一颗颗心像幽暗的秘密漂浮在命运之河一定有什么正在发生

在校园

乒乓球往返像两个人的对话 夜晚吹响哨子跑步的人不再踢球 烟头明灭间多少秋天列队走过 广袤无垠的宇宙中一些胡子白了

孤独的帽子戏法

每周去一次球场在城市上空围困一块陆地以奔跑取消 鸟类的飞行在楼顶绿色被人工草皮囚禁铁网内的风景被一架飞机路过从太阳到月亮从一种孤独到另一种再到下一种今晚上演帽子戏法

蚊子

凌晨三点的“好的”和“罗森”没有蚊香它们被季节收纳只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迟钝于凉热交替葆有疏于精明的美德蚊子的轻轻一刺置我于秋夜的街头我急躁的脚步反复拍打拍打着那些蚊子拍打在生活的表面拍打出窘迫拍打出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