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会(短篇小说) /慢三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变成殡仪馆了。”几个老人在那里嗑瓜子,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

顾晓红眼圈红红的,每来一个人,都要点个头,商梅红把礼金递给她。“节哀啊。”这个样子,她也不便多问。顾晓红张嘴想跟她说说什么,商梅红只是把她按下坐,“不要太辛苦了。”

这些话说出来,好像她俩的过节就被一笔勾掉了。商梅红也感到如释重负。她没有继续陪在顾晓红身边,自己凑到了一桌打麻将的老同事处。他们仅仅是给商梅红点了个头,眼和手都在麻将牌身上,看样子已经来了很久了。陆陆续续有人从灵堂边经过,扫一眼里面的景象,又匆匆离开。

“以前走得早的,还可以埋在厂区的林地里,现在都不允许了。你们选好地方了吗?”不用抬头,商梅红就听出了是安大姐的声音。

要是自己哪天死了,女儿会不会也在这里给自己搭个塑料棚子呢?想到走得这么寒碜,心里又有些酸酸的。

“得埋在公墓,要花不少钱。”安大姐坐到商梅红身旁来,说着于周白的后事,“来,吃瓜子。”她像个主人家。“不了,牙不好。” “你们家老棠当年就埋在这后面吧。”安大姐嗑着瓜子,“还是你能干,那时候都已经管控了,你还能想办法埋在这里。唉,我们百 年以后,都是去公墓。”

“为了修那墓,我当时花了多大的力气。”商梅红实在忍不住了,顶了一句。安大姐竖起耳朵,准备听下文,商梅红说:“这瓜子不好吃,潮了。”

冥币纷纷,穿过黄葛树叶尖,飘向一团阴郁之中。商梅红看见三娃在一片香火弥散中来回张罗客人,除去皱纹,眼袋浮肿,胡子拉碴,他真和小时候没什么区别。“回来多久了?” “很久了。” “你妈妈说你去城里了。” “这里毕竟有个店铺,才是生存之本嘛。”他叹道,浮肿的眼袋像装满了一生的垃圾,灰烬扑闪着飞到他们的桌上、天上,顾晓红的哭声突然像拉坏了的二胡在耳边响起来。几个好心人跑过去搀扶,但拉扯不清,背影乱成一团。

“把她扶回去,把她扶回去——”有人在指挥。

哀乐的音响不知被谁突然开大,灵棚里的几个人坐立不安,铜管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沉重,想要拖住每个人的腿,商梅红仰头张望, “那边可是玻璃房子——”她用手指指灵棚以外,那是一户全玻璃打造的茶室,旁边开着繁盛的三角梅,洋洋洒洒地倾落下来,那娇艳的红色对涌动的灰烬熟视无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