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来常熟(短篇小说) /陈武

Youth Literature - - CONTENTS -

“陈无敌。我师父。”张天下又说一遍。这回妇人扔了水瓢,皱紧眉头骂道: “你是在说瞎话吧!”

“老人家,我的确是要找陈无敌,我的师父。”

“年纪轻轻的,瞎说八道有什么意思?你找个鬼啊,陈大憨早就死啦。” “什么陈大憨?我找陈无敌。” “陈大憨就是陈无敌。陈无敌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取的。他原名就叫陈大憨。也有人叫他陈二球。本来他想给自己取名陈天下无敌,我们笑他,并且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名字太长了,就叫了个陈无敌。”

“不可能,我师父明明刚从城里回来。他肯定是回来了。我跟他学了一年多武功呢。老家人,请您别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快告诉我,师父的家在哪儿。”张天下又双手抱拳,行了一礼。“那就只能说,你见到鬼了!”老妇一脸不高兴,但是她突然又想了想说,“不过呢,也说不准,那时候他成天闹着要去城里征服所有人,要打败这个打败那个,你真见到了,也不奇怪。你真见到了?”张天下点头。“也不是没有可能。”老妇自言自语。张天下一脸茫然,不过他还是不信老妇的话,自己到村中寻了一遍,见到的每个村民都证实,他的师父陈无敌确实已经不在了。他们指给他看一间老宅,那院门上歪歪斜斜挂着一块牌匾,据说是陈无敌亲手为自己的院门题写的字:陈天下无敌。张天下借了梯子将牌匾重新扶正。他原本要去师父坟前祭拜,可惜村民也无法准确指认坟墓的位置。坟墓修在河边,不巧遇到一场洪水将它冲走了。如今整个河沟都变了模样,尽是裸露的石头和泥沙。村民对此还有别的看法,认为是陈无敌在搞 鬼,他这种人总是闹着要改变这样改变那样,如今他们也不能不相信,他身上或许真的藏有某种外人无法预知的力量。

之后,在师父的房里住了一晚,天一亮张天下便扛了行李离开。

大河驿的村民一早跑来,把他的去路两边都堵满了。就像是一场热闹的欢送会。“你真是他徒弟?” “当然。” “那你耍两套拳法来看。” “可以。完全没有问题。”张天下双手抱拳,然后站住脚跟,在师父的乡亲跟前亮出两套师父教他的招式。然后再次跟他们抱拳行礼。

“你听听,还真和他师父说话是一种口气。这招式我们都很熟悉。想不到陈大憨还真的到了城里,他可真有本事啊。我们将来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呢?”

“我们去城里干什么?我们又不需要征服谁。都什么年代了,谁还闹着要比武学武的,该忙的都忙不过来。” “真可怕,他竟然真的去了城里。” “忘了,这人叫什么名字?” “张天下。” “啊,真可怕,他竟然背着另一半名字!”

“怕什么!有什么可怕?就是个名字而已。一个空壳。” “不。不是空壳。”人们一边和张天下说话,一边互相议论。他们一开始简直不敢相信陈无敌还有个城里来的徒弟,不过等到第二天——张天下离开的这个时候——他们就完全相信了。年轻武师不仅说话语气和陈无敌一样,由于他穿了陈无敌的一件旧衣服,离开时的背影也与陈无敌相同,人们越看越觉得,好像在他的身上背着陈无敌的亡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