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念的界面及类型化的空间

——谈中篇小说《金腰带》(评论) /张欢

Youth Literature - - CONTENTS -

“你肯定知道,收养一个孩子是多大的一件事吧。”我非常惊讶,想象一个男人带着这个孩子,一年年陪着他成长,从婴儿到十八岁成年。

韩志宇耸耸肩,问我是不是觉得像他这么一个“底层阶级”的律师,根本没钱养孩子?他让我放一百二十个心,等孩子长大一些,他就替刘舒曼申请做亲子鉴定,这孩子不是唐鼎年就是唐承言的,到时候要求抚养费,要求分遗产,这个金矿里能够挖到的财富难以估量,而他需要做的仅仅是一些前期投入,就像对杜威的前期投入那样。

我问他,此前的死亡赔偿金,他与杜威谈好的分成比例究竟是多少?

他这次没有回避,坦白告诉我,是五五分,如果是一千二百万赔偿金,就是各拿六百万,现在只赔到了四十万,他取走二十万,但是他为杜威支付的房租、生活费、医药费总共六万多元,他没有再跟杜威结算。

我忽然觉得有点惭愧,身为律师,我不知道我们哪一种更像浑蛋。乾坤律师事务所 绝对不会将大门向着行人与菜场洞开,不是因为我们付得起高昂的房租,租得起深门大院,而是我们更把法律工作当成一项生意,然而满口生意的他,确实是在向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这一点我们不如他。我们总有视而不见的借口,告诉自己,我们救不了世界上每一个人。他似乎从不这么想。

我们就这么站在童装柜台边上,转角的儿童投币摇摇车时而发出好笑的音乐。我向韩志宇告辞:“那么,就祝你早日得到你的‘金腰带’。”

他微笑着点头:“也祝你早日准备好申请再审那个案子。”

他指的是我父亲的案子,我从考入政法大学的第一年就开始准备,这么多年来,我急迫而胆怯。然而,从跑车杀人案尘埃落定的那一天起,仿佛某种信仰重新回到我的心中,我觉得我终于准备好了。

我噩梦中的那一座石头宫殿,此刻正沐浴在烈日之下,世间尘埃掩盖不住理性的荣耀。正义女神白袍金冠,蒙着双眼。万物沉思,静候裁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