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漫笔(十)

先去生活,再去写作? ——“现实主义”三人谈 / 于 枭 来颖燕 梅 驿

Youth Literature - - CONTENTS -

到不开心。爷爷拉着我坐在凤凰树下望着蜻蜓,问我怎么了?我枕着爷爷的膝盖,问: “爷爷,我爸爸为什么总说月光洒过燕尾脊就到家,可总是不到家?”爷爷一手摸着我的头,一手想接住飘落的凤凰花瓣,说: “你爸属于一座山城,他要把那座山城建设得更富裕,更美丽。” “爸爸他都做了什么?” “为了山城的绿水青山,为了建设高楼大厦,他做的事情可多了。每天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去安排……”

那个午后,那个与爷爷坐在凤凰树下捡拾凤凰花瓣的小丫头,似乎明白了爸爸之前说的话。从此我理解了爸爸的忙碌。等到爸爸再回家时,我就跟他说:“爸,你每次从山城赶回来看我太辛苦了,以后我再也不埋怨你不常回家了。”爸爸奇怪地看着我。我说:“等到放暑假,我就到山城去看你,我要你陪我过一个儿时那样的假期。”爸爸爽朗地说:“好呀,好呀!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你说。不要说一个条件,十个条件也答应你!”爸爸望着我,神秘地说:“这学期,你能不能考年段前十?”我故意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对爸爸说:“只要你答应我,我进入年段前五!”爸爸喜出望外,激动地说:“好,好!一言为定,不准反悔!”

就这样,我开始了新学期的新生活。从那一刻起,我不再偷懒,即使周末也和一向痴迷的游戏说再见。我抓紧了一切可以抓紧的时间,一遍又一遍地背诵着英语单词,如饥似渴、津津有味地演算着数学题集……早晨,我比小鸟起得还早,夜晚,我徜徉在文山书海里……

初三毕业那年,我如愿以偿地被最好的高中自主招生录取!我终于可以给爸爸兑现自己的诺言了!那时的山城刚打开六月的天窗,凤凰花火焰般席卷整个山城,如火如荼地盛放。 风过处,红蝶起舞,从一棵树旋转到另一棵树,舞动了山城夏季的明媚。我如约来到了山城。来到爸爸工作的山城。我想,我终于可以和爸爸过一个儿时那样朝夕相伴的假期。我要爸爸兑现承诺,陪我过这个快乐的假期。

可是我发现,到了爸爸身边,我依然要等到很晚才能见到他。“爸,中午陪我一起吃饭吧。” “小丫,我还有一个会要开,你自己到食堂吃。” “爸,忙完了吗?还没能休息?” “我还有公务没忙完……”这就是我的亲爱的爸爸,他与家人总是聚少离多,他确实很忙很忙。

此刻,我想象我的爸爸,刚结束工作,正坐上车往家赶。

一个个有月光洒过燕尾脊的夜晚,我仿佛闻到了他指尖淡淡的烟草味,我又想起了爸爸常说的那句话:“小丫,月光洒过燕尾脊,我就到家了。”月光下的燕尾脊,陪伴着我成长。此刻,不知在山城的爸爸,可曾趁着皎洁的月光、点点的繁星,像我一样于窗前眺望,思念着家人?他与我是否同频?

高高翘起的燕尾脊,诉说着人间的故事;拔地而起的高楼,见证着今日的传奇。当我每次在农村或城里的老街巷,见到燕尾脊,我就想到童年的时光。燕尾脊微微叉开的尾部,着实叫人惊叹闽南人的鬼斧神工。它多么像燕子归巢时歇落在屋脊的样子,这般传神动人!所以,它还拥有另一个名字——“双燕归脊”。

燕子须归巢,人也要回家。每当我想起普天之下,有千千万万像爸爸这样在外地工作的人,在这些人的家中,有多少像我这样盼着爸爸回家团聚的孩子,我就想到月光下的燕尾脊,它饱含着每个孩子对爸爸的思念,以及爸爸对家人的牵挂。正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祈愿,让燕尾脊变得更加美丽动人。它的美,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