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的意义

Youth Literature - - 出发 | DEPARTURE - ⊙文 / 贾若萱

我初中时有个女同学,其貌不扬,整天在日记本上写小说,有时是悬疑,有时是言情,有时就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上面还画了很多漂亮的插画。这些文字在班里来回传看,积累了很多人气。我也看了,当时觉得很震惊:啊,原来我身边有人在写书!她也有很多书,是她姐姐给她的,每一本都被翻烂了,小心翼翼用封皮包起来。忘记因为什么事,我和她成了很好的朋友。我欣赏她,同时也有些嫉妒,所以我开始比猫画虎,每天记录发生的趣事,想超过她的读者数量。为此,我得到了语文老师的表扬,夸我写得好,没准将来能靠笔杆子吃饭。但我心里知道,最厉害的人是她,但因为她性格孤僻,老师不太喜欢,所以没有肯定她的文字。毕业时填同学录,她写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作家,我一直深信她可以。后来,我们读高中、大学,渐渐断了联系,听说她大学毕业后在杭州做HR,每天看很多简历。而我,竟然意外地走上了写作之路,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谢谢你们的鱼》这篇小说我写了很久,中间无数次停下来,又皱着眉头磕磕绊绊写完了。之所以写得慢,是因为与之前的风格完全不同,我在探索,有些无从下手。

先说一下这个题目,有首后摇叫《再见,谢谢你们的鱼》,我写这篇小说时一直循环播放,所以最后取名叫这个。后来我点进这个乐队的主页,发现他们有好几首歌,名字都很好听。于是我萌生了一个创作计划,把他们的歌名都用来写小说。目前完成了两篇。

再来说一下这个故事。我本来是想通过 一个男人,将另一个男人的故事叙述出来,但写着写着就成了两个男人各自的故事。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为什么我说这篇小说和以前的不一样呢?是因为我以前的短篇,都是写的瞬间,瞬间发生的事以及人物当下的心理活动和状态。但这篇小说,我选择把时间拉长,用一万字来写几乎是半辈子的事。所以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细节不足。这也是我近来一直困惑的问题。我想保留细节,又想把故事拉长,但字数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就很难办。所以这篇小说,我几乎是舍弃了细节,用的概述性的语言,写完之后我是不太满意的,但是作为一次尝试,就这样吧。

其实有个办法,可以将这个故事扩成中篇。我很少读中篇,也没写过中篇,有人说,中篇其实就是短篇到长篇的过渡,你会写中篇了,自然也就会写长篇了。我对这种说法将信将疑,便决定写一个中篇出来。可今年已经快过完了,我还没写完,写到一万字就停止了。我变得越来越拖延,可能因为我想得越来越多,遇到的困难也越来越多。这种拖延,消磨了我对文学的一些信念,有时候想,写作有什么意义呢?我好像的的确确没什么大理想,我不想成为怎样怎样厉害的人,走上这条路也完全是机缘巧合。但我又想,这些困难是我不能克服的吗?如果是,为什么别人能克服,我不行呢?似乎就是这种不甘落后的心态驱赶着我。我时常想起那个初中女同学,我觉得,如果她真的写小说的话,会写得很好,可是她没有写。而我,有了各种各样的机会,还在抱怨什么呢?上天已经给了我一个大礼包。每每想到这里,就又坚定起来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