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冤案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魏英杰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结束了这桩冤案跨度长达二十一年的平反历程。

聂树斌得以平反,有赖于“真凶”现身。尽管如此,从王书金自认其罪到案件进入复查、再审到最终改判,也已经过了漫长的十年时间。聂树斌在案发次年被执行死刑,平反只是从法律上证明他的清白。而像浙江张辉、张高平叔侄那样,在长达十年的铁窗生涯中苦等正义到来,又是另一种折磨与煎熬。

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符合冤案平反的一般特征。当冤案铸成,再要去把它翻转过来,由于其中掺杂太多矛盾冲突与利益考量,就变得难乎其难了。

在最近读到的由美国俄亥俄州前检察总长吉姆·佩特罗及其夫人撰写的《冤案何以发生》中,就详细记述了作者参与平反的一起冤案。

在这起案件中,当事人埃尔金斯因被控强奸并谋 杀岳母以及两次使用暴力强奸幼女(他侄女),于案

1999发第二年( 年)被判处终身监禁。但是,对埃尔金斯定罪的唯一证据只是他六岁侄女的证词,而且他侄女一开始并不确定就是他干的。

可以想象,这事情如果是他干的,对他的妻子和孩子是多么沉重的打击,而如果他是被冤枉的,对他的家庭来讲则构成双重沉重打击。他的妻子梅琳达坚持认为他是无辜的,从此开始了漫长的上诉,为此失去工作、债台高筑。但哪怕是他侄女在罪案发生四年后正式宣布撤回自己的指证,以及案发五年

DNA后梅琳达通过寻求 检测并得出检测结果,可以完全排除埃尔金斯的犯罪嫌疑,法院仍然驳回重新审判此案的动议。

直至案发七年后,梅琳达在俄亥俄州洗冤工程主任戈德森以及时任该州检察总长的本书作者的支持

DNA下,依然是通过 比对,锁定该案真凶,这起冤案 才真正开始发生转折。尽管有州检察总长的支持,这桩冤案在平反过程中仍然遭遇接手该案的县检察官的各种阻力。最终,当不

DNA同的 检测结果均指向真凶,梅琳达等人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前十五分钟,县检察官才改变立场,正式撤销对埃尔金斯的所有指控,并立即释放了他。在美国发生的这起冤

DNA案中,新技术( 检测)的使用,受冤者及其家属的坚持不懈,熟悉司法程序者(律师、司法人员)的介入,以及“真凶现身”,都是冤案得以平反的关键因素。聂树斌案除了没有进

DNA行 比对外,其他要素基本符合。而在浙江叔侄案中,除坚持帮助蒙冤叔侄的退休检察官张飚外,就

DNA是通过 检测,发现真凶系多年前已被执行死刑的另一桩案件的凶手,这才得以彻底翻案。

这正验证了该书作者所说的:“即使拥有这种揭

DNA示真相的工具(指 检测),大多数成功洗冤的无

辜者仍要与专心致志的公益律师和坚忍不拔的亲人们奋斗多年,才能从美国严密的司法系统中挽救自 己的生活甚至是生命。”就此而言,那些在蒙冤者遭受不公时挺身而出的人,都是帮助司法体制纠错的 健康力量,是值得致敬的“正义守护者”。2016 12 10【原载 年月日《新民晚报·专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