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直之死

Zawen xuankan - - 第一页 - 任然

四川省岳池县镇裕镇半沟村六十八岁村民杨天直到北京上访,被人遣送回岳池,后被群众发现倒

11 13在路边身亡。 月 日,岳池警方对这起发生在今年8 20月 日的命案发布情况通报称,已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等九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镇裕镇政府工作人员称,因访民死亡问题,该镇党委书记余杰已被停职,目前该岗位空缺。

有些事情,人们原本以为不再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它就不存在了。杨天直之死打破了这种幻觉。事发近三个月后的媒体复盘,依然让人不忍卒读:护送者对杨天直等人进行殴 打,不给任何食物,屎尿全拉撒在裤裆里;有亲属看过杨天直的尸体照片说, “惨不忍睹”。这显然是五百字不到的通报所未能涉及的。

通过通报,我们能够确认一些事实:一,杨天直确因上访而被人送回,并因此死于岳池境内的路边;二,当地已有相关人员被追责。但通报没有说清的似乎更多:当地官方与遣送杨天直回岳池的人到底是何关系?之前通告中的“陪护者”到底是何许人也?杨天直上访所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又为何未得到解决?

而在杨天直的个案之外,还有更多真相亟待还 原。据报道,遣返杨天直的面包车还运送过来自湖北的上访人员。由此可见,参与遣返的很可能是市场化操作的截访“黑保安”。这不由得让人联想他们与地方政府之间隐蔽的利益交

2010易。早在 年,有媒体起底了以安元鼎为代表的截访“黑监狱”,推动官方出台一系列的治理措施。时隔三年,又有媒体报道称, “安元鼎”改名了,各种黑截访从未停止。而在又一个三年后的今天,当地方信访排名被废除后,再次出现了“杨天直之死”这样的恶性事件,其中依然可能有“黑保安”的身影,这不得不让人质疑:对非法截访的治理到底取得了哪些成效?我们是否真的摆脱了“安元鼎”式阴影?

在杨天直事件中,杨天直因为征地补偿问题多年来坚持逐级上访,却并未得到解决,最终还是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事件发生后,当地严密监视杨天直的上访同行者,向村民发布封口警告。这样一种矛盾,呈现出的显然是一种巨大的治理扭曲:在对待信访问题上,一些地方不是主动回应诉求、化解矛盾,而是仍旧将更多精

力花在了掩盖矛盾上。

杨天直一案,官方通报仍旧有太多的未知与模糊之处。公众想明了:截访的指令到底由谁下达?一位 镇党委书记能否承担全部的责任?在杨天直进京上访之前,对杨天直的诉求,当地官方又做了什么?那辆遣返杨天直并将其送上 死亡之路的面包车背后还蕴藏着怎样的黑幕?这些疑问都有待解答。辕 辕插图“陪访”? 陶小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